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雪的记忆

    2018-01-12 17:38:2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焦俊泰 (陕煤地质一九四公司)

    盼望已久的雪,终于翩翩飞舞着装扮了外面的世界。虽然雪下得不大,但地上湿湿的,空气润润的,踏雪而行,思绪驰骋,把人带回那遥远的年代。

    生活中,大雪曾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每当看到飞舞的雪花,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那些雪中的故事。

    雪地行军

    拉练途中雪地行,一路欢歌笑不停。

    记得我上高中时,学校组织了一次为期十天的拉练行军活动。那一天,我们从柳湾走到崔家沟,夜宿某学校。一早起来,隔窗而望,大地白茫茫一片,真是雪落大地静无声。

    “下雪啦,下雪啦……”同学们喜悦地欢呼着,兴奋之余,他们并没有想到雪地行军的不易。

    厚厚的积雪,并没有阻止我们前进的脚步。早餐后,我们打好行装,背起行李,开始了从崔家沟到瑶曲的三十里雪地行军。

    这一路并不平坦,山区简易公路,上上下下,弯弯曲曲,雪地行军也不是个简单的事。

    同学们排着队出发了,开始时一切顺利,大家谨慎地行走着,以防摔跤。但是意料中的事还是发生了,记不清是谁第一个摔了一跤,引起了一阵骚动,紧接着是一片笑声。队伍继续前行,而此后便是惊呼声、嬉笑声此起彼伏,这边一个仰面朝天,那边摔了一个屁股蹲儿,见得多了,摔得多了,谁也不笑话谁,反而一扫途中的寂寞,欢声笑语回荡在山谷中。

    那天,有一个女同学摔了近三十个跤,平均一里地一个,但是在同学们的相互搀扶下,一路欢歌,大家坚持走完了看似不长却感觉遥远的路程。

    事情虽然过去很多年,但那次雪地行军的情景,一直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融雪度日

    1974年冬天,我们在黄陵县店头镇的大山里施工。那年,雪下得比较早,也很大,十月份就封山了。那个年代不像现在,不到冬训钻机是不能随便放假的,因此,我们被困在了茫茫的大雪山中。

    天寒地冻,埋在地里的送水管道被冻住了。没有了水,钻机被迫停工,但工地上二十多人的生活问题怎么解决?工地离最近的村庄也需要一两个小时的路程,无奈之下,只好让村民用架子车给钻机送水。这水要从几十米深的井中一桶一桶提上来,来之不易。

    吃的水总算有了着落,可洗脸、洗衣咋办呢?俗话说,靠山吃山。满山的积雪就成了钻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水源。那时,人们用的脸盆都是搪瓷的,每天晚上舀上一盆雪,放在帐篷内,早上起来雪化成了水,在炉子上热一下就可以洗脸了。有时,晚上忘了舀雪,早上起来,急急忙忙舀上一盆雪,往炉子上一放,过了一会儿,只听噼噼啪啪一阵响,原来是搪瓷烧炸的声音。后来才明白,盛满雪的盆遇热后,盆底与雪分离,是干的。待盆烧热后,雪一融化,水滴在烧热的搪瓷上,可不就炸了么。那时被烧炸的脸盆可不只一两个。没办法,在那段日子里,洗脸、刷牙、洗头、洗衣,全靠化雪融水,雪成了我们的应急水源。甚至在最困难时,我们不得不用雪水做饭,吃了用雪水做的饭后,工人大多感到腹胀难受。毫不夸张地说,驻地附近一二百米内的积雪都被我们一盆一盆端了回来。

    在深山老林里,我们与雪结下了不解之缘,度过了那段艰苦的时光。

    雪地暴走

    2009年冬季,我们在黄陵县双龙镇的大山中,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多年不遇的大暴雪。

    那是一场早到的雪,刚进入十一月份就连续下了两场,一天之内雪便覆盖了整个大山,在野外山区施工的钻机也因此与世隔绝。那时,我们遭遇了空前的危机,生产材料,生产生活用水、用煤,以及生活用品等都严重亏缺。无奈之下,钻机只好放假。

    既然放了假,我们就必须离开工地,而在这大雪山中,要想走出去,谈何容易。就是平常,走崎岖的小路也需好几个小时,何况是大雪封山。但我们别无选择,横下心坚决地走出去。

    在茫茫的雪山中,在简易的土路上,在厚厚的积雪里,在融雪的泥水间,有一支二十多人的行进队伍,深一脚浅一脚,东一趔西一趄,一步一滑地艰难行走着。积雪和着泥水,笑语伴着脚步,队伍艰难却又快速地移动着。这不是拍电影,也不是野外拓展训练,而是一支要走出大山回家的钻探队伍。为了少走些路,早点走出雪山,我们选择了走小路,这样至少可以节省两三个小时的路程。这小路其实就是人们平常在山中踩出来的近道,大家凭着直觉,攀着树,拉着草,在看不清路的山坡上向下慢慢滑行,不时能听到大家相互提醒的声音,看到滑倒在地的身影,这也让我们体验了一把战士在大雪山中行军的滋味。那种艰辛,那种困苦,那种疲惫,一应俱全。

    就这样,大家相互照应着,说笑着,忘记了疲惫,忽略了道路的泥泞,在山坡上一步一步向山下走。终于到达山底,大家在有人家的地方稍事休息,慰劳一下肚子,又向公路上的小镇继续前进。经过近五个小时马不停蹄地雪中暴走,我们终于走出了茫茫雪山,到达了山外的小镇,可以安然回家啦!

    这种在雪山中行走的经历,是从事野外作业的地质人经常遇到的。他们是一群生存于这个时代之外的游击施工者,经历着更多的艰难险阻。愿更多的人能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了解他们的工作环境,了解他们的悲喜苦乐。

    每当冬季到来,每当看到下雪,我总会想起这些雪中留下的、抹不去的生活印记。雪用其晶莹剔透留下了最纯真的记忆,雪可融化,记忆却永久地凝固在一次次雪花飞舞中。

    Powered by 匠心 6.0.0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