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致自己 ——写在即将退休之际

    2020-04-14 21:38:27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潘冬梅  (内蒙古煤勘集团二三一公司)

    1990年7月1日,刚刚走出校门的我,走进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查(集团)二三一有限公司,成为一名地质工作者。2020年3月,我接到通知,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光荣退休,即将离开我为之奉献了青春和热血的地勘事业。

    30年,弹指一挥间。从懵懂的职场菜鸟,到结婚生子为人妻为人母,从专业岗技术人员到党务工作管理岗,角色、岗位虽转变,不变的是自己对地勘行业的挚爱。

    20岁,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父亲是上世纪50年代末的地质工作者,一直从事最艰苦的野外勘探工作,曾参与草原牧区“百眼机井大会战”,被牧民老乡亲切地誉为“草原挖井人”。1983年,我的哥哥接替了父亲的工作,也成为一名地质队员,五一牧场,五九煤田,呼和诺尔、得尔布、胜利煤田等区域,都留下了哥哥勘探的足迹。“探一个煤田,树一座丰碑;踏一方热土,留一片美名”,父亲和哥哥为地方煤炭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天堂草原献宝人”是对父辈和哥哥的美誉。地质包、地质锤、罗盘,蓝天白云青青草,钻塔耸立钻机鸣……父亲和哥哥的描述,勾勒出我少年记忆中地质工作者劳作的最美画卷。1990年,走出湖南株洲煤田技校的我如愿以偿,兴高采烈地跟父亲和哥哥一样,也成为一名地质工作者。梦想,在那一年,如约实现。

    30岁,奉献地勘终无悔。献身地质勘探行业,就要与她同甘共苦、同舟共济、共同成长。我们这一代地质人经历了煤田地质行业近十年的调整期和“阵痛期”,地勘行业一度处于低谷。没有地勘项目,职工工资发不全,技术人员想方设法找饭吃,干起了多个工种。我所在的地质科成立了毛衣编织组,我们调侃自己是“织女”。科里集体承包了单位的饭店,一部分女职工又去当了服务员,我的切墩技术就是那两年在饭店工作时练出来的。为了保留技术力量,尽可能地防止技术人员流失,我们被分散到了其他部门。我在修理部当过洗车工,在水泥管厂做过核算员。偶尔需要提交一个地质报告,我们就从各个部门再回到地质科……就这样,我们坚守着,艰难地挺住了,迎来了地勘行业崭新的春天。

    40岁,走出低谷现辉煌。伴随着地勘行业从低谷中走出,二三一公司也迎来了最辉煌的时期,几年间累计探明煤炭资源储量近600亿吨。五一牧场煤田的资源量大于50亿吨,使得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储量在2007年当上了全国“大哥大”,其标志性意义极其深远;2012年1月13日,呼和诺尔整装煤田的发现被《中煤地质报》头版头条刊登报道……我的工作岗位也从技术岗调整到了党委工作部门,专职从事党务工作。我曾作为先进典型当选了呼伦贝尔市第三次党代会代表,也曾获得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呼伦贝尔市、呼伦贝尔市国资委、内蒙古煤田地质局等授予的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优秀通讯员等荣誉30多个,多篇党建工作论文发表并获奖。在这个蓄势勃发的年代,我用自己的笔记录下二三一公司发展壮大的每个关键时刻,在行业报刊、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稿件百余篇。

    50岁,站好最后一班岗。从去年开始,二三一公司党委工作部的力量得到加强,两个年轻的同志充实到党务工作者队伍中,我为自己即将到来的退休提前作着准备。党务工作者要具备对岗位的敬畏和对党务工作的热爱,旗帜鲜明讲政治,岗位的特殊性和对党务干部的政治要求促使我们要不断努力学习,以适应新形势新任务对党务工作者能力和素质的要求。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教育和感染着年轻的同事,勉励他们做讲政治、勤学习、敢担当、守清廉的党务工作者。此外,如何尽快把他们培养起来,如何尽快提高他们的业务能力和素质是我所思所想最多的,自己的“传帮带”作用要发挥好。我通过日常工作中的指导、命题式的培训等提高他们的写作水平。对于不同公文的起草、党委工作部日常工作处理等,我一点一滴毫无保留地倾我所有传授给他们,脚踏实地站好最后一班岗,担负起自己肩上的责任,不辜负多年来单位的培养和教育,无愧一名党务干部的初心和使命。

    2020年,注定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虽不能与大家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战斗到最后,但是我会一直关心和关注煤勘事业在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进程中取得的丰硕成果,也会以自己的方式继续工作和努力。只争朝夕,不负韶华,退休生活不应该只是柴米油盐围锅台,还应该有诗和远方。

    寒冬已去,春暖花开。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