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喜欢文字,是件幸福的事

    2018-02-05 17:01:20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张昱煜 (江西局二二七队)

    那一日和家人郊游,路上我提起自己曾经是理科生时,十二岁的外甥女感到很惊讶。她说:“大姨,我一直以为你是中文系毕业的,想不到你学的是理科。”我解释说:“ 那时学理科,就是为了将来就业能多条路,考不上大学可以考技校。”

           二十多年前,我身边还有几个文朋诗友,我们一起爬格子写“豆腐块”。现在还在敲键盘的已经不多了,有的从政,有的经商,就我还是“死心眼”,煮字疗饥,款待内心。

           说说我的处女作吧!

           读高中二年级时,我把一首小诗《咏雪》投给家乡的一个铅印的文学报纸。过了两个星期,我发现印着我诗歌的小报,不知怎么出现在教室的地上,一个同学的凳子角刚好压在我的诗歌上。我连忙捡起皱巴巴的报纸,用手抹去上面的黄泥巴印痕,悄悄地折叠好。周末回家,我连忙拿出来给母亲看,当她看到自己女儿的名字真真切切印在报纸上时,说了三个字:“乖,真能!”

           那是我的名字第一次以文学的姿态出现,我很欣喜!

           2017年夏天,我有幸参加鲁迅文学院国土资源文学创作班的培训。当我拉着行李箱,一步一步走向火车站时,我心里是甜蜜的,内心有种声音告诉自己,我与文学近了,更近了。一切与文学有关的事情,我都喜欢,我为之所做的一切,就是两个字:值得!

           一件事,不离不弃二十多年,可以说,那是真喜欢。

           早些年,我写作还局限于向报刊投稿,每每投中一篇,就十分高兴。把文字誊写在方格纸上,折叠好,放进信箱里,那是一种憧憬和等待,也是一种喜悦和自信。

           近几年,尽管是用电脑写作,可我还是把以前没有用完的方格稿纸、信封和邮票珍藏起来。诗人汪国真在《热爱生命》里说: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这句话,一直存在我心底,激励着我慢慢前行。

    我的家乡在豫东平原的惠济河边,那里有我童年的回忆,三十多年前,我们举家南迁,到了草长莺飞的江南。人虽然离开了家乡,可对故乡的一草一木都充满深深的眷恋,无法忘怀。家乡,对我来说,是感恩的地方,是心灵的原乡,也是我文字里最喜欢书写的地方。借助文字的魔力,把对家乡的情愫和眷恋倾注于笔端,以释放心灵的重负。文字,是慰藉心灵的良药。

           一直觉得文字是带有灵魂的,我喜欢在清晨写作,前一天早睡,睡前有个小构思。第二天清晨,万物皆睡我独醒,那感觉好极了。当坐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想要的文字便排着队,齐刷刷地都来了。一篇文字写好后,心里会有小小的成就感,这,也可以说是写作的乐趣所在吧。

           2017年,我的文章《老街上的老店铺》荣获第七届“九江银行杯”白鹭洲文学奖,我的内心是高兴而感恩的。都说文学边缘化了,我为什么还在坚持纯文学写作?我认为,文学可以让我安静,让我不世俗,让我与人为善,让我心中充满希望。这些,就是文学馈赠给我的,这就够了。

           衣食无忧才能安静地写作,我的父母,我的爱人,他们的理解、欣赏和鼓励,是我写作的动力。为家人写、为身边人写,写出接地气的作品,才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收拾完锅碗瓢盆,从繁杂的生活中脱离出来,躲进自己的小天地里,遇见另一个自己,不为名,不为利,只为心中的一丝欢喜,如淡淡的菊花,悄悄地开放,这是件很幸福的事。


    Powered by 匠心 5.3.19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