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政治文化

    世上有朵花 傲骨吐芳华——记青海局岩土公司的那些“花儿”

    2018-12-25 17:30:57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岳 珊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铮铮硬骨绽花开,滴滴鲜血染红它;世上有朵英雄的花,那是青春放光华,花载亲人上高山,顶天立地迎彩霞。”在美丽的青藏高原上,开着这样一些“花儿”——一年四季,他们忍受着高寒缺氧的煎熬,风霜雪雨的侵袭,顶烈日、冒酷暑,为青海人民探索着新的明天。今天我就给大家讲讲这些“花儿”的故事。

    李海静——一朵美丽的雪莲花

    李海静,是一名军嫂,一个女儿,一位母亲,更是一名地质工作者。她在地质勘查岗位上工作了整整十个年头,如今是青海煤炭地质局岩土工程勘察咨询公司技术部唯一一名女技术员。她长期担任大型项目负责人,先后完成了400多个岩土工程勘察项目,多次获得青海省优秀工程勘察奖。她以女性独有的坚韧,克服高寒缺氧、紫外线强、生活条件差、工作任务重等困难,足迹遍布青海省各州县。

    李海静2008年入职,恰逢地质行业市场高峰期,在那段忙碌的日子里,连续两天一夜工作的情况再平常不过。整整三个月的加班,让她病倒了,出现了短暂性昏厥,后期诊断为“脑梗塞”,医生要求她立即住院治疗,但倔强如她、坚韧如她,悄悄出了院,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也未因此请过一天假,因为她相信自己能战胜病痛。

    2010年玉树发生7.1级地震后,岩土公司接到“青海省玉树结古镇灾后重建初步勘察”任务,李海静虽然无法到达一线,但依然担负起一线大量反馈资料的整理工作。在有限的时间内,她与技术人员一起加班加点地干,饿了,就吃口压缩饼干喝口水,困了,就合衣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醒了继续干,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女性看待。她说,干工作没有性别之分。

    经常在野外工作的李海静,偏偏对紫外线过敏,每次出野外,她的身上和脸上都会起红疹子和大大小小的水泡,特别是“天公作美”的时候,反应尤为严重。但这样的工作,她已经坚持了整整十年。你可能会有疑问,作为一个女同志,为什么要这么拼?其实她从未想过证明自己,原因很简单,她是一个女儿,更是一个地质工作者;后来,她成了军嫂,因丈夫工作的特殊性,照顾两家老人的重担便落在了她的肩上;再后来,她成了母亲,挺着肚子跑项目,直到临产的前两天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曾经的她只需要安心在办公室加班,晚了沙发便是她的家;而如今,晚上回到家,怀里抱着孩子,手边还要忙着工作。多少个日夜她含着泪走过,但从未听她抱怨过一句话,每次见到她,她都是穿着制服、戴着安全帽,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张天云——战斗在无人区的格桑花

    接下来,我要讲一朵战斗在无人区的“格桑花”——张天云。

    2017年,岩土公司技术员张天云和司机刘延昌接到公司通知,去西藏进行地质勘查,他们去的地方在平均海拔5000米左右的无人区。在这里,脑袋像压了块石头一样沉重,走路稍快点儿就会上气不接下气,心脏“怦怦”地跳,更何况翻山越岭、踏雪卧冰的勘查项目呢?他们住的地方离项目施工地点有70多公里的路程,为了保证顺利完成任务,每天早晨5点,刘延昌准时起床为大伙儿做饭,吃的不是挂面就是稀饭,但从来没有人挑剔,因为大伙儿深知,能有口热乎饭吃就不容易了,大多时候基本都是在路上啃着硬馒头,甚至饥一顿饱一顿,下顿饭经常没有着落。

    关于住宿,好的时候住在板房里,不好的时候住在临时扎的帐篷里,有好几次晚上,房子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但每天18个小时的工作,让大家十分疲惫,即使在摇摇晃晃的房子里睡觉,依旧睡得很安稳。一次,张天云带领地质队将机械设备运到河对岸施工,虽然河水尚未结冰,但是温度却已达0℃,他们穿上防水服蹚进刺骨的河水里,走到河中央时,水已没至腰身,此时,顺着上游河水漂下来的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他们几个人合力将冰面推开,继续前进。就这样,坚持干了150多天。起初一起来的人都因高原反应逐渐离队,最后只剩下张天云和刘延昌两人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2017年12月底,青藏铁路初测工作全面展开,张天云带领的3人小组开车行驶在昆仑山上,在往沱沱河行进的过程中遭遇了大暴雪导致的长达100多公里的双向堵车。当时夜晚最低气温接近-30℃,被堵的第一天,他们没有食物,只能抱着期望,等待黎明的到来,直到第二天11点,才在不冻泉附近的小卖店买到了少量的面包和水,三个大男人一天只吃了一顿饭,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还能不能买到食物。到了晚上,他们为了保护车里设备的安全,便轮流睡觉休息。经过七天七夜后,他们终于走出了堵车路段,每个人也瘦了一大圈。

    刘延昌——哪里需要哪里搬的龙胆花

    大家会发现,在我讲的上一个人物故事里,总会出现另一个人的身影,对,他就是刘延昌。

           刘延昌是岩土公司的临聘司机,工作5年来,走过了35万公里的路程,公司需要他在哪里,他就在哪里,毫无怨言,对领导安排的各项工作,从未拒绝或推诿过,始终以大局为重,勇挑重担;开车、探路、做饭、扎帐篷,什么活都干,大伙儿亲切地称他“半个技术员”。一次,他在浅滩等施工队时,由于冬天结冰严重,车轮陷进冰里冻上了,他就徒手用凿子凿了3个小时,赶在天黑前把车弄了出来。还有一次,机械设备掉进河里,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延昌二话不说,立马用绳子把设备绑到车上,将设备拉了出来,为公司减少了损失。

    他们都是普通的外业勘测队员,发扬着“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高原精神,在恶劣的环境下,饿了吃干粮,渴了喝雪水,想念亲人时就朝着附近的山梁大声呐喊,夜以继日地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朝出两脚露,晚归一身霞”就是他们求精、求实、求细的身影,就是他们勤奋、爱岗、敬业的写照,就是他们对青海勘察事业的执着追求,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青海勘察事业。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