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逐梦路上,我们一起走过

    2019-08-01 09:25:1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作者 武江平 (浙江局一队)

    当今之世界,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激荡;今日之中国,正从世界边缘走近中央。中国声音、中国智慧、中国方案正在影响和改变着世界。从提出和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再到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七十年前“站起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今以更开阔的国际视野和站位,思考着世界,思考着人类。

    经过七十年的不懈奋斗,共和国终于抒写出“辉煌”二字。改革开放四十年,更使共和国璀璨夺目,令全世界为之动容。“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已步入经济发展快车道的中国,正增速换挡,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高质量发展。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七十年,弹指一挥间。七十年,漫长而艰难。中国梦,梦中国。逐梦路上,我们地质人一起走过。风雨兼程中,我们地质人风餐露宿,有着独有的浪漫,在内敛与孤寂中释放着情感的张力。

    浙江煤炭地质局一队,一个近千人的地质勘探队,在改革开放初期,全队上下紧赶慢赶,一年的产值不足二百万元。几十年来,习惯了国家拨款下达生产任务,勘探队已经失去了在风浪里搏击的欲望和勇气。改革开放初期,勘探队被市场无情嘲弄。作为勘探矿产的地质人,那种在风雨兼程中独有的浪漫与自豪被现实击碎,大家有些手足无措。地质队的前途在哪里?所有人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这一切的源头,是改革阵痛的放射,是婴儿断奶的无助。计划经济体制的逐渐退出,使勘探队没有了“皇粮”喂养,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市场拼抢。于是,缩小队伍规模,裁撤钻机,拿惯了地质锤放大镜,握惯了牙钳和刹把的地质人,开公司办工厂,搞起了多种经营,伴随而来的就是人员的重组、下岗、分流……一个小地方小单位的苦苦挣扎,折射的却是共和国风云际会的改革大潮。

    初入市场,缺乏经验,我们如涉世未深的孩童,什么都想尝试。只要能产生效益,哪怕能解决冗员安排甚至职工子弟的就业,我们就会去探索和尝试。在主业不清晰的摸索中,一群门外汉在市场上摸爬滚打,被撞得鼻青脸肿。就这样,姜黄色素厂、泡沫石棉厂,所有这些或那些,都在改革的前行中被取舍扬弃,如今回过头来看,似乎有些荒唐,但那是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地质人负重前行时因重心不稳而踩出来的有些歪斜的脚印。纪伯伦曾说过:“倘若你们当中有人跌倒,是因为后面的人而跌倒的,那便是告诫他们,让他们绕开绊脚石。是的,他也是为前面的人绊倒的。他们虽然比他走得速度快,脚步也比他稳,却未曾挪开那块绊脚石。”

    什么时候我们地质人在地质图上标着矿产元素,在矿产储量计算和地质报告提交后,还要去考虑下一个项目在哪里?即使是在主辅产业明晰的今天,我们也不是一劳永逸的。竞争是市场永恒的主题,地勘单位在市场上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令人欣慰的是,一队在历任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团结广大职工群众,经过艰苦奋斗和创业,紧跟改革开放的坚实步伐,一路风雨兼程,披荆斩棘走了过来。

    我们在“摸着石头过河”中,尝遍了改革的酸甜苦辣。“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往日战天斗地的地质人,拿出与大自然相搏的勇气,在市场经济的风浪中经受住了考验和洗礼。我们曾为思想不解放、观念不开放、生产经营困难重重而痛苦,更为一年一个台阶的前进而欢欣,为一队实现从百万元产值到亿万元产值的突破而展露笑颜。

    昔日的地质勘探队伍,为国家的能源保障贡献力量和青春,可谓强大。改革中的我们,却以另一种形式诠释了从弱小一步步走向强大的地质人的豪迈与气魄。虽然过程中伴随着曾经的彷徨和苦痛,但生活中的痛,往往成为艺术上的极致之美。我们地质人在改革中经历的阵痛,又何尝不是改革浪潮中的一朵浪花,又何尝不是共和国天空中的一抹霞光,虽微小,却美丽。

    一队在改革的洪流中渺小如一滴水,而它的奋斗历程从某种角度折射出的不正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波澜壮阔的宏大叙事吗?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前一年,一个年轻人提着帆布箱子和装着脸盆与开水瓶的网兜,背着背包和一领席卷,先坐卡车再换轮船,来到太湖南岸的水乡深处,在一队一工区的七号钻机开始当一名钻探工。那个年轻人就是我。作为地质人中的一员,我职业生涯的四十余年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我有幸经历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浴火锤炼,见证了一队改革发展的历史与荣光。就在我带着迷茫与憧憬交织的情感走进钻场的那一刻,勘探队正按部就班、四平八稳地在国家计划经济体制内忙碌着。他们要做的,就是每年按计划安全生产,完成国家下达的钻探任务,按时提交各类地质报告。日子过得安逸,没有残酷的竞争,没有后顾之忧。勘探队的野外工作和生活,也按照自有轨道与秩序,波澜不惊地运行着、延续着。

    时间不会停下脚步,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当人们还沉浸在和煦春风里,一场时代的变革悄然到来。这期间,我们在历史的车厢里只埋头于那些琐碎的日常生活,从不在意窗外闪过的不断变幻的风景,更不会意识到这些变化与自己的关联。一场变革正在上演,改革的大潮正在酝酿、涌动。只是,这一切对于身处野外生产一线的人们来说实在太突然。改革大潮初起,我和工友们处在勘探队的最末梢,看不清道路,看不清沿途的风景,看不清自己留下的印痕和轨迹,更看不清前进的方向。多年后再反观这一切,似乎感到不值一提,因为那不过是前进道路上的一个小小插曲。

    值得欣慰的是,我和一队的命运融在了一起,我们跨过了许多思想和行动上的误区,最终坚定地走了过来。

    我坚信,如今的一队必将和步入经济发展快车道的共和国和谐共振、增速换挡,进而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高质量发展,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时间的手,将年轻人的两鬓描成灰白。时光的流转,将勘探队的历史与变迁深深镌刻。而时光沉积成老一代地质人的回忆,书写出新一代年轻人在逐梦路上不断步入成熟的篇章。

    用大比例尺,拉一条剖面线,从过去到现在。用三棱尺和笔,在时光的剖面上咀嚼时间的痕迹,压缩空间的遥远,再用漂亮的楷体写上:无悔地质人生。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和改革开放四十年取得巨大成就的时候,我们这些老地质人可以对祖国豪迈地说——逐梦路上,我们一起走过!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