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心中的窗

    2020-04-21 20:26:3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 晰 (航测局)

          最近,夜晚的风总是吹着“口哨”钻进房门,但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寒意,带着几分暖意徐徐进入,好似一下子从一个拼命摇晃大门的鲁莽少年蜕变成一个温文尔雅的俊雅公子。这应该就是春天的脚步吧!

          立春一过,愈加可见村庄里的春意。晨起闲走在田间、村道中,耳畔都有时隐时现的鸟鸣声,草木抽新芽,野花开得渐繁,风拂过脸也不再是针扎似的疼。应是春风知我意,使我心欢喜。因在村落久居,便有了遁形红尘的有趣想法,亦有长觉此身似隐者,幽幽独往来的现实生活。海子说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应该是这样吧。

          这个春天, 在家的时间比往年都要长。雨天听雨,看书,欣赏雨滴搏击大地的水花;晴天早起到田里去看泛绿的大地、发芽的树木,闻一闻扑鼻而来的泥土气息。暮时看日落,静待黎明的到来,与小屋融为一体。说到小屋我很激动,因为它已经与我一同成长三年,陪我一起沐浴过阳光,也给我阻挡过寒风;陪我一起聆听过雨声、在布满繁星的夜空下数过星星,也见过我落下无助泪滴。

          随着天气的转暖,村里的人会更早去往田里干农活。乡下人的一生离不开几亩薄田,几畦菜地。像这般守着田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在小村里安置余生,对他们来说,应是一件幸事。免了在外的飘零、孤独、担心,人生的广度虽有限,但他们眼中的人世简净素朴会多一些。

          有些人在外行走多年,却终难得一闲,让身心回归自然,一切变得简单。人总会不安于现状,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拼搏进取中,又会羡慕别人的人生。亦在诸多矛盾中,折中调和,求同存异,最后也未必能实现那小小心愿。些许道理,看懂无需说破,些许世味,明白但不多深染。来人间一趟,坚守自己人生快乐的信仰和时刻清零的决心即可。

          在村里生活久了,像是生了根般,慢慢地喜欢上了村落,也开始感受大自然带来的美好。归园田居,对着一壶茶,一轮月,一片云,一亩田,幸甚至哉。我甚至也想过守着一方小院,养花种菜慢慢变老。还想过开间客栈,收留往来旅人,听听他们的故事。

          这些说来不过都是心中的一隅桃花源,此间可望而难及。而今也更想趁着年轻,多看看祖国的大好山河。待到哪天真能做个归者,得一方安身之地,日子将是如何且尚未知,但至少看过万千风景的心会安分更多。

          离开校园,告别故乡,已有数载。真应了那句话,“一别故乡经几年,去处迢迢尽天涯”。此心有长居者,仍为暮落小村,炊烟人家,旧时学堂,青青田园。一晃十几年,于这几者穿梭来回的记忆重新拼凑起来却仅是一首歌的时间。恨,时光太快,记忆存储不多;恨,流年已逝,寸功未立;喜,时间自由,与书为伴;喜,贫困即将宣告结束,小康即将到来,作为“最后一公里”的见证者,我参与其中。

          听一首歌的时间,村子还是当年那个暮色小村,故事中的人已长大。朝夕须臾间,岁月已无回路,又是行将离也,岔路口走向何方不得而知,但待到再归时,相逢一笑如故友。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