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政治文化

    女汉子,向前冲! ——记河南局“五一巾帼标兵”赵迎春

    2020-04-29 20:16:0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本报记者  王伟灿

          4月15日晚上7点25分左右,河南省煤田地质局二队自然资源与地球物理勘测院技术员赵迎春,从楼上的办公室奔向路边的公交站台,赶去乘坐七点半的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

    迎难而上,解决问题有招数

          “既然单位把工作交给我了,就算再难,我也要想办法干好!”身高1.6米,身材纤弱的赵迎春语气里透着坚定。

          2019年6月,休完产假回到岗位的赵迎春,开始负责宜阳县和柘城县农村房屋不动产登记项目内业数据处理任务,两个项目近3万宗房屋成图和数据建库工作量,要求在60天内完成。赵迎春之前虽然做过内业数据处理工作,可单位新引进的不动产三维处理平台,她并没有接触过,而且组里六七个姐妹也没有工作经验。

          赵迎春想:作为负责人,自己都不熟悉业务,还带什么队伍?于是,每天吃罢晚饭,她就赶紧哄儿子睡觉,随后就抱着手机,搜集和下载网络资料,一遍遍地观看学习。针对工作中遇到的技术问题,她一次次与软件公司沟通,探讨平台操作技术方法和要领……作为负责人,赵迎春挑起了“师带徒”的重任。“为了便于工作开展,我特意建了个工作交流群,通过网络会议、录制视频、远程操控方式,给大家讲解专业技术知识,与大家讨论交流工作中遇到的难题,研究下一步工作。”有了这样一个带头人,大伙儿的畏难情绪没有了,积极学习讨论,很快便掌握了房屋成图和数据建库的操作技术要领。

          其实,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不止一个。2019年9月,勘测院中标新安县村庄规划编制项目后,地形图绘制任务落在了赵迎春肩上。绘制村庄规划地形图涉及面广、程序繁多,地形图中的等高线更不好掌握。为准确绘制出村庄规划地形图,那段时间,赵迎春像着了魔似的,白天画图在想,下班走在路上也在想,甚至晚上睡觉还在思考等高线怎么断线比较合理、怎样提高绘图效率。一天夜里,赵迎春在梦中突然想出一个方法,激动地大声喊道:“对,对,等高线这么走!”就这样,每当有了关于等高线的好思路,赵迎春就赶紧分享给大伙儿。

          在这项工作中,最让赵迎春头疼的事情是,由于使用的EPS软件存在缺陷,经常出现断线、卡顿问题,有时断线时间长达四五个小时,大伙儿急得直跺脚。赵迎春想:这种情况如果不尽快解决,势必会影响项目按期完成。于是,她就打起各种软件的“主意”,经过不断研究、摸索、实验,通过将多个软件相互转换,找到了最佳“结合点”,软件卡顿、断线问题迎刃而解,新安县村庄规划编制项目得到顺利推进。

    工作再难,敢于面对勇向前

        “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哪里困难哪里就会出现她的身影。”这是勘测院院长禹志加对赵迎春的评价。

          2019年8月,勘测院承担的国土“三调”项目,由于数据汇总任务重、人员少,需要抽调精干技术人员协助完成。不久,赵迎春被抽调到了国土“三调” 项目组。她知道,国土“三调”工作量大,不仅要绘制详细的图斑,还得根据国家要求判定好地类和权属。但是,她对这项业务并不熟悉,为了准确做好数据汇总工作,她对项目组长说:“让我去跑一段时间外业吧,熟悉熟悉作业的流程,这样数据汇总才知道用在何处。”对于赵迎春的想法,组长十分佩服,他知道跑外业辛苦,一般人员不会主动提出。

          8月中旬,虽然天气不那么热了,但赵迎春和大家一天跑下来仍是大汗淋漓。天气热出点儿汗倒没什么,最让她心有余悸的是与蛇和大狗的“邂逅”。一次,在举证时,赵迎春和大伙儿穿行在密密的草丛中,走着走着,突然发现眼前盘卧着一条大蛇,她动不敢动,喊不敢喊,吓得脸都白了……还有一次,她在一个村庄举证时,一只大狗突然蹿了出来,狂叫着扑向她,后来大伙儿跑来才赶走了那只狗。有了跑外业的经历,赵迎春干起数据汇总工作也得心应手了。为了保证各项数据如期提交,赵迎春和同志们常常加班到深夜。

          “赵工,伊川县无主矿山地形图绘制项目将近12平方公里,甲方要求一个星期必须出成果,这个活儿我们接不接?”2019年11月的一天,院领导把赵迎春叫到办公室,讲明了项目情况。赵迎春明白,伊川县无主矿山地形复杂,要求她在一个星期内完成地形图绘制根本不可能。单位承接的南阳、偃师、新乡、鹤壁无主矿山地形图绘制项目都在推进,根本抽不出多余的人手。接还是不接?赵迎春略一思忖,随即斩钉截铁地说:“接,必须接!人员不够时间来凑!”工作一开始,她就把铺盖搬到了办公室,每天工作至深夜,有几次竟然趴在案上睡着了……

    身处两地,儿子哭着找妈妈

          今年2月,在江西婆婆家过年的赵迎春,接到单位复工复产通知后,收拾好行李即将返程。这时,儿子把小手伸了过来,赵迎春紧紧地抱着儿子,眼里噙满了泪水。过了一会儿,她一把将孩子交给婆婆,头也不敢回地走了,身后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赵迎春的孩子只有1岁多,丈夫在湖北工作,婆婆有时来洛阳帮她带孩子。她说,正是有婆婆的帮助,她才可以一心扑在工作上。今年由于疫情原因把孩子留在老家,她说,最受不了的是每次跟儿子视频,儿子都会哭着找妈妈。

          去年有段时间,也许是工作压力大的原因,赵迎春头发掉得厉害。婆婆心疼地劝她多休息休息。同事们也说,你孩子那么小,工作不用那么拼命,正常上下班就行,还是多照顾照顾孩子吧。可赵迎春淡淡一笑,说道:“我何尝不想多陪陪孩子啊,可咱们的项目多,时间要求又紧,我只有加班加点干才能完成任务呀!”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