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书卷里的春天

    2020-04-25 22:14:3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茹喜斌

    春日,与书卷里的春天相伴,最是快事。

          这书多是旧书。如案上的《唐诗选注》《宋词三百首》《古代散文选》……书页已经发黄且有破损,满是陈年的气息,但文字却灵秀清丽,如草木新芽。“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东风忽起垂杨舞,更作荷心万点声”。这般灵动的春天,就生长在平平仄仄的古韵里。读之,令我心旌摇曳、情思葱葱,仿佛穿越了历史的烟雨日月,与诗人一同披一身蓑衣,荡一叶扁舟,或伫桃花潭边,或观春雨梨花……我的心野上也生出漫漫的春色。

          读书最宜春夜。月明风清时,一盏台灯,一杯绿茶,任那银白微黄的月色泻进窗棂,轻叩我的心扉,这是怎样温润芳香的春夜呢?

          这书是我的旧知,是我牵手的情人,自然与我一同且听风声,也吟起那“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或是“满城春色宫墙柳”的词句来,这又是怎样的春色、春意、春情、春爱呢?书卷里的春天,让我的尘世日月如此多情、如此清纯、如此温暖,虽无缘千年前的春花秋月,却也是“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的红艳,即使困意袭来,那也是枕书而梦,梦有春花了。

          春天,万物勃发的季节。我要像树木一样葱翠,像绿草一样无涯,像小溪一样清澈。我要生长,要结出丰硕的果实。“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如此的春风十里,如此的江清日丽,如此的云轻花艳,让我心生倾慕,爱也盈溢;让我心灵的翅膀扑棱棱飞动,如同我梦中花开的声音,如同我盼着秋实累累的渴望。

          捧卷在手,这些旧书在我眼前生动起来。千年前的春天,仿佛在我眼前行走起来。曾经的烦恼和伤感、坎坷和悲伤,都在这春色里融化了、消失了。我行走在暖暖的春风里,情浓了、爱真了。此刻,抚摸着一本本旧书,它们依然保持着初时的温度,依然拥抱着我的痴爱。书卷里的春天于我不离不弃,一朝相遇,便成了白首终老的伴侣。

          我的许多书就放在窗台上、枕头边、沙发上,随处可见,随手可翻。它让我心有春风,思有丽彩,满怀风月。即使在雪天,只要读几句春天的文字,心中就会有柳絮轻扬、春云舒卷,就会有早莺争暖、新燕啄泥,更有着“雪消门外千山绿”的兴奋和激动……

          想起丰子恺的一段文字:“春的景象,只有乍寒、乍暖、忽晴、忽雨是实际而明确的。此外虽有春的美景,但都隐约模糊,要仔细探寻,才可依稀仿佛地见到。这就是所谓‘寻春’罢?”春在细微处,春在朦胧中,春在发现美的眼睛里,更在热爱生活的心灵里,在你追求人生的路上。我们都以为花是春的作品,其实春工不在花枝,而在于草。看花的能有几人?草则广泛地生长在大地的表面,普遍很受大众欣赏。

          书中春天,有着花草树木、人间情暖,有着清风暖阳、流水烟云。我愿和它相拥相亲,聆听它的吟诵,陶醉于它的哲思慧语。让我陶醉的春天,就藏在这些书卷里。

          我想做一只小鸟栖在这春天的花枝上,我想做一朵彩云飘在春天的长空里,我想做一眼清泉叮咚在春天的黎明和月夜里……我想让我的生命中永远都有春天的色彩,甚至在我告别世间时,都枕着一卷书中的春天……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