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古典的雨意

    2019-11-28 00:28:1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茹喜斌

          轻轻地写下个“雨”字,眉际耳畔就有了清清的雨滴,而我的心野之上,就有了湿湿的雨雾、斜飞的燕子,就有了摇曳的翠竹、缤纷的落英……就有了满怀的诗韵水墨。

    我时常会想,创造“雨”字的先辈,定然是心有诗画的吧。那长长一横,不就是储满意象的天空吗?那轻轻四点,不就是平仄的四声吗?一笔一画写去,就有了“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的空旷疏密,就有了“微雨夜来过,不知春草生”的鲜亮青翠,就有了“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恬谧和宁静。诗与雨相合,人与诗相融,让我的灵魂都轻盈地飞起来了……

    千里稼禾,四野苍山,皆由雨露滋润。“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想那雨中定是清新灵动的快乐,定是孩童欢蹦跳跃的戏闹吧。遥想古人披蓑沐雨、摇楫荡波或扶犁耕耘的画面,多想拓下来贴进居室添些古意。再看时下那情侣小伞下相依相偎的情景,再想想小巷里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我的爱意也成了诗行,滴答、滴答……

    这“雨”也会勾起缕缕愁绪。“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友人惜别的离情,使心灵之泪难以自抑,如雨之淅沥。“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那藏在清幽寂静中的离愁,是怎样的湿润缠绵而又千回百转呢……

    三十多年前,我坐在江南小镇的微雨里,眼前是粼粼的栖凤河,对面是灼灼的桃花山,身边是青青的竹林。我在读雨,读雨中的鸟鸣和白帆、远山和村庄,还有妻子写在雨夜的书信,有点点泪珠掉在信笺上。“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思念的雨滴渗入泥土,继而幻化成幽兰绿叶,随雨而舞,我仿佛成了雨中美妙忧郁的诗文。

    有两首诗我特别喜欢。“微雨洒园林,新晴好一寻。低风洗池面,斜日拆花心。暝助岚阴重,春添水色深。不如陶省事,犹抱有弦琴。”“小雨过岩扃,残云傍野亭。花光相映发,莺语苦叮咛。举酒和神气,弹琴悦性灵。索居朋友绝,得句遗谁听?”写雨中还是雨后,都不重要,陶醉的是雨中的琴声。那是诗人高洁心灵的感慨和抒发,那是诗人心旅之上清幽明净的诗情与画意。释卷时刻,只想去和香山居士一叙,和放翁老人一晤,想与之携手雨中,那又是怎样一番景致?

    去过雨中的乌镇。湿湿的迴廊亭台和石板小径,湿湿的白墙黑瓦和飞翘的檐角,湿湿的木桥和桥下的小舟,还有老屋门上的铜锁、青石墙角的苔衣,犹如一幅幅可以任我细细欣赏的画。“夜卧西厢听秋雨,清摇篷船闻水声。古巷铜门绪别离,午夜梦回忆乌镇。”雨中乌镇,皱了水面,亮了绿柳,艳了红伞,俊了姑娘。而那雨呢,是可触可听可赏的啊,寄托着乌镇的遐思和渴望。雨中乌镇,眼观处处如画,那是乌镇的精髓,更是雨那迷人的古意。

    一个“雨”字,浸润着浩瀚的历史长卷。而时下的一场细雨,能滤去我心中的浮躁,让我拥有清亮的心灵,也拥一份幽远的情怀。我想一直走在这雨的古典诗意里……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