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黄河入海 我们回家

    2020-04-04 22:44:4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李兆慧  (河南煤勘总院)

    已讶衾枕湿,复听雨如诉。去岁今时,母亲走了。此后,我常央她眷顾我。春日澄明,母亲许是听到了我的心声,穿云沐雨入梦来。

    那日清晨,母亲一如既往地洗漱整齐,开火做饭。妹夫出门晨练时,见她立于窗前赏花,回时见她双手叠于胸前泰然卧于床上,一如平时安睡。灶上的火未灭,厨间炊烟袅袅。

    子欲养而亲不待。母亲自是临花照窗而去,我却失了分寸、呼天抢地。母亲生于旧时,是一个灵秀自立的女子,她没有进过学堂,只上了几天扫盲班,但账目清楚、字迹娟秀,一生当家作主,掌握自己的命运。鲐背之年后,她常常自言自语:“就让我静静地走吧,别拖累子女!”

          挥挥衣袖她去也,无尽相思春水长!想她布满菊花般皱纹的脸庞、粗糙的大手,念她喋喋不休的叮嘱、鲁味的饭菜香。

    那年,我的先生远赴边疆,我从西穿城至东上班,80岁高龄的母亲不容分说,自告奋勇来郑照顾我和懵懂儿子的饭食。88岁时她来郑小住,当时婆婆身体不适住院医治。一日清晨,我说午饭要给婆婆送饺子,中午到家饺子已然包好。无论你多大,她总要顾你温饱;无论她多老,依然要为你分担,这就是母亲吧!

    从我记事起,日日醒来总见她临灯缝补。在母亲的飞针走线中,一家七口穿得光鲜整齐,甚至还有几分时髦,总有玩伴艳羡。母亲干净利索,家里窗明几净,地里她拿全村妇女中的最高工分。年节时,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总是拿了花布来家与她商议衣样、制式。虽忙得废寝忘食,但她乐此不疲。

    后来,奶奶离世,我们兄妹相继外出求学、工作,母亲便离开家乡,随父亲定居唐山。

          年轻时,由于父亲的工作性质,母亲随父亲走遍了大江南北,但故土难舍,他们心心念念家乡故宅,相约百年之后回老家,伴于李家故地。父亲去时,母亲送他回去。此后经年,母亲牵挂不已,多次回老家祭扫,许是也常盼相伴于父亲左右吧。

    我们星夜兼程,送母亲回归故里,一路恍惚,一路悲切。车至东营,乍见高速公路电子屏上“黄河入海,我们回家”,骤然释怀了几分。是啊!阅尽千山,历尽近百年,母亲累了,纵然不舍,她还是悄然而去。

    素有“招远小北京”之称的高家庄子村的徐家二小姐,地下赋存中国最大金矿、胶东最小村落里的李家好媳妇,多少子侄、甥媳心中的慈爱长辈,走完一生,就要回家了。母亲爱花,公路两旁,晚樱、碧桃、紫荆、海棠,竞相开放、姹紫嫣红。车在花海中奔驰,母亲许是在春游赏花吧。

    离开故土几十年,乡情难却。临近村口,已是鞭炮齐鸣,悲鸣不已,倾村而出,亲朋故友竞相迎。应该是按母亲喜欢的方式,将她安于父亲身旁。我长跪坟茔前,与父亲交代:“我把妈妈给您送回来了!”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爹娘,你们还好吗?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