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童年轶事

    2019-08-04 21:02:0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左 晔  (陕煤地质一八五公司) 

    捉蜻蜓

    犹记得小时候院子里有一个大花坛,一到夏天就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引得蜻蜓和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翩翩起舞。

    我和小伙伴们听着蜻蜓“嗡嗡”的声音,突然想捉蜻蜓玩儿。于是我们找来妈妈买菜时用的网兜,把它绑在一根长长的木棍上,一个简单的网子就做好了。

    一看到有蜻蜓落在花上或者花坛边,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跑去用网子捕。也许是因为我们动静太大了,没等我们跑到跟前,蜻蜓就飞走了。这样来回折腾了好几回都没有成功,大家都累得气喘吁吁的。我生气地将网子扔在地上,嘴里还抱怨着:“什么破网子!一点都不好用!”

    “我们为什么不用瓶子呢?”一个小伙伴突然说道。

    “能行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

    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大家纷纷回家找瓶子去了。不一会儿工夫,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好几个大小不一的瓶子,有玻璃的、有塑料的,开始了捉蜻蜓比赛,看谁最先捉到蜻蜓。

    一声令下,小伙伴们四散开来,分头行动起来。

    我拿着一个小玻璃瓶,站在花坛周围,眼睛紧紧盯着花丛中飞舞的蜻蜓。眼见一只蜻蜓落在了花坛边的水泥台子上,我立刻屏息凝神,蹑手蹑脚,一步一步地移到跟前,瞅准目标,猛地将瓶子向下扣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蜻蜓扇动着翅膀,发出“嗡嗡”的声音准备飞走时,被我一下捉住了。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捉住了,兴奋地大声喊道:“我捉到了!我捉到了!”

    伙伴们一听围拢了过来,围着玻璃瓶看。透过玻璃,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蜻蜓拼命地扇动着翅膀,不停地撞击着玻璃瓶,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看着玻璃瓶里一直挣扎着的蜻蜓,我觉得自己好残忍,最后将玻璃瓶轻轻拿了起来,放走了蜻蜓。看着蜻蜓远去的身影,我高兴地喊着:“蜻蜓飞咯!”比捉到它时还兴奋。

    喝油

    那一年我七岁,似懂非懂的年纪。因为妈妈的一句话,我做了一件傻事,让人忍俊不禁。

    妈妈总是说原汤化原食,吃什么饭喝什么汤。那天妈妈炸了麻花,麻花还没上桌,就被我吃了好几根。我的肚子圆鼓鼓的,活脱脱像一个小皮球。妈妈看着我说道:“原汤化原食,原食你已经吃了,这下该喝原汤了。”

    我看了看,没看见有什么汤,就问道:“妈妈,汤呢?”

    “那不就在桌上吗?”妈妈指了指案板上的一个盆子。

    于是我将盆子端起来就喝,“咕噜”,刚喝了一口,就觉得嘴里油腻腻的,滑滑的,然后全都吐在了地上,说什么也不喝了。

    旁边的妈妈被我逗得哈哈大笑,嘴上说着:“你个傻丫头!逗你玩儿的,你还当真了。”

    那个天真烂漫、无知懵懂的童年虽然一去不复返,但偶尔回忆一下,还会被曾经那个傻傻的自己逗乐,开怀一笑。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