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一壶倾心

    2018-01-08 10:53:0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张昱煜 (江西局二二七队)

    喜欢紫砂壶,已经很久。那时候,我如一枚丰韵的杏,如今,脸上已经有了些许暮色。但是,我的紫砂壶没有老,它们经受住了岁月的考验。

    紫砂壶,外国人称之为中国的“红色瓷器”。其实,准确地说,紫砂不是瓷,它更接近于陶器,是一种不需要上釉的陶。“栗色暗暗,如古如铁,敦庞周正。”短短十二个字,可窥紫砂的魂魄。

    说起紫砂壶,不能不说江苏宜兴丁蜀镇。这个位于太湖之滨的小镇,因为一捧泥、一窑火、一把壶而名扬海内外。

    一壶冲古意,千秋有同心。当代的制壶大师顾景舟、吕尧臣、蒋蓉等制作的壶,里面特有的精气神,蕴含着一份祈福,一份虔诚,一份禅意。一期一会,一壶一酌,一把紫砂壶,追溯着今日和昔时,也辉映着冷暖和流年。

    喜欢紫砂壶那温润的美,就如我喜欢的玉石。喜欢紫砂壶,说不出太多的理由。有时候,我把它们当作梦中的小女儿;有时候,我把它们当作压在樟木箱里的新嫁衣;有时候,我把它们当作无话不谈的闺蜜;有时候,我把它们当作甜蜜而悠长的爱情……

    念念不忘我的第一把壶!

    记得有一年,我到一个亲戚家做客,她家有一把满是茶垢的紫砂壶,那又老又旧的样子,周身满是时光的味道,我甚是喜欢。亲戚说:“喜欢就拿去吧,我家还有透明的青花瓷水壶呢,用瓷壶泡茶,看着就干净。”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收藏紫砂壶。再之后,碰到“一见倾心”的,就有想“忠贞不渝”拥有它的念头,一把把银子换成了一把把紫砂壶。

    一把好壶,好泥、佳型、绝火候,三者缺一不可。至今念念不忘与我失之交臂的那把壶。那是一把梅桩壶,纯手工制作,壶盖和壶身是极富生态情趣的残梅桩,壶腹的梅花开得格外饱满,一朵朵梅花,用堆花的手法堆上去,就好像要咧开嘴巴笑出声来。壶钮是桥形,上面有梅花的残疤,印戳上虽不是名家,但绝对是一个用心的匠人,这把壶有“笛弄三声,梅心惊破”的意蕴。

    我甚至感觉到了紫砂的一寸心,那贮满柔、淡、慢、谦、素和雅的韵味,我已经闻到了。我把它捧在手里,心里十二分的想买,可卖主一分钱也不肯少,我装作漫不经心地走开,想转一下再回来将这把壶“娶”回家。等我打了一会儿时间差再回来时,壶不见了,卖壶人也走了。那把壶,该是与我没有缘分,不然,好不容易邂逅了,怎么就到不了我家的博古架上呢!收藏,有胆、有识、有钱、有闲,还得有缘。

    一砂一世界,万物皆有道。紫砂壶是温润的化身,是暖的、静的,更是一种巧夺天工的耐心结晶。有时,我会自私地想:此工艺都由女匠人来做,该有多好!它的那种温润,通过女人的纤纤玉手,淡淡情趣,能抵达每一个爱壶人的骨子里。先生笑着反驳说:“紫砂似女人,男人最了解女人,那只有我们男人才能做出紫砂壶的神韵和内涵来。”

    一把好壶,一撮好茶,如果再配上一丛文竹,一本好书,一点柔软的时光,一个恬静的女人,一份干净的心,真是美极了。

    在我的“壶群”里,我最喜欢的一把壶是西施壶,壶身像丰满的乳房,壶把是倒耳三角,壶嘴短而粗,壶腹有远山近水,有翘角凉亭,有如梦如幻的兰草,这些元素看似简单,实则是一幅严谨而别致的画,背面是《枫桥夜泊》的诗句。壶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中有意,浑然天成。这把西施壶,诠释了女性的柔美和从容,表现了紫砂的气韵和格调,也把茶香墨韵通过一个物态载体进而升华。

    每一把紫砂壶,都是独一无二的。看着一把把紫砂壶,心头涌出一阵阵收藏的喜悦。倦鸟归深林,清泉入壶中,茶饮有仙趣,南山自在翁。这些壶陪着我,陪伴久了,就如同相濡以沫的爱人。

    那一日,孩子正在背一首古诗,他调皮地说:“妈,我对着你喜欢的南瓜壶背诗吧。”我纠正道:“不许挑肥拣瘦,无论是咱们家的龙壶、梅花壶、翠竹壶、阴阳八卦壶、花生壶、和尚壶还是生肖壶,哪一把壶都是妈妈的心尖尖。”

    久不见莲花,开始觉得牡丹美。可我对紫砂的爱,矢志不移。我要感谢我的先生一如既往“放任”我的这一爱好,感谢那些陌生而令人敬仰的匠人的鬼斧神工,感谢这个太平盛世的好年代,让我的藏品一点点地“丰盈”和“壮大”。

    都说紫砂壶是“摩掌宝爱,不啻掌珠;用之既久,外类紫玉,内如碧云”。的确如此。这一群不言不语的朋友,我闲来无事轻轻地把握在手,它们一个个似乎都有了生命,我从没有丝毫厚此薄彼。深爱,从眼睛到心底。

    茶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其实,我收藏了这么多紫砂壶,自己也只用一把壶泡龙井茶,其他的壶,如低眉的女子,静寂清芬着。

    有时我想,这紫砂壶的软泥,要经过多少日月,才能被工匠选得,才能成为浴火的凤凰,才能从遥远的地方成为我的心爱之物。它们来到我身边,摆在大厅之上,真的要相信缘分呢!春夏秋冬里,与它们同处一室,壶不说老,我的心也总是年轻着。

    一把好壶,百看不厌;一杯清茶,可沁心脾。紫砂泥是泥巴中的“翘楚”,洋溢着泥土的芳香,紫砂壶自然、质朴、雅致、恬静、清韵,一如我的性格,值得我喜爱。


    Powered by 匠心 6.0.0 ©2008-2018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