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政治文化

    会说话的档案

    2020-06-20 16:57:3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姓名:平板仪

    出生年代:20世纪初至80年代

    用途:野外碎部测量

    档案编号:S·01-2019-0086

    捐赠单位:浙江煤炭地质局

    1592643364130885.jpg

    我叫平板仪,或许大家并不是很熟悉,其实我和GPS测图系统是亲戚,论辈分,我应该是很早的前辈。作为曾经在野外从事碎部测量的一种传统仪器,我能同时测定地面点的平面位置和点间高差。我能按图解法加密图根控制点和测绘地形图,包括图根控制测量和碎部测量。根据照准仪和基座的结构不同,我被分为大平板仪和小平板仪。前者作为测量的主要仪器,而后者主要用于碎部测图,通常与经纬仪配合而仅用于描画方向线。但随着科技的发展,我慢慢退出了测量的一线,全站仪和GPS-RTK等数字化测图工具更多地出现在各种测量成图工作中。我也告别了曾经带着我风里雨里开展测量工作的主人,驻足在时光的角落。可在我的身上,印满了主人曾经流泪洒汗的岁月痕迹。

    1994年,我的主人还是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他带着我,带着吃苦耐劳的决心,加入到测绘大家庭中。当时是在浙江省煤田地质局综合物探测量队,主人主要参与修测嘉兴市嘉善县干窑镇城区1∶500地形图的工作。他和他的师父每天上下班都骑着自行车带着我穿梭在乡镇的小路上。我还依稀记得他们当时一起工作的情形,在炎炎夏日中,太阳光很刺眼,主人扶着铝合金塔尺顺着师父的指挥忘我地工作。我在烈日下格外的平稳,而师徒两人却是满头大汗。师父脸上的汗水不停地拍打在我的身上。由于我必须被架在通视条件比较好的位置,长时间地面朝平板、背朝太阳,师父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在我的身下,他的白色回力球鞋已经被晒出油的沥青路面牢牢地粘住了。即使这样,他们手里的活儿却依旧干得平稳细致。苦累在消磨着两个人,简单休息一下,他们又投入到测量工作中,汗水在衣服上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脖子和衣服上面都是白白的盐渍,但是他们依旧每天坚持着、快乐着。

    汗水雨水浇灌着主人那一代人的理想,也见证了他们的无悔奉献。那个时候仪器匮乏,我是当时唯一的地形测量成图工具,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单位的发展与当地的基础建设提供了有力帮助,为光学测量仪器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我虽不高大上,但很实用;我虽精度不高,但在当时不可少。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电子测量、数字测量快速普及,我也慢慢地退出测量的舞台,但能够在那个时代和主人一起为测量事业发光发热,我很自豪。

    1592643364105677.jpg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