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无人区 地质青年与两只熊的邂逅

    2020-04-18 09:52:26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张海霞 (青海局)

          每每看到奋战在野外一线的地质工作者们那一张张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的脸庞,我就在想,他们年年岁岁与雪域高原、深山戈壁为伴,在这背后不知发生过多少危险、辛酸、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9年的冬天,在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上,我含着泪听完了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

          那是2010年的4月,青藏高原的大地还未彻底苏醒,春与冬交替掌管着天气,海拔高一点的地区依旧冷风呼啸,白雪皑皑。青海煤勘人还没来得及换上春装,就打包好行囊,奔赴野外一线。

          故事的主人公耿庆明那个时候刚刚20岁出头,在青海煤炭地质局一〇五队还属于一名新兵。十年前的木里雪山还是“搓板路”,冰雪消融的季节,行路很困难。他和另外两个同事历经千辛万苦才把一车野外工作需要的物资拉到目的地。不巧的是,两个同事很快就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所以不得不返回西宁。

          更不幸的是几天后一场大雪封了路,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寂寥的大山,孤零零的帐篷,耿庆明一个人坚守了半个多月。

          我不知道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大山里熬过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是怎样的一种体会,但是我知道这里稀薄的空气、单调的色彩,怒吼的风声已经让我头痛、眩晕,在这艰苦的地方能熬过一个晚上就算很厉害了。

          耿庆明说:“在木里13年,最难熬的就是那半个月。孤单、害怕,每天晚上都不敢睡觉……”说起这些时,他极力克制着情绪,但声音忍不住地有些颤抖。

          “我每天晚上躺在帐篷里,听着呼啸的风声,盯着外面的拖拉机发愁。发电需要手摇启动拖拉机,十分耗费体力,那个时候还没有其他诀窍,总是发动不起来。只能休息10分钟,再去摇一次,所以每天晚上都精疲力尽。”

          “有一天晚上,我正对着夜空发呆,忽然听到了异样的声音,定睛一看,一只熊就在帐篷门口踱步。”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害怕极了。要是熊进了帐篷,我就成了它的美餐。这个地方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我不敢大声呼吸,将所有能够反击的工具都放在手边,脑海中幻想着要是熊进了帐篷我该怎样与它搏斗。”

          “转念一想,我应该去把厨房那个帐篷的门关得再严实一些,要是熊把食物都吃掉了,我没有口粮了可怎么办。”

          “观察了好长时间,都不见熊的踪影,于是,我轻轻推开厨房外的帐篷门,发现熊正在厨房吃羊肉。”

          “我急忙退回到帐篷里,腿都在发软。那一夜我一眼未合,感觉自己站在生死的边缘,无力、无助。”

          “熊来来回回在帐篷外徘徊了3次。第二天早晨视线清楚了,我才发现原来是两只熊,一大一小,蹲在帐篷不远处。”

          “它们吃了帐篷里的羊肉,还背走一袋面粉。好在我有幸熊口脱险。”

          “等两只熊走了,我一路奔跑着,去了几公里外的一个钻机。机长给了我一个馒头,一包咸菜,那是我至今都不会忘记的一顿饭……”

          “后来的几天,钻机上的同事只能每天走很远的路来陪我过夜。因为工地上的物资必须有人看着。”

          “当木里的路终于通了,同伴们再次回来的时候,我喜极而泣,像个孩子一样偷偷抹眼泪。”

          或许只有真真切切地经历了这些,才能体会到当时的危险和恐惧。地质工作者的艰辛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但是他们的勇敢和坚毅应该被记得。

          经过十几年的磨砺和成长,耿庆明已经成为一名业务骨干,并且获得了青海省先进工作者、野外青年地质贡献奖——金罗盘奖、优秀共产党员等各种荣誉。

          不了解他的人也许会好奇:耿庆明真的那么优秀吗?

          优秀的衡量标准不一样,但他身上闪烁着的地质“三光荣”精神,十几年如一日在野外一线坚守、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是那么难能可贵,这是当下地质工作者最应该具备的品质,值得我们学习。

          沉得住气,静得下心,才能在荆棘丛中开辟出一条路来。眼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扩散,整个世界都很“难”,我们的事业也必将承受重压,愿每一个青海煤勘人都能做好应对困难的准备,扛过了这段艰难的时期,便是财富。

          就像耿庆明熊口脱险后的感慨:珍惜生命的每一天,还能奋斗就很幸福。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