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十年徒步 丈量梦想

    2017-12-25 09:40:1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 赛 (总公司北京大地高科煤层气研究院)

           时间就像是永不停歇的车轮碾过每个人的生命,在人生的道路上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美好的记忆会在时光的宝盒里封存,痛苦的过往也会随着时针的转动而逐渐淡去。有些人渴望时间,有些人却憎恶时间,有些人拼命想抓住时间,也有些人只想在时间的缝隙里寻到那一丝真正的快乐。

    对于人类而言,在“时间”这样一个维度里,“十年”恐怕过于渺小,假设我们将地球存在的时间换算成二十四个小时,那么人类仅仅出场了三秒。有趣的是,哪怕正在经历着科技大爆炸的今天,人类的平均寿命也仅仅是几十年。可见,对于我们每一个生命个体来说,“十年”却又甚是宏伟。

    之所以发出这样的感慨,源于一位旅行家和他的那个关于“十年”的故事。《十年徒步中国》的主人公1963年出生于黑龙江,1998年到2008年他耗费十年时间孤身一人徒步走遍中国,行程八万公里(相当于绕赤道两圈),走访了中国五十六个民族的聚集地,打破吉尼斯徒步世界纪录,成为世界上徒步旅行距离最远的人。他最南到了西沙群岛,最北到了中俄边境黑龙江漠河县的北极村,最东到了黑龙江抚远县乌苏镇,最西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恰县境内的伊尔克什坦。他走过了川藏、滇藏、青藏、中尼、新藏及唐蕃古道六条进藏路线,历时一年走遍青藏高原,又历时一年走完新疆。在这段历程中,他磨掉了十九个脚趾甲,穿烂了五十二双鞋,背上的帐篷便是流动的家。无数次出生入死,经历十九次抢劫,身上多处受伤;遭遇过风暴、泥石流、雪崩,险些丧命;路遇巨蟒,狂奔逃生;在西藏无人区,夜遇狼群围攻,靠燃鞭炮烧衣服才狼口余生;在茫茫戈壁,干渴数天,只能喝自己的血和尿;在神农架,无物可食,生吞蛇肉充饥。十年艰辛,百味杂陈,饱受不解,当然,他也收获了无数铁血侠义的朋友,友朋遍天下。

    他,就是雷殿生,在我看来一个极不平凡的人物。读书伊始,虽是只言片语,我却立即被他的事迹深深吸引,但真正为他折服,却是随后对他徒步之前故事的了解。大家可能会轻易地认为他是一名专业的徒步旅行家,但事实上,他只有小学文化,决定开始徒步前不识地图、不懂地理,更不懂什么野外生存知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却独自完成了很多专业徒步旅行家一生都未曾完成的壮举。

    人世间的万物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巧合,空间如此,时间亦然,雷殿生也不例外。众所周知,他用了十年徒步中国,同样,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他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来准备。

           1987年,他偶然间收集到一套中国邮政发行的徐霞客邮票,便萌生了成为一名徒步旅行家的梦想。1989年,与当代旅行家余纯顺的不期而遇,更坚定了他的想法。为实现心中的理想,从1989年到1998年,他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精心准备,从锻炼身体到心理准备,从查阅相关资料到设定路线,从积累经费到整装待发。为此,他风雨无阻,每天坚持五至十公里的越野长跑;为此,他学习了大量地理、历史、民俗及野外生存知识;为此,他划破了数十张地图;为此,他做过很多买卖,并将所有财产浓缩成一张邮政储蓄银行卡;为了避免可能的炎症,他甚至去医院切除了阑尾。

           十年的徒步生涯,雷殿生独自行走在高原、山川、森林、草原和沙漠,行走在荒郊野外,行走在各种无人区甚至危险区。一路上,他被人认为是疯子、乞丐,被人误解、辱骂,甚至遭遇殴打,几次被追打到满身伤痕,几次死里逃生。在身体极度疲惫入住旅店被拒绝时,在因吃过期食品而食物中毒时,在屡屡遭受他人的讽刺、挖苦甚至辱骂、殴打时,在面对一次次死亡威胁看不到生存的希望时,他坦言也曾想过放弃,但是回首走过的路、吃过的苦、付出的努力,他一次次咬牙坚持了下来。十年里,他经历了世态炎凉、人间冷暖,但同时也看遍了大自然的神奇和美丽,领略到人世间的纯粹和美好。

    现在,反观自己,不禁想问,如果给我们二十年,我们又会选择怎样度过呢?我们是否愿意为了自己的理想坚持奋斗,甚至为此而静下心来默默地沉淀和准备呢?

    梦想是种奢侈的东西,每个人都拥有它,却鲜有人能实现它。迈出梦想的第一步很难,坚持梦想更难。我们总是虎头蛇尾,在身心疲惫不堪或遭受巨大挫折打击时选择逃避;我们总是好高骛远,一开始设定了太高的目标,但浮躁又将我们轻易击溃。

    读完这本书,我最大的感触是,希望今后的自己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可以试着不再焦躁,不再急功近利,不再急于求成,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迈向那个虽然奢侈却也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6.0.0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