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回家的感觉真好

    2018-01-17 16:55:08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马 萌 (陕煤地质一三一公司)  

    没有骄人的成绩,没有繁忙的工作,更没有亨通的官运,就这样一个平淡的我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回过老家了。也许是路途遥远,也许是交通不便,也许是囊中羞涩吧,但老家的印象却时常在我脑海闪现,想家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于是在某日的一早便领着妻儿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薄雾笼罩、晕车煎熬都没能阻挡我回家的热情。我欣喜地看到家乡通上了高速,那宽阔的公路,那飞奔的车流,那空旷的田野,那一晃而过的现代化城市,让我心中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和感慨。再见了,桥头河;再见了,金水沟。天堑变通途,仅用了三个小时,我们就上了高塘塬,到了高塘镇。

           高塘镇啊,红色的革命城镇,塬上五个乡镇的集贸中心,我二十岁前都没有走出过的城镇。进入你的怀抱我便热泪盈眶了,儿时的记忆像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那错落的店铺,那泥泞的路面,那拥挤的人群,那众多的买卖,那嘈杂的吆喝声,还有那薄而香的鞋底烧饼、酸溜爽滑的凉粉、香味馋人的泡馍,还有为挣零花钱在邮局旁摆过书摊、跟母亲在粮市购黑市粮的我……

           “爸爸,你在想啥哩?”儿子的问话把我从记忆的长河中叫醒,我赶忙拭去盈在眼角的泪水,激动地向他说道:“快看,这就是我常向你说的高塘镇!”“这么小啊!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呢。”我一下子无言了,是啊!孩子怎么能懂,尽管这里如今已是高楼林立,道路硬化拓宽,公交、摩的等在两边,但毕竟是一个山野小镇啊。他出生在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住在现代化的城市中,穿着时尚的服装,逛着琳琅满目的超市,目睹着拔地而起的高楼,穿梭于宽阔柏油马路之间,他怎么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无言地迈出了回家的脚步。

           怀着深深的思念,发出长长的感叹,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高塘镇,踏上这个至今仍保持着原生态的原野。抬望眼,高远而蔚蓝的天空;平视前,那苍茫而挺拔的秦岭,那一望无际的田野,那舒暖清新的气流,那饱含泥土的清香,那影影绰绰的村庄,那缕缕冒出的炊烟,那鸡鸣犬吠的生机……

           东河村,依然是那地势低洼、树木簇拥的村庄,却不见了往昔的椽墙瓦房、土巷泥道,替代的则是排排整齐的平房,瓷砖砌就的门面,拓宽硬化的巷道,我真的不知哪条是直通家的路。正在犹豫间,“伯伯”,一声稚嫩而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循声望去,是小侄向我们飞奔而来。“好家伙,都长这么高了!”他气喘吁吁地说:“我妈怕你们找不见回家的路,让我专门在这儿等你们,我早都来了!”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泪水盈满了眼眶。

           在小侄的带领下,我们终于到家了。妹妹、妹夫听说我们要回来,带着小外甥女从邻村赶来了,还带来了刚从地里摘的蔬菜和玉米。怯生的外甥女羞涩地躲在妈妈的身后,在妈妈的指引下才问候了我们。尽管父母已谢世多年,但我还是习惯性地走进二老曾经住过的房间,坐上放满杂物的炕沿,望着挂在墙上的照片,回想起曾经的温暖,要是他们还健在那该多好啊……“哥,饭好了,先吃饭!”就在我回顾的间隙,热情的弟媳吩咐兄弟帮忙把早已热在锅里的饭菜端到桌上,不一会儿,饭菜摆了满满一桌。虽然没有玉盘珍馐,没有大鱼大虾,但在这摆设简单的家里,大家围坐在一起,浓浓的亲情洋溢了整个房间,无言的激动簇拥在每个人的胸口,久违的感觉一下子回到了眼前,我们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回家的感觉真好!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6.0.0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