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记忆中的村庄

    2020-07-18 00:02:1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胡 静 (江苏局物测队) 

    你们走了多久,那个村庄我便缺席了多久。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泪水早已打湿了枕巾。心痛的感觉犹在,可惜只是个梦。

    我想要有你们的世界,有你们的那个村庄。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我和妹妹们在家“胡作非为”,而你们只是宠爱地看着我们。我披上床单扮作“超人”,妹妹拖着凉席跑到树底下,享受那里的阴凉。小时候的我们不怕毛毛虫,上树抓知了、打枣子,满村庄地乱跑,村子的角角落落我们都跑遍了。或者跑到你们聚会的地方,缠着要两角钱买两袋“唐僧肉”,就一哄而散。

    小时候的我们欢乐多,捉些蚯蚓,自制鱼竿去钓鱼。哪怕钓上来的鱼只有一寸长,我们也超开心,要知道我们的简易鱼竿才有一米长。我们还会三五成群去钓龙虾,一个夏天晒得乌黑,但每次都能收获满满一桶龙虾。在你们的帮助下,它们最终被我们吃干抹净。

    小时候从没有烦恼,也不知何为烦恼。除了在家里“造反”会被你们唠叨两句外,再无其他。因为我们知道,你们从不怪我们,打心里喜欢我们。你们喜欢听戏,墙面上贴的是87版《红楼梦》的林黛玉剧照;喜欢给我们讲故事,专门讲些妖魔鬼怪的故事吓唬我们,然后看着我们受惊吓的小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

    跟着你们的那六年,是我最幸福的回忆。没有粗茶淡饭的概念,哪怕只是简单的玉米稀饭和老咸菜,配上你们做的手工大饼,都是最可口的美味。

    那几年,你们陆续离去,我难以接受,哭成泪人。不是答应我都要长命百岁的吗?从那以后,幸福的村庄变成了不敢触及的村庄,始终未曾再踏进一步。我想让它停留在我的记忆里,而不是人去屋空的沮丧感;我想让它继续保留原样,那墙上的剧照,屋前的水井,因为它们在,记忆就在。

    梦境再次提醒了我,这些年刻意地遗忘,是该去看看了,看看故人,看看那个记忆中的村庄……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