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政治文化

    老马和小李 —— 记甘孜州九龙县甲坝村脱贫路上的“两兄弟”

    2017-12-18 15:38:48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李政男

    2015年12月28日,将近40岁的彝族老大哥老马和20岁出头的汉族小兄弟小李相识了,两人都是被派遣到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九龙县魁多乡甲坝村的精准扶贫干部。老马是九龙县国土资源局派遣的第一书记,小李是四川省煤田地质局一三七队派遣的驻村干部。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两人协同致力于甲坝村的脱贫攻坚事业,修公路、建新村、搞产业、促增收……其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儿。

    “老古董”和“小年轻”

    相互认可的老马和小李

    刚开始合作时,老马对这个成都来的“小年轻”持怀疑态度,不觉得这大不了自己儿子几岁的小娃娃能做些什么,估计待不了几天就得哭爹喊娘地回家。小李也对这个“奔四”的“老古董”十分不信任,觉得这个“中年人”一点儿都不靠谱,除了能喝酒估计也干不了别的事情。

    甲坝村山高路远,村里有许多老人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大山,而年轻人走出去就不想回来。“要想富,先修路”,摆在甲坝村脱贫攻坚工作面前的首要事情就是建好这条通村公路。魁多乡党委、政府对此事十分重视,竭力推进这项工作,2016年底,甲坝村通村公路竣工了。在开山凿石修公路的这段时间,老马和小李在施工线上留下了一道道足迹,渴了找泉水、饿了烧土豆,两人加起来上上下下走了不下10来次,步行里程累计200多公里。在一天天的坚守里,老马转变了对小李的看法。在2017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老马说:“小李刚来的时候,我是觉得这个小娃儿从省里面来,吃苦肯定是不行的,但后来发现他可以长期驻扎在这里,并且能够把事情一件件做好,真的很不错。”

    针对贫困户做好脱贫工作,需要不断走家串户,掌握第一手、真实的动态情况。老马是2015年8月派遣到村的,比小李早到4个月。小李第一次走访贫困户时由老马带着,走到王卡打家门前,老马说道:“这家人以前在村里属于大户,家境还是很不错的,但从他家大女子得病开始,这家的情况就开始恼火了,到处凑钱给大女子治病,最后大女子也死了,屋头也欠了10多万的外债,现在大儿子高中毕业就去打工帮屋头还债,小的那个女子还在读书……”每到一户门前,老马都会给小李讲一下这家人的基本情况,然后进门走访,后来两人在充分征求贫困户意愿的基础上,因户制宜起草了奔康方案。在这个过程中,小李发现这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老马,其实心里早就装下了整个甲坝村。

    2017年5月15日,在县级领导的引领下,在魁多乡党委、政府的多方协调下,甲坝村集中安置点建设项目正式启动。老马和小李作为村里的扶贫干部,第一时间驻扎到现场,落实项目的建设工作。白天守工地,晚上促膝谈,老马和小李都未发觉,这一年多以来,两人已从相互怀疑变成了相互认可。

    “念妻儿”和“思父母”

    坚定信念的老马和小李

    老马是土生土长的九龙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康定读书,小儿子在九龙读书。原本是由妻子和自己分头照顾两个儿子,但在派遣到村扶贫之后,分身乏术的老马毅然决定将大儿子转学回到九龙,由妻子带着两个儿子。小李是独生子女,家在崇州。自从到村扶贫后,小李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都在村里,平均两三个月才回家探亲一次,但是每次跟父母讲不上两句热乎话又得返回九龙。

    在驻村的日子里,老马时常会跟小李讲:“我的大儿子性格沉稳,最喜欢看一些科学方面的书,小儿子调皮得不行,整天就想打游戏。”说着说着老马就会叹一声气。2017年4月中旬,老马小儿子的生日临近,频繁地给老马打电话,当电话里传来“爸爸,我生日那天你能回来吗”的询问时,小李看到老马的表情微凝,随后用宠溺的声音说道:“爸爸要回去的,放心吧!”然后挂断了电话。后来老马没有回去,而是跟小李一起守在甲坝村。那段时间正在研究讨论集中安置点的建设方案,需要长时间进行实地考察,随后还有征地的事情,片刻不能离开。对于儿子的生日和甲坝村脱贫的任务,老马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小李驻村以来,坚守岗位的日子占自己全部时间的近九成。回家一次需要整整一天,早上六点多出发,晚上将近十二点才到家。他没有家里的钥匙,父亲总是说配一把,可他觉得没有必要,家对他来说就像是旅馆,匆匆来又匆匆走。返回九龙县需要两天,这一来一去就是三天,由于耽搁的时间太长,所以小李很少回家。老马时不时地会跟小李说:“回家看看吧。”小李总是答道:“再等等,还有事情没有做完。”今年6月初,小李右腿膝盖往上出了问题,但是上级安排了新任务,小李就这么瘸着腿坚持工作,直到7月初才回家看病。

    百里路和千里路其实并无差别,家在那头,老马和小李在这头,思念同样浓厚。同样是地质人的老马和小李,都非常明白地质人的特质是特别能奉献;同样是共产党员的老马和小李,都非常明白党的事业高于一切。

    “鞍前者”和“马后者”

    致力脱贫的老马和小李

    脱贫攻坚工作需要用心去做,一个贫困村需要扶贫干部鞍前马后地去奔走,在点点滴滴中施展“绣花功夫”。所以小李时常笑谈,老马就是甲坝村的“鞍前者”,自己是甲坝村的“马后者”,俩人一前一后相互协作,在甲坝村脱贫路上竭力奉献。

    甲坝村原本没有集体经济,村民的种植、养殖业都很落后,村里的土地大多都用来种土豆和圆根萝卜这种经济效益低的农作物,在养殖上也缺乏更新换代、原生态品牌的理念和相关专业技术。在老马和小李着手准备制订甲坝村脱贫规划时,俩人都在思考甲坝村应该发展什么样的产业。通过上级领导的指导,结合多次实地调查研究,俩人确定甲坝村试种本地大蒜。2016年,甲坝村建成高山大蒜试验种植基地10亩;2017年,规模扩大至80亩。2016年初,老马前往康定参加木耳种植技术培训,随后甲坝村建成3000根断木的木耳种植基地。其间,老马和小李分头行动,老马利用自己对本县及邻县十分了解的优势,四处奔走收购适宜甲坝村种植的大蒜蒜种,并在康定培训时争取到了木耳菌种。小李则在后方负责大蒜、木耳的种植规划、种植任务的分配及其他的安排落实工作。

    今年7月,老马随魁多乡政府领导前往成都市温江区、青白江区考察学习,为甲坝村带来了葛根野猪养殖技术和猪种。8月,小李在甲坝村接待了来访指导的企业和专家,提出了利用玉米酿酒剩下的酒糟喂养野猪,同时发展葛根种植,用茎叶喂养野猪,葛根单独出售,粪便用于沼气发电,由企业进行统一回收出售,并制定了以野猪养殖为中心,带动种植、自用发电的循环产业发展模式的阶段性计划。

    在甲坝村的脱贫攻坚路上,老马和小李协同配合,一个在前方冲锋,一个在后方支援,保障了甲坝村的稳步发展。不论是工程建设还是产业发展,不论是换届选举还是低保清理,不论是日常工作还是集中作战……他们都始终齐心协力。常常会有这样一个画面,懂电脑的小李坐在电脑前编写甲坝村脱贫攻坚的相关资料,不懂电脑的老马坐在小李旁边守着他,时不时地俩人会探讨一些事情,随后小李将探讨的结果录入到电脑中,这一坐,总是坐到凌晨。

    甲坝村从一开始通路不通车的泥巴路到现在的水泥通村路,从一开始传统落后的种植养殖到现在初步完成了产业结构调整,从一开始村级产业为零到现在成立了村级专业合作社,从一开始土墙石顶房到现在正有序推进的新农村建设……老马和小李一直在奔走着,也将继续奔走,他俩没有做过什么大事情,都是一些小事一件件累加,慢慢地改变着甲坝村。

    老马不只是老马,小李也不只是小李,在甲坝村脱贫攻坚的路上,他俩只是微小的力量,还有许许多多的力量支援着他们——县领导及派出单位的悉心指导,乡党委、政府的竭力帮助,村“两委”班子的全力配合等。同样的,在全国脱贫攻坚的路上,有许许多多个老马和小李,为了党的事业,为了自己所在村脱贫奔小康,他们奋斗着、坚守着、奉献着……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