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扬州漫行,一巷一园寻遗存

    2019-08-04 21:00:3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张利波  (黑龙江局一〇八队)

          文人墨客笔下的扬州呼唤着我去赶赴一场烟花三月的约定。不知是扬州成就了文人墨客的美名,还是文人墨客成全了扬州的盛名,反正对于多数人来说,对扬州的向往多源于诗词歌赋。五年前,我曾与扬州有过短暂的亲吻,仅仅停留了两个小时。今年,我与扬州的约会终于成行。虽然行前看了许多攻略,但踏上扬州的土地后却发现,“攻略”完全不够用,甚至基本用不上,因为这里需要漫行,而攻略多是行色匆匆。

    扬州漫行春色浓,一巷一园见厚重。

    一巷,板石青,返璞归真尘封启

    从扬州的大街小巷中看到的是“活着”的老城。若把充满文艺范儿的皮市街称为鱼骨的话,那么周边的小街可以称为鱼翅,在这些鱼翅串起的小巷里,人们的生活还有着老扬州的原汁原味。不过除了参观街巷深处的朱自清故居外,其余地方也只是轻描淡写地“浏览”了一下而已。朱自清从7岁开始,在这里生活了13年,可谓对扬州是情有独钟。此次扬州行我停留时间最长的街巷当数有着1200余年历史,1122米长的“千古传奇”东关街了。这条老街在唐朝时便获得了“东南第一商埠”的美誉。

    今天的东关街如一块拂去尘埃的美玉呈现在世人面前,唐代杜牧的诗句“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描述的就是东关街的景象。

    清晨从西部进入东关街时,窄窄的小街两边众多的“老字号”店铺还没有开始营业。只见街两侧如织的小巷内居民简食素衣,有的坐在门前,有的站在街角,有的端着早点走过,素颜面世,优哉游哉地生活,似乎是以“无争”“无为”的态度,用清静的心看着世界,不管身边匆匆过客的眼光,只是用欢喜的心过每一天。沿路看着“铜壳锁”“一颗印”“大宅门”等特色住宅,走了不到一半的路就进入了个园。

    下午从东部进入东关街,最先扑入眼帘的是巍峨矗立的城门楼,始建于宋代,复建后建成了博物馆,馆内详细地介绍了东关街的历史。沿街西行,能够见到50多处名人故居、盐商大宅、寺庙宅院、古树老井等历史遗存。逸圃、汪氏小苑、华氏园、李长乐故居等独具风韵,依然保留着明清时期的传统风貌。漫步其间有种与历史对话的感觉,徜徉其中会有返璞归真的怡然。

    夜晚,再次进入东关街,只见大红灯笼已高高挂起。当你看到细小狭长里藏着近百家老店时,你会发现其“古老”,其中最早开业的四美酱园已有202年的历史,还有谢馥春香粉店,以及潘广和五金店、夏广盛豆腐店、陈同兴鞋子店等均有百年以上的历史。如今,这些店依然生意红火,洗去了曾经的沧桑,敞开式的门店和橱窗内闪烁着或明亮或昏黄的光。

    一园,修竹翠,见素抱朴守静虚

    被誉为中国四大名园之一的个园位于扬州运河风光带盐阜东路与东关街之间,现有北门、东门和南门可进入。

    个园建于1818年,有着古园林的竹品石韵风格。其竹有近2万株60余个品种,似乎比苏州沧浪亭的种类还多,且比沧浪亭的竹林更茂密挺拔。从各种资料的介绍中看到,个园名称中的“个”字与竹的形与神有关。

    园中最具特色的当数一园四季的叠石了。游览时我并未看出端倪,听导游介绍后再观赏时发现:春景石笋插植于竹林中,如同雨后春笋;夏景于荷花池畔叠以太湖石,似入炎夏浓荫;秋景搬来了黄石叠出峰峦起伏的假山,登山俯瞰,顿觉秋高气爽;冬景则是采用雪石堆叠的雪狮图,如隆冬白雪。游园一周,如隔一年。叠石中还有象形石点缀出的十二生肖,可触可感,不觉间就把你带入其情境之中,正所谓“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春山宜游,夏山宜看,秋山宜登,冬山宜居”。

    漫步其间,每一扇门后都是历史的尘烟,每一栋楼里都是沉默的讲述,每一座假山都是季节的变迁,每一片竹林都是品格的高扬,每一句隽语都是智慧的回音。这座清代盐商黄至筠的豪邸除显示出主人的匠心之外,更有其深厚的历史承载。其总体风格朴素见真,如今静静地述说着沧桑的历史,讲述着曾经的繁华。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