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分享阅读喜悦 乐享读书时光 ——我与《大卫•科波菲尔》的三次遇见

    2018-02-26 10:32:36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张利波 (黑龙江局一〇八队) 

    我在看央视的《朗读者》节目时,被这样一段主持词所感染:“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世间一切,都是遇见。就像冷遇见暖,就有了雨;春遇见冬,有了岁月;天遇见地,有了永恒;人遇见人,有了生命。”伴随着主持人充满情怀的音调和磁性的音色,这段话唤醒了我的记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我与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的三次遇见。

    书声琅琅,喜不喜欢?

           我与“大卫·科波菲尔”这个人物的第一次遇见是在十三岁。一天我随爸爸去林业局图书馆借书,书架上的《大卫·科波菲尔》吸引了我。那时,雨果、莫泊桑、大仲马等名家早已走进了我的阅读世界,狄更斯的《双城记》最先闯入我的视线,后来就是这本《大卫·科波菲尔》。那时看书我喜欢读出声,在寂静的夜晚和凉爽的清晨,小溪边、铁道旁、树荫下,常常会有我朗读的身影。如今想来,那时与大卫·科波菲尔的亲密接触,更多的还是受其故事的吸引。小说讲述了大卫由一个遗腹子成为著名作家的历程,有着深深的狄更斯个人的影子。狄更斯在评价自己的小说时,也说这本书是自己“最宠爱的孩子”。小说以第一人称视角“我”的出生为源头,将朋友的真诚与阴暗、爱情的幼稚与冲动、婚姻的甜美与琐碎、家人的矛盾与和谐汇聚成一条溪流,在命运的河床上缓缓流淌,最终融入宽容壮美的大海。故事情节并不曲折,如平原上的溪流一样缓缓地流淌,但就在这样的河床上,形形色色的人物纷纷登场。朗读的过程中,大卫有趣的求生经历、逆境成长的艰辛,常常会让我与自己,以及身边的人比较,仿佛那些人物就活在身边,不觉间就会陶醉在那故事的情趣中了。

    书韵悠扬,意不意外?

           我与“大卫·科波菲尔”这个人物的第二次遇见是在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在外国文学课上学到英国文学时,便再一次与大卫牵手,只不过这一次遇见更关注的是这部作品的艺术性。如果说第一次阅读纯粹是一种自觉的、偶然的行为的话,那么这一次必修课上的阅读则成为有目的地必读活动。当时讲外国文学的老师要求我们赏析一本英国作品的艺术特色,我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大卫·科波菲尔》。在众多的艺术风格与特色中,我最喜爱的是字里行间的那种诙谐幽默,让你时刻都有一种“意不意外”之感。如大卫以儿童特殊的敏感,对追求母亲的那个冷酷、残暴、贪婪的商人摩德斯通一开始就怀有敌意,当摩德斯通虚情假意地伸手拍拍大卫时,他发现那只手放肆地碰到母亲的手,便生气地把它推开,这种漫画式的人物勾勒以孩子的心理视角展示出了一个真切感人的童年世界。还记得当年上交的“作业”就是一篇以《狄式幽默中见悲喜》为题的论文。今天再回忆起这段赏析的经历时,我还能够清晰地触摸到这本书的艺术温度,时常如飘扬的琴音一样,那含泪的幽默似乎传到了我的每一根神经末梢。

    书香芬芳,惊不惊喜?

           我与“大卫·科波菲尔”这个人物的第三次遇见就是在近日了。当许多人都在刷朋友圈时,我以一种不忘初心的定力,用读去丰富自己的思想,用笔去播撒一块精神的田地。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我,对《大卫·科波菲尔》这部书的主题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先前对一些评论家提到的“揭开‘维多利亚盛世’的美丽帷幕,显现出隐藏其后的社会真相”还不能深刻理解,但现在透过大卫看狄更斯,透过狄更斯看十九世纪中叶英国的文学,从英国文学看当时英国社会的投射,很自然地就会发现书中的邪恶代表希普和斯提福兹最后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善良的人都找到了归宿,这种人文主义情怀和人道主义思想带给读者的不仅仅是精神抚慰,更是一种信念和追求。十九世纪是英国社会急剧变革的时期,新旧矛盾冲突激烈,多种矛盾重叠,对于许多“投机者”而言是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大好时代,作者却主张在这样的历史时期,更应该有一种博爱、宽容、善良、诚信的精神,极力地赞扬那种自觉自愿地为社会、为他人幸福而献身的行为。

           三次读书、三次分享,读时的喜与哀、乐与悲常常是同进共退。文本与现实的交错、书中人物与现实人物的交织时常构成一个矛盾的共同体。我珍惜每一段读书的时光,乐享每一个凝固的读书时分,不知不觉地品味着那一段段读书时间里的喜乐。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