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地质人的交响乐

    2017-09-11 10:10:37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李俊桃 (山西局一一五院)  

    在连续高温的酷热暑天里,也是闷闷的,不再清爽宜人。虽没有清晨鸟儿欢快的叫声,却在不远的工程处院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咣当声,工人师傅们又开始了我称之为的“打铁”工作。

           工程处院里放了很多钻机机器,9米多长的钻杆将近30根,占据了院子的“半个天下”,5米多见方的几台机器也是“平分秋色”。王师傅在所剩不大的院子里靠近办公室的地方种植了一席花果蔬菜,这些植物茂密鲜绿,尤其是葫芦藤,简直是为我们的办公室搭起了一条凉爽的绿色通道,这使得院子不再只有棱角分明且坚硬的铁,反而与之交相辉映、生机勃勃。同时因为绿色藤蔓的“照顾”,我们简易房的办公室也没有了夏日的闷热。

           上午,炎热的大太阳一点不偷懒地炙烤着大地,尽管工人师傅们戴了遮阳凉帽,但脸庞还是被晒得黝黑黝黑。工人师傅们的“打铁”工作,其实是为了维护保养钻机,在钻杆检修换接头的时候,打击钻杆使接口松动,钻机临时休整时都要认真检修以确保下次顺利安全开钻。修理这些“庞大”的机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于师傅一直围着机器转,趴在机器上,拧动扳手,由于使劲,所以时不时咧开嘴,为了拆卸故障配件,有时要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李师傅也在忙着,当他抡起大锤砸向坚硬的钻杆以松动接口,尖锐响亮的铁击声响彻整个院子。大约隔十分钟就换另一个人继续砸,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搭着一块毛巾,擦拭不停淌下来的汗水,背心早已被浸透,几个人干脆光了膀子,任由汗水肆意流着。天越来越热,温度一直飙升到了40℃,工人师傅们偶尔停下来歇歇,喝口水再继续干活儿。

           看着工人师傅们忙碌的身影,瞬间唤醒了我去野外钻机施工场地的记忆。六月份的一天,我随车一起到钻机施工场地,场地在半山处。这是一座光秃秃的山,只有几排还是幼苗的小树,在炎炎烈日下,也耷拉着小脑袋,没有了精神。旁边搭了两个帐篷,在帐篷里的土地上支了床,床的角落里放着几件换洗的衣服,头顶拉一条绳子,挂着他们每人的毛巾,这便是工人师傅们休息的地方。我们走进帐篷,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看似阴凉的帐篷比中午时分的外面还要热,短短几分钟我便出了一身汗,背心紧紧贴在身上,透不过气来。虽然居住条件十分简陋,甚至还有各种虫子爬来爬去,但是床上的床单洗得很干净,顿时使人清凉了许多。

           野外一线钻机的工人师傅们都是这样,因工作需要,很久才能回家一次,他们在帐篷这个“家”里度过了一年的大部分时间。夏天闷热,总是等天凉下来很晚才能入睡,他们许多人趁午休时间会就近找阴凉地儿坐一会儿,或者干脆在土地上躺一会儿;若是到了冬天,帐篷里又很冷,只能生个地炉子来取暖。王师傅说:“冬天好过夏天,夏天没有阴凉就没有藏身的地方。冬天冷,但是生了地炉子就可以取暖。”尽管如此,工人师傅们忙碌的身影却是矫健的,他们的脸庞虽被晒得黝黑泛红,但是精神依旧饱满,空旷的野地里,因为有了他们爽朗的笑声、交谈声而增添了些许人气。在如此恶劣的工作环境中,他们没有怨言,没有退缩,只有沉淀在骨子里的历练和坚毅。

           “咣当咣当……”院子里响亮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我知道眼前和回忆都将是我今后人生中的宝藏,工人师傅们勤恳俯身、不抱怨不退缩的工作精神给初上班的我以深深的鞭策。仔细看去,他们忙碌的身影、院子里红褐色的机器与办公室前翠绿的植物构成了一幅绚丽多彩的生动图画,那咣当咣当地的击打也不再那么尖锐,在我的心里,反而奏成了一曲动听的关于地质工作者的交响乐。


    Powered by 匠心 5.3.17 ©2008-2017 www.xino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