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心如灯盏

    2018-03-01 10:44:26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张昱煜 (江西局二二七队)

    当乡情在元宵节的灯盏里点燃的时候,思乡的心,也跟着明亮起来。

    那时候,我家做灯盏的大事都是奶奶在操持。

    “灯盏”也叫“灯馍”或“年灯”,是老家豫东平原元宵节的传统面食,寓意着年年前景光明、岁岁平安吉祥。

    老家做灯盏的原材料主要是小麦面粉,用沸水加食盐和面,不加任何发酵的材料,经过反复揉抓,最后要达到“三光”:手光、盆光、面光。把面和好后,做成中间有凹窝的模样。

    奶奶还会在灯盏上刻出莲花、元宝和飞鸟走兽等图案。奶奶出生在大户人家,这些做灯盏“锦上添花”的绝活,都是从娘家带来的。有一次,我也做了一回灯盏,还把灯盏捏出了狗牙边。

    奶奶把做好的灯盏放在蒸笼上蒸至七八成熟,一个个精致的灯盏子就新鲜出炉了。把灯盏排成一排,陆续摆在供桌上,再往灯盏里放菜油或棉籽油,用雪白的粗棉线当灯芯,灯盏立刻就是成品了。元宵之夜,一个个灯盏行使着它们的特权:接福迎祥,保佑家家风调雨顺,户户平安和美。

    我家的灯盏做得多、做得大,也做得漂亮。

    供桌上的灯盏全部亮起时,小屋顿时一片明晃晃。此时,心底的幸福也跟着满屋温暖的灯光一起升腾着。

    当一家人依次作揖祈福完毕后,紧接着就是“送灯盏”。我们虔诚地端着灯盏,把这一份份吉祥送到大门口、堂屋门口、厨房门口,以及麦囤边、水缸边、鸡窝边、猪栏边、石碾边、水井边、磨盘上……好事成双,一边一个,对称摆放。此时的北方小院,一片通明。灯花欢快地跳舞,袅袅油香扑鼻。点灯盏,象征着家家户户到处油(有)。听奶奶讲,她娘家当年都会摆上近百盏灯。

    灯盏一直要燃到农历正月十七。

    其实,母亲是会起身加油的,只是那个时候,我们或呼呼大睡,或出去玩耍,总认为这灯盏很神奇,燃了一天一夜也不会熄灭。

    那时最期盼的就是吃灯盏了,经过燃烧的灯盏,周身已经焦黄。我们穿上花衣裳,拿起灯盏便吃,咬一口,软硬适宜,咸香有味,真是舌尖上的享受。心血来潮,我还会与要好的伙伴交换灯盏来吃,你家的味儿,他家的味儿,我家的味儿,相互渗透着、融合着,是美食,也是美事。

    遇到有讨饭的来村里,年幼的弟弟总是百米冲刺般跑回家,给乞讨者拿出又大又黄的灯盏。奶奶在一旁搓着手,笑着说:“咱家的孩儿自小就心善,你看看,这才五六岁的娃娃,就知道体恤穷人啦!”她的眼神里全是赞许,用她的话讲,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童年的笛声,瘦了晨鸟的歌。三十年前,我们举家南迁,在异乡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再也没有做灯盏、点灯盏和吃灯盏的经历了。那沁入记忆的场景,在心灵的一隅独自芬芳着。

    如今,我居住在赣江之滨的小城,周边乡村的元宵节也非常热闹:吃汤圆、舞龙灯、划旱船、抬菩萨等民俗活动,氛围一年比一年浓郁。我也追着、赶着、拍摄着,陶醉在欢乐的气氛里,陶醉在庄户人家的欢腾中,如同故乡就在身边。这“如同”里,有着对第二故乡的热爱,也有对千里之遥的那个北方小城的思念。

    繁华落尽化乡愁,算起来,我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回故乡了。那时、那地、那人、那景,还有那圆圆的月亮,都在打扫着经年的往事。只是,我不知道,如今在故乡,元宵节之时,还会有人恭恭敬敬地做灯盏吗?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有家乡的人,是可亲的。把心中的这个平淡的物什端出来,游子的眼神与北方悄然对接,瞬间,心如灯盏!


    Powered by 匠心 5.3.19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