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最美的地质人

    2018-01-08 10:52:1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曹 阳 (一勘局一二九队)

    元旦前夕,大街上高高挂起了红红的灯笼,把喜气洋洋的气氛传递给每一个人,这代表着一个新的开始,代表着新的一年会有新的气象。

    记得元旦前的一天晚上,我准时拿起手机翻阅当天的新闻,看看大家在群里都聊些什么。当看到单位的小伙子发来的照片时,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沉甸甸的。即将过节,他们还驻守在一线的工地上。照片上白茫茫的一片,看得出那里下了很大的雪,钻机上还亮着灯。这时,我看了下天气预报,那里夜晚的温度已经降到零下18摄氏度了。一线钻机24小时不停歇,想到这边每天大家见面时第一句话都会说外面冷不冷时,再想想一线职工们,估计他们累得都没心思去琢磨温度是多少了。

           我一直以为一线职工住的是简易房,这样还能生个火取取暖,然而现实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好。他们住的是帐篷,一个帐篷里面有4张床,还要在帐篷里做饭。看着照片中整齐的帐篷,我不敢想象,他们在这么寒冷的冬季是如何进行室外工作的,在那个根本不暖和的帐篷里是怎么度过整整一个工期的。如果是我,坚持下来可能需要一个过程。

           钻机上,小到20岁出头的大学毕业生,大到即将退休的老师傅,他们都是这样过来的。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酸酸的。

           再看看照片上挂在钻塔顶的一床大被子,刚开始我一直以为那是某个职工想把被子放在那里晒一晒,晚上可以舒舒服服地睡觉。还记得钻机上的师傅笑话我说:“傻姑娘,谁会那么费劲地把被子搬上去晒啊。那被子是半夜换钻杆时,给上塔顶的人挡风用的。”冬天的野外,冷风刺骨。听师傅们说,有些钻杆需要换半个小时,有些需要换40分钟,塔顶比地面还要冷。

           想到这里,我通过微信问一个年轻人:“在那边还好吧?野外挺冷的,注意保暖啊!”

           “挺好的,我们都习惯了,又不是第一天在野外,没事,放心吧。”

           “过几天就要过节了,你什么时候放假休息啊?”

           “姐,还得赶工期呢,我们不放假。”

           突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了,缓了缓思绪,赶紧回了一句:“在野外一线,尤其是晚上一定要注意安全生产,这是你们在钻机上的重中之重。”

           “放心吧,一定注意。”

           简短的几句话,你能看出他们的辛苦吗?都说一线职工辛苦,都说一线职工累,仅嘴上说说、文章上写写,是理解不了他们的那种难是如何的艰难,他们的那种苦是如何的艰苦。元旦,是一个欢聚团圆的日子,一个喜气洋洋、张灯结彩的日子,一个吹着刺骨的冷风、眼睛直勾勾盯着钻杆的日子,一个窝在帐篷里端着碗啃馒头的日子。

    这就是我们地质人的元旦。无论过什么节日,他们都坚守在岗位上;无论生什么病,他们拔了针头立刻跑回工地继续工作;老婆生孩子,父母生病,他们都不能陪在家人身边。在我眼中,他们就是我心中最美的地质人。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