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疫情带来的回味

    2020-04-11 20:06:0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刘兴华  (河北局新能源队)

          小时候我最害怕理发,记得每一次都是在父亲的哄逗中进行。那时,我家的推子虽然还比较新,但夹头发的事还是常常发生,疼得我龇牙咧嘴,头发渣子落在衣领里,扎得人难受。发展到最后就是一见到推子,我就发怵。随着我外出求学、上班,父亲再也没有给我推过头,我也渐渐淡忘了那份感觉。

    我的儿子年纪还小,有时去理发店不方便,于是我从网上买了一个电动推子,学着父亲的样子,带上模子给孩子理发。不过我的手艺始终没能入父亲的眼,于是他直接没收了我理发的权力,保管了这个推子,并承包了外甥和儿子的理发工作。其间,曾失手把推子掉在地板上,摔坏了。

    “不行再重新买一个吧!”我说。

    “还没有怎么用呢,你找找五金店,看看能给修修不?”父亲舍不得。

    我拗不过父亲,找了在学校教物理的哥们儿将推子焊上。于是父亲更加小心保管、使用。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大街小巷空无一人,假期也是一再延长。这时,理发成了一大难事。

    父亲听到我的抱怨,不经意地说:“我给你理理?”我愣了一下,瞬时反应过来,痛快地答道:“好!”

    说干就干,父亲拿出裹了两层塑料袋、油光锃亮的推子,我顺手搬了把椅子坐下,母亲从卫生间拿出梳子和毛巾递给父亲:“脖子上再多围个毛巾吧!”

    父亲用毛巾将我的脖子围得严严实实,然后再围上隔离布。

           “还推以前的平头吧,显得精神!”父亲轻轻地给我梳着头,另一只手不经意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行,您说了算。”眯着眼睛的我,感受着熟悉的气息,一种温馨油然而生。久违的感觉,是儿时的回忆,是父爱的涌动。

    父亲先用中号模子,再上小号模子,一点点地将我的头发理短。我能感觉到父亲的小心翼翼,心里明白,他怕我不满意。

          “再稍微短些吧,这样你的白头发就不明显了。”

          “我都四十多岁了,能没有白头发吗?”

          “水快烧好了,一会儿洗个澡吧,省得头发渣子落到你脖子上,不高兴。”母亲在一旁叮嘱,她的话更加深了我的回忆。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这次疫情带给我一次回味的机会。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依旧依恋父亲推头时抚摸我头发的爱意,享受推完头给我吹头发渣子的温度,甚至是推子夹住头发时那龇牙咧嘴的回忆!

    真想时间能永远定格在这美好的时刻!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