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古都寻遗乡思曲

    2020-06-10 23:39:2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张利波  (黑龙江局一〇八队)

    古城、古镇、古村是我慢行的偏好,每到一个城市旅行,我都喜欢循着古迹走一走,逛来逛去的“履”痕中也烙下了些许难忘的慢时光印记,在与历史遗存的对话中,打破了时空的阻隔。与遥远的岁月相逢,与远逝的人物携手,与经典的诗词对视,与浓重的乡情遇见,如今心湖上汩汩泛起的还是那些陈年旧忆。

    洛水畔,春走明堂,轻诵一首唐“诗”

    烟花三月赶赴古都洛阳探寻历史的遗迹,会让很多人沉迷。我不热衷于那些热门的打卡景点,只愿慢慢地在行走中有所遇见。走进隋唐洛阳城国家遗址公园,去观瞻唐代的盛世繁华。隋唐洛阳城分为宫城、皇城、外郭城、上阳宫等,这里主要开放的景点有明堂遗址、天堂遗址、九洲池遗址、中心柱遗址坑等,但若要真正了解唐代的文化,还得走进神都明堂展厅。展厅一层围绕中心柱遗迹,分别是沿革厅、大享厅、政绩厅、文化厅、城建厅、影视厅、规划厅。走进沿革厅,正前方映入眼帘的是李白的《明堂赋》,赞美了这座唐代最为恢弘壮丽的建筑,明堂在当时是皇权的核心。在这里触碰着光阴留下的断壁残垣,时常会有穿梭在漫长时光隧道里的感觉。在一种古旧气息萦绕的氛围里,这些可供鉴赏的古意,使我带着思绪不觉想起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三月的洛阳,春风荡漾。洛水畔,天津桥边酒家眠,夜深深不觉寒,披衣衫,落在杯盏里的星光,被他一饮而尽。折柳曲已终,绵绵不尽那春风,汩汩流淌思归情,明堂空余古今无影踪。

    汴河湾,夏登繁塔,长吟一阕宋“词”

    繁花六月走进开封,本是赴一场《清明上河图》之约,抵达之后却慵懒地行走。一出火车站,没走多远,不经意间邂逅了开封现存最古老的建筑之一——繁塔。史载这座塔在宋代曾是80余米高的六角九层塔,“繁台春色”是著名的汴京八景之一。塔内镶嵌有各种碑刻200余方,完整保存下来的碑刻多产生于宋代,其中宋代书法家洛阳人赵安仁所写的“三经”最为著名。如今的繁塔内外虽显颓态,但仍隐隐透出当年的奢华。登上塔顶的平台,极目远眺,想到北宋诗人苏舜钦所写的“俄思一失足,立见糜体躯”,极言繁塔之险峻一句。岁月悠长,这些可供欣赏的古意,虽已不光鲜,却自有其朴实与厚重。若忽略其表面的斑驳和沧桑,蕴含其中的都是一些触手可及的时代风情。徜徉其中,不觉想起北宋周邦彦的词《苏幕遮·燎沉香》。原词“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这是周邦彦因献《汴都赋》被宋神宗赏识而留在汴京做官时的思念家乡之作。焚香消暑欲清凉,怎奈鸟鸣呼晴朗,水清荷举怅相望,梦回江南见渔郎,小楫摇动轻舟荡,水面清圆非故乡,六月汴京荷轻漾,实为写荷之绝唱。

    瘦溪岸,秋行古道,浅唱一首元“曲”

    飞花九月踏访北京市门头沟区的京西古道。踏上位于王平镇韭园村附近的王平古道,游人比想象中要多,后得知这是京西古道多条遗迹中交通比较便捷的一条,因而寻遗休闲者最多。慢行在古道上,于脚底一寸寸地丈量时光,那份滞留于隔世的气息直抵心脾。脚踩着那已千百年的蹄印蹄窝前行,沿路看到蹄窝遗存、马致远故居、关帝庙、三义庙、各种碑志刻石、关城、碉楼,还有囚禁宋代徽、钦二宗的大寨。到了石佛岭路段发现古道蹄窝更加密集、清晰,也更有沧桑之感。古道上的尘沙、驼铃、瘦马早已成为过往,只有西风依旧在,谁念西风独自凉,时而让人感觉到寒意。驻足马致远故居,不觉想到了元曲《天净沙·秋思》,这首小令仅用“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28个字就绘制出一幅可感可触的秋郊夕照图,写出了马致远羁旅流寓在此的孤独寂寞和思乡之苦,隐隐流露出当年他在京都仕途求索不得意时的感怀。他用这些意象把自己不懈追求功名却一无所获的故事演绎出来。在这繁华的京西古道上,他找不到最后一块青石板垫脚,抵达梦想的路径就此掐断,只好跟着炊烟走,沿着溪流,沐着夕阳,滤掉了希望,徒留下苍白,慢悠悠地牵着瘦马踱在古道上,不疾不徐,留下清音在布满蹄痕的石路上回响。

    每一次在古都寻遗迹,那静静沉淀出的种种沧桑感波澜不惊地呈现在我的视野里。行走其间,所有的景物缓慢地后退,仿佛是一部慢慢回放的老电影。那些依次出场、退场的人和物的片段都成为现实投射,一些被记忆剪碎的旧事也会在不经意间连缀,让我可以目不斜视地穿行于浮生流年,踱出别样的方步,慢悠悠且悄无声息地穿行其间,体味着那些散溢着乡愁的芬芳,直抵灵魂永驻的故乡。

    古明堂,古塔殇,古道肠,还有那古诗行,到底成为谁的白月光!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