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政治文化

    帮一家是一家——中化局云南院扶贫工作队员宋洪波二三事

    2018-09-10 09:29:3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本报记者  王 冰

    心中的脱贫账

           昭通市大关县寿山镇,云南省东北部一个坐落在半山腰上的小镇,山峦重叠,“五河”纵贯。

           雨后清晨,乡间的小路上,一摊摊水洼在晨光的照射下折射出闪亮的光。一个身穿灰蓝色运动长衫、高挽裤脚的小男孩高喊着“来喽,哥哥来喽”,在坑坑洼洼的小道上快速跑过。宽大的衣袖翻飞,明显大出几个尺码的凉鞋勾起一串串泥巴,溅在后来者的脸上。调皮的肇事者消失了踪影,被叫作“哥哥”的人摇头笑喊道:“做啥子弄个快,你慌哪样嘛,慢点慢点嘛!”

           在两边皆是一人高杂草的小路上左转右转,一幢灰色砖房傍着颇有些年头的茅草屋目之所及。肇事者与一个眉眼相似的小姑娘并肩站在房前嘻嘻地笑着。一个40多岁、面庞黝黑的男人从屋内迎了出来,熟络地与来者打着招呼,仿佛见到救星的喜悦过后仍是一脸愁容。“前两天下大雨,冰雹把烤烟全打了,80亩,没有收成了!今年亏大了!”

           “他一家7口是后组家庭,5个孩子,最大的15岁,最小的5岁,难啊!”说起罗荣军一家,被肇事者叫作“哥哥”的人收起了笑容。

           “哥哥”年龄不大,1988年的,今年不过30岁,是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云南地质勘查院团委副书记,名叫宋洪波。

           2017年3月,他请缨云南院,参加由云南煤化工集团统一部署的扶贫工作,作为驻村扶贫工作队的一员,奔赴扶贫攻坚第一线——大关县寿山镇寿山村,一个贫瘠得只能期盼老天怜悯才能喝得上水的深度贫困地区。

           2014年,精准识别摸底调查,核定寿山村有农村常住人口734户3218人,贫困户367户1649人,2017年未脱贫贫困户有270户1184人。

           “像罗荣军这样的家庭不是少数,秦孝奎家是因学致贫,金发富家是因病致贫,杜朝友家是缺技术,刘昌发家是缺劳动力……”宋洪波心中有本脱贫账。

    白加黑,5+2

           初到寿山,为全面落实中央和云南省对贫困人口进行再核实、再精准的要求,扶贫工作队深入寿山村15个村民小组740户常住农户家中,挨家挨户开展精准识别调查摸底,核对信息,填写表格,采集影像痕迹资料,建立农户信息档案。回到驻地,又要马上进行数据的录入。驻村扶贫工作队的队员形容那段时间为“白加黑,5+2”。

           宋洪波的妻子陈杰听到这个新颖的名词,一边逗弄着7个月大的娃,一边抱怨,“去年,他去扶贫,我刚怀孕,整个孕期他都不在身边……倒是回来过两三次,晚上到家,第二天就又走了,家就像个旅馆。”

           作为妻子,陈杰很明白宋洪波的真实想法——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农村娃,要用自己的微薄力量做扶贫工作这篇大文章,“他要走我绝不能拦”。

    一碗苞谷饭

           寿山村委会通往各自然村的道路没有硬化,四五月份的寿山,天气就像娃的脸,阴晴不定,时不时的一场降雨让本就泥泞不堪的道路寸步难行。

           去年6月,寿山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25日一早,宋洪波带队,到3个村民小组召开精准识别摸底民主评议会。路太滑,车子上不去,宋洪波向老乡借来摩托车。路上,塌方随处可见,巨石伴着雨水砸在眼前。任何办法上山都难,推一段骑一段,几人边走边修路,利用专业知识,对地质灾害隐患点和不安全因素进行观察记录,及时上报。

           3小时后,几人赶到村里,未承想,部分村民并不理解支持,甚至带着怀疑的目光拦住他们的去路。怎么办?分头行动!几人跑到田间地头、羊圈、猪圈,拉村民唠家常、讲政策、摆道理,终于说服部分村民参会。当跑完几个村民小组,已是疲惫不堪、饥肠辘辘。

           由于土地贫瘠,苞谷是当地村中最珍贵的食粮。在几次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山之后,一日,村民皮国宽喊宋洪波到家中吃晚饭。捧着那一碗黄澄澄的苞谷,伴着一碗红豆酸菜汤,宋洪波的眼角湿润了。作为央企一名走在扶贫路上的职工,他深知担子的重量,“这一仗必须赢,不辱使命,不愧担当”。

           宋洪波切身感受到当地老百姓的贫困后,暗暗地较起真来,“希望我们退出的时候,能真正改变他们的生活”。

    工作队的致富经

           “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宋洪波深入分析每家每户的致贫原因,征询脱贫发展意愿,制订帮扶计划,落实帮扶措施,并将收集到的信息及时反馈给云南院、云南煤化工集团,两家单位按计划有序开展挂钩帮扶工作。

           而早在开展扶贫工作之初的2015年,云南院就对帮扶户的家庭情况、困难原因等进行摸底调查,建立了帮扶结对联系卡及对口帮扶人员名单;拨付扶贫资金,组织全院职工家属为贫困户募捐;每年进行慰问回访,为贫困户送去衣物、大米、食用油。在昆明这端,该院纪委书记、党委副书记李显金说:“院领导几次聚到一起商量,决定利用院里的专业技术优势,对当地开展地质(公园)资源调查等工作。”院长、党委副书记何先富表示:“我们确立了以扶贫工作为平台、积极融入地方经济建设的工作方针,作为央企,我们要积极发挥央企责任。”

           在寿山那端,2017年以来,宋洪波所在的扶贫工作队积极探索村委会(党支部)+合作社+贫困户的扶贫模式,把目光聚焦到集镇中心农贸市场建设、100亩烤烟种植、核桃菌种植、蜜蜂养殖、日产8000块空心砖的项目上。

           罗荣军的家就是重点帮扶对象,种植烤烟80亩。“如果没有这场大雨,他家不仅能脱贫,还能带领部分家庭脱贫。”现任寿山村扶贫工作队队长的邓超不无遗憾地说。

           从罗荣军家里出来,小男孩背着云南院党群工作部主任毛国芬代表院里买的书包,挥着黑黑的小手与来者告别。毛大姐说:“洪波去年一整年都在这个村里帮扶,洪波感性,说起这些孩子们就会哭。”

           顺着蜿蜒的山路向下走,宋洪波时不时地与路边的乡亲打着招呼,嘻嘻哈哈地谈笑着。

           走到黑蹄寨李春华家门前,大哥非要留宋洪波在家里吃饭。饭后,几个人一溜烟钻进他家的蔬菜棚,今年种植的核桃菌,已经冒出了一个个骨朵儿。

           宋洪波摸着核桃树,有些感慨:“可惜没看到成片的核桃菌,我就被调到社区里扶贫了。”

    令人牵挂的“三八六一九九部队”

           宋洪波口中说的社区便是寿山镇麻柳湾社区,是今年年初云南煤化工集团加挂的扶贫点。社区共17个村民小组989户3667人,贫困户137户564人,已脱贫77户321人,未脱贫60户243人。

           宋洪波开始是不愿进社区的,寿山村帮扶的家庭还没有脱贫,那些娃娃还需要他。云南煤化工集团工会主席、集团公司扶贫领导小组副组长张武生说:“社区里8个人点名要他,连镇党委书记也打了电话,我们相信他,让他担任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兼队长,带领两名新队员开展驻村工作。”

           从队员到队长,位置变了,担子重了。“不走过场,不做表面文章”,宋洪波给自己定下了工作准则。

           社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聚居共同体,除有一小部分家庭比较集中外,大部分家庭仍是分散在周边道路崎岖的山上。

           短短一个月时间,宋洪波的足迹踏遍社区17个自然村,核实信息、宣传政策,为建档立卡户下载社会扶贫网APP,并手把手地教他们使用方法。一件件小事看似寻常,直到那一天,一个今年刚考入大学的孩子说,是宋洪波为他推开了看世界的窗,打开了一扇通往大山外边的门。

           麻柳湾社区为民服务站里,一位老人背对着大门坐在服务台前,银白色的头发混合着泥土,趿拉着拖鞋的脚肿胀不堪,拐杖立在身体的一侧,一股酸臭味远远地散发出来。宋洪波上前与其说了几句话,就见大爷咧嘴笑了起来。“他刚从外面流浪回来,是社区大关垴小组的居民,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我们正帮他填写《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审批表》。”

           调到社区后,宋洪波的工作更加繁杂起来,既要做扶贫工作,又要协助社区做其他工作。“没办法,大家都说这里是‘三八六一九九部队’,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务工喽,就剩下了妇女、儿童和老人,我们能帮就帮。”驻村工作队队员李兴旺说。

           基础设施维护、农贸市场管理、家庭邻里纠纷调解等都成为工作队员的工作职责,说不累是不可能的。“一开始村民不理我们,入户调查时说我们是搞传销。现在只要有纠纷都会给我们打电话,累不怕,充实,不被理解才会沮丧。”宋洪波说。

           美丽乡村建设包含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等具体要求。在一次环境整治活动中,宋洪波几人看村民们将垃圾丢进河道,说了几句,意思是这样会污染环境。没想到其中一名村民忿忿地说道:“你来捡嘛。”嘿,不成想,宋洪波的驴脾气上来了,人家在前边扔,他带领两名队员还真就在后面捡了起来。这一举动让村民们对这个年轻的工作队刮目相看。“建设美丽乡村,就是要给乡亲们造福。”几个大男生说起这事爽朗地笑了,一扫刚才的阴霾。

    工作队员们的希望

           寿山村、麻柳湾社区地处的大关县是国家592个扶贫开发重点县、云南省乌蒙山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38个县和云南省27个深度贫困县之一。2014年,全县贫困村82个,3年累计出列21个,截至2017年年底,尚有61个贫困村未出列,扶贫工作任重道远。

           扶贫路上的宋洪波说,希望多年以后,还有人能够记得他们,还有人能够记得他们做的事;希望每一个扶过贫的人像打过仗的人那样自豪;希望靠自己的能力,帮一家是一家。

           一次上山的路,满是泥洼,布满碎石,硬着头皮往上爬;一次下山的路,地质灾害频发,这边是陡坡,那边是悬崖。宋洪波嘴里念叨着,“蒋全才家,两个老人带着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喝的水里生着虫;魏陆强家,妻子有病,两个女儿争气上大学;肖贤荣家,劝学不成,有两个自闭症的娃娃……”

           宋洪波,万千煤炭(田)、化工地质单位职工里的一员;中化局云南院,央企中一个体量不大的单位;他们以一己之力走在扶贫路上,但是他们说聚水成涓、聚沙成塔。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