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怀念母亲

    2018-01-29 10:33:5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华 野 

           母亲离开我们一年多了,但我仍感觉她在我们身边,默默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盼望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如今,虽然我看不见母亲了,但和母亲一起走过的50多年时光,仿佛就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我留恋母亲,留恋母亲的笑,思念母亲的好,怀念母亲身上来苏儿的味道……

           母亲是聪慧的。1934年12月,母亲在武汉出生。由于家境贫寒,幼年丧母,到学龄时她还不能上学,只能做童工,糊纸盒子。做工之余,母亲央求哥哥教她读书识字。12岁时,在母亲的哀求和哥哥的支持下,姥爷才同意她上学。于是母亲按哥哥的要求,想直接插班到四年级,开始老师不收,经再三恳求,才同意试读一学期。母亲通过勤奋努力,期末考试取得了班级第二名的好成绩。两年后,母亲小学毕业,并以优异的成绩同时考上武汉最好的三所中学之一。

           母亲是勇敢的。1951年7月,母亲刚念完初中二年级, 但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毅然放弃继续学习深造的机会,报名参军。当时母亲只有16岁,刚够入伍年龄,可她坚决说服了父亲和哥哥,和一批武汉女青年光荣参军。入伍后,母亲等一批人北上河北石家庄,进入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医训队学习医学检验,学制两年。因医院化验科人手紧缺,要从医训队选两名学习优秀的学员前去工作,母亲被选中,因此提前半年走上了自己热爱的岗位。由于母亲做事认真、团结同志,1956年12月被批准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母亲还积极开展技术革新,获得多项成果,为此被授予三等功。1960年,她代表和平医院参加北京军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接见。

           母亲是坚贞的。1958年经同事介绍,母亲和当飞行员的父亲见面了。当时母亲年轻美丽,一下子吸引了同样年轻英俊的父亲,几个月后两人便在父亲工作的军营结为夫妻。从相识到相爱,从结婚到别离,在此后近60年的风雨中,两人的心再也没有分离。1969年3月,母亲被派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去组建医院化验科,而且要去一两年。当时我和姐姐刚上小学,而妹妹才2岁,需要人照顾。父亲被难住了,一个军人哪能天天在家带孩子呀,此刻他真正理解了母亲的不易。无奈之下,父亲只能找来一个大娘做保姆,照顾我们的衣食住行、生活起居。

           1970年7月,父亲从石家庄临城六航校二团调到校部,我们三人随父亲来到了涿州,这时母亲也完成了在内蒙古的工作。考虑到两地分居的实际困难,组织上同意把母亲调到空军第六飞行学院后勤部卫生科工作。经过跨军种、跨省区的重重转折,终于在1971年元旦前夕,母亲来到涿州,一家人总算在这里团聚了。那个时期,是我童年中最美好的时光,就像一句歌词唱的那样,“幸福少不了”。

           母亲是勤勉的。到卫生科化验室工作后,母亲被组织上明确为化验室负责人。当时,部队师一级的医学检验比较简单,三个人工作量相对较为轻松。母亲不愿清闲,积极工作,不仅扩大了检验业务范围,增加了细菌培养,以精湛的医术治愈了无数病人,还代培各团卫生科检验员,甚至驻地医院也有慕名前来学习的。母亲培养了一批思想好、业务精、作风正的医务工作者。

           母亲是善良的。在部队,不管是母亲的同事和护士,还是军官、战士、部队职工和随军家属,只要同母亲接触过的或经过她化验的人,没有一个不说好的。我总这样猜想,这大概是因为母亲来自白求恩和平医院的缘故,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学得更深更透吧。母亲对家人也是这样,倾注了无限的爱。她重视对子女思想品德的培养教育,记得有一年夏天的傍晚,我们在家门口乘凉,母亲就给我们讲刘胡兰、邱少云、王二小等英雄故事及做人做事的道理。母亲不论是对儿女,还是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都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顾。都说婆媳难处,可母亲和我妻子的关系就比较融洽和睦。妻子把婆婆当作妈,有些事不和我说,也和我母亲聊。

           说到母亲的病逝,是我心里一个永远的痛。我知道母亲身体不好,患有冠心病、肾炎、高血压等多种疾病,早晚要离我而去,但我想只要母亲不犯病,再坚持个十年八年没问题。平时,星期天我都要回父母家看看,和父母吃个饭。这时,母亲总爱把我当作小孩子一样对待,80多岁的人了还总是给我这50多岁的人碗里夹菜,那温馨的场面让我一下子好像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少年……

           可谁承想,2016年11月,母亲多种疾病复发,在医院重症室抢救治疗了21天,还是离我们而去……当时,我感到天塌了,泪涕横流之间,眼前一片茫然。这个冬天,我感到特别寒冷。每当夜深人静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母亲。

           母亲,我想不管您能否听到、看到,我都想对您说:母亲,您还好吗?儿子想您啊!如今我们一切都好,您老安息吧!


    Powered by 匠心 5.3.19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