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新疆的日与夜

    2017-10-23 10:50:1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赵春永 (江苏局勘查院)  

    2014年秋天,我有幸前往辽阔的新疆戈壁,那是一段珍贵的记忆。

           接到通知抽调我到新疆项目协助工作的时候,我还在安徽淮南项目工地,因时间紧迫,我火速赶回南京,简单收拾行李后就出发了。说是简单的行李,但因不确定返程时间,媳妇连过冬的大衣、羽绒服都给备上了,两个行李箱装得满满的。

           生平第一次去到祖国大西北地区,很是激动,下了飞机已是深夜,被掩盖在夜幕之下的乌鲁木齐面目模糊。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我便匆匆赶往工地。第一次与这座城市相遇竟没有机会看到它的真容,心中不免感到遗憾。

           我是随车去的,司机是甲方派来的陕西汉子,为人朴实、随和,也许是不大熟悉的原因,一路上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交谈。路上,我沉浸在无边的景色里,连绵的天山山脉,荒无人烟的戈壁,远离了喧嚣,远离了世俗,心情也平静下来。等到天色暗淡下来,我才意识到我们已经开车走了一天。汽车继续前行,行驶了3个多小时后,工地细微的灯光出现在了不远处,满身疲惫的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顾不上收拾,简单吃了几口工地上的剩饭我们就躺下休息了。

           清晨,天露微光,我们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抽水,对我来说轻车熟路,一个钻孔接一个钻孔抽水,工作紧张而忙碌,完全不用担心在这茫茫戈壁中会感到无聊。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里变幻莫测的天气。风和日丽的时候,抬头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天空清澈湛蓝,阳光透过云朵照下来,让人心旷神怡。不过它一旦发起怒来,就连我们住的简易房都会“发抖”。戈壁滩风大,基本上三天一小风,五天一大风,刮起来遮天蔽日,天地间一片苍黄,躲在宿舍里都能听到风的嘶吼。每次刮风,早晨醒来,桌子上都是一层细沙土。工作一天下来,晚上去洗澡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沙粒在头发里滚动,用水冲洗,继而滑落到脸上。同事打趣说,吹一场风都能让人重二两。

           老同事对我讲,过去没有板房时大家都住在帐篷里,狂风大作的时候,帐篷和里面的物品都被吹着跑,现在我们住在板房里也算是幸福的了。

           在工地吃饭也是个大问题,幸运的是工地附近开了一家小商店,大家可以买点零食解解馋。后期群孔抽水工地还来了一名陕西同事,经常给我们做他们当地的面食,这难得的改善伙食的机会对于我们这些奔波在外的地质人来说异常珍贵。

           到了最后的群孔抽水工作已经是11月份了,抽出的冒着热气的水滴落在地上过不了多久就结成了冰,狂风夹杂着风沙、雪粒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风也直往衣服里钻,我终于领略了所谓的西北苦寒。顶着这种恶劣天气,带着手套的双手都会被冻麻,麻了就搓一搓接着记录,冷了就跺一跺脚。就这样,我们每天坚持干到夜里12点,还要拿着手电在主孔与观测孔间穿梭记录。抽水完成后又面临资料提交,时间紧、任务重,为了按时完成工作,那段时间我每天加班到凌晨两三点钟,睡4个小时左右,累了困了喝红牛,记得最困的时候眼神都迷离了。面对一堆数字不断出错时,我真想用手敲醒自己,为此头发也掉了不少……

           这样的经历在工作生涯里不算少,面对繁重的工作压力、恶劣的天气,说不苦不累是骗人的,然而当任务完成的那一刻,如释重负的感觉也是无比幸福和满足的。我想,地质工作者不怕苦、不怕累,排除万难、渡过难关的精神就是经过这样无数个奋斗的日夜锻炼出来的吧。

           任务完成了,我也踏上了返程的火车。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我在心里默念,再见吧,乌鲁木齐,下次一定好好看看你!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6.0.0 ©2008-2018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