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伊犁施工记

    2020-05-20 20:18:1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亓增刚  (一勘局勘查院)

    2009年9月,作为第一勘探局首批进入新疆施工队伍中的一员,我有幸参与了伊犁铀矿生产试验井项目。

    项目地处西天山支脉乌孙山北麓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伊犁河支流像一条飘舞的白纱巾横亘整个施工区。9月的伊犁河谷,太阳高照,天空深邃,白云朵朵,在内地很难欣赏到如此蔚蓝的天。如果说清莹透彻的蓝天如同潺潺清泉,那白云就如同一潭清泉里游荡的鱼。远处高耸的青山顶着蓝天,些许白云萦绕着山腰,黄绿色起伏的牧场铺盖着山坡,层次分明、错落有致,犹如人间仙境。

    但你一定不要低估平静中暗藏的汹涌波涛。刚入住工地的简陋帐篷时,我们就领略了伊犁河谷“好客”的风和雨。半夜时分,工地尚未施工,万籁俱寂,空气中弥漫着草原独特的清香,劳累了一天的工人正睡得香甜。这时,先是一阵簌簌微风,好像还带着点羞涩,蹑手蹑脚,风里夹杂着的散碎雨滴轻轻抚摸着帐篷顶,若隐若现。突然,风不知怎的一下子被激怒了,雨也急骤起来,狂风像一头脱了缰的斗牛,咆哮着一遍又一遍地撞击着我们的帐篷,将几片没有固定好的帐篷从底部掀开了口,卷起一阵灰尘,雨也毫不客气地泼了进来。

          此时,大家睡意全无,“抓牢拉绳”“快往这里填土”……呼喊声、铁锹的碰撞声和风雨声混合到一起,一场阵地争夺战打响了。一个回合、两个回合……经过两个小时的抗争,风雨突然停止了袭击,它们撤退得如此迅速,让人意想不到。帐篷虽没有倒下,但也是歪歪扭扭、一片狼藉,大家更是“饱餐”了伊犁河谷的泥沙。此刻,东方已悄悄泛起了鱼肚白,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有了这次经历,我们学会了如何加固帐篷抵御风沙。在随后几次的大风雨中,我们的帐篷再也没被掀开过。

    昼夜温差大也是这里的一个特点。9月,白天我们只需穿件单裤、短袖衫,就算是这样,井场的弟兄们还是汗流浃背,要不是为了展现地勘儿郎的整齐划一,真想赤膊大干一场。临近傍晚,气温逐渐降低,到了晚上,再看忙碌在钻机平台上的弟兄们,棉衣棉裤已齐上身,仿佛一下子进入了严冬。

    10月底的伊犁寒意十足,一夜过后,远处高一点的山上已白雪皑皑。听当地人讲,雪会慢慢从高山“走”下来,从蓝白色的青石山到低点的长满苍松的山,再到起伏不定的遍地都是枯黄牧草的坡地,一直“走”到我们搭建在坡下的钻机塔基边。

    两个多月的施工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只是伊犁河谷迷人的自然风光、无尽草原散发的清醇芳香,更是勇于奉献的地勘男儿适应恶劣环境、突破自我的震撼。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