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往后余生 有你足矣

    2020-06-03 22:16:1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赵珮如 (一勘局光华公司)

    亲爱的老公:

    前几天翻了翻我们曾经的聊天记录,那时我们刚结婚不久 ,你每次出差离家前给我的叮嘱,不过是些“出门记得带钥匙”“又不能陪你过生日了”“今年的情人节我也不能陪你了”之类的琐碎话语,时隔多年,再看倍感温馨。

    知道你是学地质的,经常出野外工作,我很理解,因为我的父亲同样是地质专业出身,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他常常出差。所以我选择像我的母亲一样,理解你、包容你。结婚以后,我们一直都是聚少离多。在我怀孕待产时,儿子深夜高烧时,我生病卧床还有痛失至亲时,无数个孤苦无助、渴盼有你在身边的夜晚,你也仅能靠一个电话来安慰我。直到我在电话这头无助地哭着对你说:“你快回来,我妈妈要永远地离开我们了……”电话那头的你或许被我吓到了吧?你立刻做好工作交接,连夜赶回来陪我。你辛苦地忙活了几个日夜,我都看在眼里,其实我很满足了。因为我知道彼时,你或许应当在山西、在山东、在陕西、在内蒙古、在新疆等地风里来雨里去,或是在冰天雪地、崇山峻岭、戈壁沙滩中穿行,或是经受着风沙洗礼、烈日炙烤。

          你的运动鞋和袜子磨破了一双又一双,脚上都起泡出茧了也不在乎。你常说:男儿志在千里,足下这点算啥!曾经总是责怪你穿鞋子那么费、那么脏,帮你洗袜子时也总是抱怨你袜子上的一个又一个洞,但想到你在野外工作中的辛苦,我又怎么忍心对你有丝毫埋怨?只盼你在外一切安好!

    都说北方女孩能干彪悍,大大咧咧,只有你看到我是怎样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磨炼成随时撸起袖子提米扛油抱快递的女汉子。家里的灯泡坏了,我便自己踩凳子上关掉电闸,又踩着椅子踮起脚尖去更换;窗帘、衣架、木门坏了,我拿起锤子、螺丝刀便开始敲敲打打。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我只有自己可以依靠,除了逼自己一天天变得强大以外别无选择。生活就是这样,它不会给我们叫苦和埋怨的时间,而我们都要学会长大。现在你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会变得很懒。我常常撒娇开玩笑地说:“因为有你在,我从来不麻烦我自己呀!”你可知每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有多高兴、多满足。

    我在家感受到生活的不易,而长年工作在外又何尝不是你心头无法消解的愁。每次出差离家,我知道你有多不舍。我替你收拾临行衣物,不言不语,怕你在外冻着饿着,便默默地在行李箱里尽可能地塞满厚衣服和零食。但你临走检查行李时却统统拿了出来,只带上换洗的简装。你总是不在乎地说:“这就是哥的工作,哥很重要!岗位上没有我不行!我得赶紧过去……”而我早已习惯了你的离开。每天晚上一个电话或者一次视频藏着你对家太多的牵挂,宝宝出生后你仅仅陪伴我们十几天就走了。每逢过节回到家,宝宝见到你的第一句话一定是:“爸爸,你回来了!你是不是不走了?”“爸爸你什么时候走?”“爸爸,我不想让你走”……你不能陪伴宝宝一天天长大,心中该有多少遗憾啊。“爸爸,你再不陪我玩,我就要长大了!”你满怀愧疚,长年奋斗在野外一线无法照顾家庭,你说你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称职的爸爸,但面对党旗,你可以无比自豪,因为你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再忆起我们刚认识之时,为响应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第一勘探局“走出去”战略,你打了一个电话便只身去开拓蒙古国市场。你跟我说蒙古国施工环境较差,语言不通交流困难。虽然山川辽阔,但住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上,灌木、毒虫很多。有一天,你晚上回去,看到当地人站在毡房外不敢进去,你进去一看便发现一个火柴盒大的毛茸茸的黑蜘蛛趴在毡顶上。当地人叫它“黑寡妇”,可以一口咬死一头牛。每天晚上睡觉,你都要在床边洒上一圈水,防止毒虫。你当时拍照片发给我看,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危险和死亡离你那么近。你还说蒙古国天气变化快,之前还出着太阳,一片云彩过来就下起了冰雹,晚上若下一场雨,床边就成了小河。你们每天早上四点半就出发,天上挂星星了才回来,岩石样、土样在身上一背就是一天。早晚冷得裹棉被都扛不住,中午却热得连穿背心都满身汗……翻着你的旧照片慢慢回忆,我想对你说:老公,你辛苦了!

    时光荏苒,七年已过,没有奢华的片段,只有再平凡不过的温馨。我们共同携手走过了七年,看似闲庭信步,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奔跑,为了各自的梦想,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今生能够与你同行,何其有幸,往后余生,愿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再啰唆一句吧,别嫌我烦:一个人在外,尽量规律作息,少抽烟喝酒,别忘记家中有人牵挂!

    你永远的胖媳妇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