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放飞梦想

    2019-11-03 20:46:3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刘永德 (江苏局)

          有梦想才有追求。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长大了去做一名地质勘探队员,走遍祖国的千山万水,为祖国寻找丰富的矿藏,满足国家建设的需要。在嘉陵江边的岩石上,我抚摸过贝壳化石;在缙云山的矿洞里,我挖掘过黑色的菱铁矿。当我被北京地质学院录取后,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因为我感受到“敲开地球的大门”向我敞开了。

          我们的祖先,几十万年前就在这里繁衍生息,用石斧和火种创造了世界,启迪我们去征服自然、顺应自然;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呼鲁斯泰露天的三号巨厚煤层,像吸铁石把我吸引,永远印在我的记忆里;贵州盘县的崇山峻岭,磨练着我们的意志,山虽高但煤层多,沟虽深但化石丰富,地质人云集六盘水,会战煤海,煤城即将诞生。

          学习、实习,成为未来的地质工程师是我的追求。

          有追求才有奋斗。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勘探队员之歌》把我们从学校送到了勘探队。在兖州华东二队报到后,我就被分配到河南平顶山三工区打冻结钻,当钻工。那时我吃过绿豆窝窝头,但没有叫过苦。

          难忘1970年那场大雪,她踏雪从四川而来。当时我们只有几颗糖分给大家,钻机地质员给我们让出的小屋成了我们的婚房。不论寒风呼啸的夜晚,还是偶遇的紧急情况,我都会去上班,有时很晚才归,她很害怕。此后她再也没来过勘探队,我虽感到内疚,但从没有后悔,因为我爱我的职业,我知道有人坚守,才有人幸福。

          卜弋桥勘探的风险,至今使人后怕。钻塔在处理卡钻中,经不住升降机上下颤抖而突然倒塌,而我当时正在钻台上手握老千米钻机开关手把。当我回头时,大滑车正悬在头顶上方,好在自己个子矮躲过了最危险的一刻。这一切并未使我畏惧,更没能改我初衷,因为信念支撑着我。

          当我拿起地质锤、放大镜、记录本,描述岩石煤层和化石的时候,心里充满喜悦,因为这是为地质报告打基础,为矿井建设服务。

          宜兴、溧阳的地质踏勘,苏北找煤,沭阳找煤,滨海找煤会战,萧县普查我都经历过、体会过。在善卷洞普查井探时,下坠的泥土砸在身上,我并不感到害怕;在沭阳钻机看岩芯,骑自行车骑了几十里路,腰很疼,又吃药又打针,但我仍咬牙参加钻机搬迁,从未退缩。

          虽然我们工作过的苏南煤矿都关闭了,但仍是一段不能忘却的经历,因为我们在那里挥洒过汗水,铭刻着奋斗的回忆。

          有奋斗才有幸福。

          当担子挑在肩上,才知道它的分量。1983年我去江苏煤炭地质勘探二队担任队长。二队干部职工不怕苦、不怕累、不计报酬、敢于创新、团结协作的精神令人难忘。微山湖冰冷的湖水和扎人的芦丛未能拦住我们勘探的步伐,李庄优质地质报告的提交就是最好的回答。我与他们一起奋斗是多么幸福。

          当我走上局领导岗位,分管安全生产时,我仍与心爱的地质为伴。到队上看岩芯、看报表,听报告、听汇报从不觉得累,总觉得这是一种光荣和责任。哪怕是参加钻机搬家扛钻杆爬坡上坎也觉得是一种幸福,因为这也是地质工作的一部分。

          1994年,参加“战天斗地搞补勘,为国争光谱新篇”的孟加拉国巴拉布库利亚煤矿补勘时,我圆满完成任务,为江苏煤炭地质局后续出国拓展地质勘探工作开了先河,我十分有成就感。

          幸福是一种感受,是一种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我虽已退休多年,但仍关注祖国的地质事业,关注江苏局突飞猛进的发展。从事地质工作无上光荣,我为它而自豪!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