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政治文化

    “老虎”和“小猪”——江苏研究院秦云虎和朱士飞师徒工作二三事

    2019-06-22 16:54:3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本报记者  王晓青

          “老虎”不是真的老虎,大名秦云虎,是江苏地质矿产设计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总工程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小猪”是朱士飞,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入选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

    他们师徒二人,一冷一热,一静一动,一个沉默一个欢脱,反差极大,却和谐共处。

    “老虎”说他这个徒弟好,认真、聪明、学啥都快,聊了没两句就开始极力推荐“小猪”。本来“老虎”的采访,变成了“小猪”的采访。

    “小猪”说他这个师傅好,严格不严厉,对他们年轻人极好。

    说这话的时候,“老虎”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眉眼间都是笑。

    关于学习

    “朱啊,你可不能放松学习。你看这个数,对不上,要不要重新测一下?”朱士飞的耳朵里又传来师傅的声音。

    此刻,师徒二人正蹲在地上记录测试数据。室内温度三十多度,虽然屋顶的风扇用力转着,但两人早已成了“水人”。不大的办公室摊了一地的样本、数据资料,两人在样本里小心地挪动身体,不时用眼神交流。

    “在一起共事久了,我和师傅形成了一种默契,有时候一个眼神就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朱士飞说。

    在徒弟朱士飞眼里,师傅是全能的,没有什么能难得住他。大到课题研究、报告编制,小到数据分析、标点符号;专业的岩土工程勘察,外围的财务会计、项目经费预算、审查等,秦云虎样样精通。“秦总还专门考了会计学呢!一个搞勘探的学财会,想想都神奇。他是一个真正将学习进行到底的人。”

    大学时,秦云虎学的是煤田地质勘查专业。工作后,因为形势所需,他转战到岩土工勘领域。面对新岗位、新业务,秦云虎不等、不靠,在无数个深夜埋头啃书,最终,岩土工程方面的规范、规程、手册内容等烂熟于心,钻机操作修理和土(岩)芯的描述、地质编录信手拈来。用朱士飞的话说就是“从不错过每一次锻炼自己及加速知识更新和素质提高的机会”。

    2005年,秦云虎通过了国家注册岩土工程师考试;2008年,通过了国家注册安全工程师考试。

    关于荣誉

    “朱,这个项目把你们年轻人的名字放在前边。”在“中国西南地区煤及共伴生矿产资源研究与评价”项目申报奖项时,秦云虎再三嘱咐一定要把自己的名字放在最后。

    “可是这个项目,您是负责人,怎么能把我们写在前边!”朱士飞坚持道。

    “你们年轻人要往前走一走,荣誉什么的我都不在乎啦。”秦云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结果出来,朱士飞的名字果然靠前,秦云虎在后。

    2017年夏季的一天,室外温度接近40℃,一组特殊煤项目外业正在进行。秦云虎带着他的徒弟正在进行宏观煤岩描述,也不知道蹲了多久,他起身去了一个角落,几分钟后又回来。“秦总,你又抽烟了。”“我没有。”“都闻到烟味儿了。”“我就抽了一点点。”“一点点也不要,抽烟不好。”“我知道,下次注意。”师徒俩谁都没有抬眼,就在这么一来一往中交流着,手还在飞速地记录。

    关于出差

    “第一次去北京出差,我就是跟着秦总。当时下了火车,既晒又饿还累,我还盘算着直接打车过去呢,秦总却直奔公交站,还说能为单位省点儿就不要浪费,反正又不赶时间。留下我在烈日中‘凌乱’。”朱士飞笑得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跟他出差,一点儿领导架子都没有,对我们是真宽容,啥啥都给我们安排好,我们愉快地当‘甩手掌柜’。”朱士飞连忙补充道,回头又看看“秦总”,两人都抑制不住地笑。

    “呵呵”的笑声在秦云虎不大的办公室里回荡。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这个机会多难得!你参加的科研项目多,成果丰富,获奖也就多,年轻人要敢于尝试。”朱士飞有板有眼地学着师傅训自己的样子。

    朱士飞入选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就是师傅“一手促成”的。“秦总拿着‘小鞭子’一直敦促我,让我试试。其实那时候没多大的信心,也没啥把握,就是觉得这个很遥远,不太敢想也不太敢试。”

    “看这本《中国煤岩学图鉴》,还有我师傅的功劳呢!”说着朱士飞从书柜里拿出一本书,继续介绍道,“它都作为研究生的教材了,算是一本工具书,关于煤岩学的知识都可以查得到。我还自费买过一本呢!只是可惜编辑里并没有秦总的名字。”说到最后朱士飞眼里闪过一丝黯淡。

    “但是我多幸运啊,参加工作就碰到了秦总,督促我快速成长,啥事儿都为我们年轻人考虑,替我们担当。”朱士飞略一停顿,话锋一转,狡黠一笑,“是不是可以说秦总的缺点啊?”

    记者一怔。

    “秦总的缺点就是……我得想想,好像没啥缺点,硬要找的话就是对自己不太好,我希望秦总对自己好点儿。”随即又是一阵笑声。

    “滴——”有人打卡下班了。

    在楼下,朱士飞又“偶遇”了秦云虎,一脸笑嘻嘻地冲师傅喊道:“秦总,坐我车回去吧!哎呀,不对,我车在这边,您怎么去那边了?”秦云虎扭头摆摆手,朝大门走去。

    “秦总,我这边顺路,就捎上您了,您别挤公交啦!”朱士飞依然没有放弃,说着朝秦云虎的方向紧追几步,可是师傅还是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