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在唐诗里小憩

    2020-05-27 23:10:1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茹喜斌

    我喜欢唐诗,喜欢它意气风发的风采、博大空明的意境。喜欢唐诗,就像长途跋涉之后于湖光山色里小憩一样,让我劳累之心顿消,瞬感轻松。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如果能与唐诗为伴,就拥有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

          每当身心困倦的时候,我就会一遍又一遍地吟诵那些山岳一样的诗句,那些流水一样的诗句,那些花朵一样的诗句。“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吹衣”“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有时我会吟得如痴如醉、神采飞扬,有时又会诵得泪色涟涟、感伤无限。

          唐诗是一座灵魂的宫殿。当痛感人生的无奈时,我就会敲门而入,面壁朝圣。我渴望以它的清纯洗净我身上的污垢,以它的深刻剥离我的浅薄。我渴望它能给我一双轻盈的翅膀,让我在“明月松间”的幽静里飞翔,让我在“清泉石上”的晶莹里飞翔,让我在“独坐幽篁”的淡泊中飞翔,让我在“弹琴复长啸”的豪放里飞翔……这一切是多么激情澎湃而又平和自然,多么清新灿烂而又缤纷美丽。沉静其中,我无需去屈就、迎合什么。那种快乐能让我回归于清醒也践行于真实。

          我喜欢唐诗,喜欢它醉人的意味。“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漫步诗里行间,我会遥想当年的袂舞笙歌、痴爱深情。一个朝代的兴衰,一段恋情的缠绵,触动我的情怀、拨动我的心弦。我惊异于唐代诗人书写历史沧桑与儿女情长时那种共有的凄婉与美丽,就像花香浸过的雨声,悄然洒进我的心野,也走进我的梦乡。这使我喜欢在雨天读诗,而那种“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宁静,那种“天街小雨润如酥”的温润,总让我沉浸在追怀人生旧事的意境里,亦远离浮躁的世事,而拥有一片清亮的天地。

          在唐诗里小憩,是一种休闲,更是一种修炼。诗中的哲理和智慧,诗中的激情和神韵,诗中的笑意和泪水,不仅蕴藏着阔宇天地的大美,也蕴藏着永恒不灭的力量。“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州”……诵之品之,就有了激情的迸发、智慧的集合,就有了浪漫的畅想、力量的凝聚,就有了一种灵魂的光芒,让我多了一份自信和昂扬。

          我时常揣测唐代诗人的神色,是捻须而吟,还是仰天长啸?是怅然浅唱,还是黯然沉思?当我想象着那倾心而歌的动情时,我的耳畔就有了滟滟的千里水波,绵绵的青山鸟鸣……而双目如诗、心翼如画,也向往如诗如画的人生了。

          我无法说清这种情怀,只能说唐诗让我变得宁静而又浪漫,也让我有了一种古典的忧伤。“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我可以在诗中哭泣,也可以在诗中欢笑,还可以在诗中散步,亦可以在诗中沉思。我可以没有金钱和权力,但一定要有唐诗。我无法拒绝它经典的优雅和辉煌,我需要呼吸它芬芳的气息,我需要它抚慰我的心灵……

          我在唐诗里小憩,就像一片废墟被一支蜡烛在瞬间里照得透亮,那是我渴望的诗一样空灵的生命。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