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草地上的丰碑

    2019-07-23 23:16:2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边 亮 (中化河南局) 

          在苍茫的草原上,已经看不到起点,也看不到终点。周围一片荒凉,只有凛冽的寒风和泥泞的草地。

          一个小红军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草地上。骨瘦如柴的他,步履蹒跚,如果不是靠手中的木棍支撑着,也许一阵风就会将他吹倒。已经来不及考虑饥饿,满目的苍凉和落日的余晖,让他的眼神中充满着恐慌。

          他本不是一个人,一路跟随着老班长,两个人相互照应。确切地说,是老班长一路照顾着他,如果没有老班长的照料,也许他早已跟许多人一样,永远地沉睡在这片草地里。一路走来,老班长把能找到的吃的都尽量多地留给他,自己吃得很少,即便是这样,他们也已经有三天没有吃任何东西了。在这片茫茫的荒野里,只有枯萎的草在风中飘零,连草根都已经被他们挖出来吃掉了。小红军很累,实在走不动了,老班长让他在石头旁的空地上先休息一会儿,自己去寻找可以充饥的东西。他又累又冷,眼皮都支撑不住了,昏昏地睡去。等他醒来时,老班长已不在身旁,他的身上多了一件老班长的破旧军衣。老班长去找寻食物,但还没有回来,在已经黯淡下来的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他捡起身旁一直陪伴着他的那根木棍,挣扎着站起来。举目望去,满眼的苍凉,除了荒草还是荒草,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人影。一阵冷风吹过,穿过他布满窟窿的棉衣,直击他瘦骨嶙峋的身体。他瑟瑟发抖,把棉衣裹得更紧了。天马上要黑了,他要去寻找老班长了,他有点害怕,可是他必须鼓足勇气,如果找不到老班长,也许今晚,他就要埋葬在这茫茫的草地里。

          他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渴望能看到老班长或是其他人的身影。这一路走来,他和老班长也遇到过几个人,但更多的是同志们的尸体。牺牲的同志们,大多是饿死或者冻死的。一个月前,他就碰到了一群牺牲的同志,他们衣着单薄,坐着围成一个圈,圈里是一个燃烧殆尽的小火堆。他们太冷了,那曾经跳跃着小火苗的火堆,可能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但是,没有食物,没有终点,当无情的冷风将最后一点希望吹灭的时候,他们的心也随之冷却。他们静静地围坐在那个已经熄灭了的火堆旁,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

          几天前,他遇到了一个落队的奄奄一息的伤员,腿上缠绕的绷带,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血迹哪里是污泥。他和老班长用了很长时间才把伤员唤醒。这个伤员在阻截敌人的追兵时,被炮弹炸断了一条腿。负责照料这个伤员的同志,搀扶他行进着。然而,两人不慎踏入了一片沼泽地,那个同志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伤员推了出去,自己却永远留在沼泽地里。老班长要背着伤员继续前行时,伤员拒绝了,他说不要在他身上浪费精力了,他注定属于这片草地,他不想成为老班长和小红军的累赘,他希望老班长和小红军能够走出去。老班长的坚持没能换来伤员的同意,最终他们只能与伤员挥手告别。

          小红军继续慢慢地向前挪动着脚步,此刻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也渐渐暗下来。他现在的目标就是赶快找到老班长,有老班长在身边,他就有安全感。可是,四下却空无一人,月亮也躲在云层的后面,只吝啬地洒下一点点光,周围一片昏暗。小红军艰难地前行着,他用力支着木棍,防止自己摔倒。饥肠辘辘,他能清楚地听到肚子对他提出的抗议,但是却没有食物,除了荒草还是荒草,他只能坚持,再坚持……

          突然,前方草地上出现了一小片微暗的光。小红军心头一振,直觉告诉他,那里有水。水,救命的水。小红军奋力地向着那片光走去,此刻他已经顾不上饥饿和寒冷,能够喝一口水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小红军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微光的方向挪动脚步。

          越来越近了,突然,小红军愣住了。那确实是一小块水坑,在幽幽的月光下,反射出微微的光。但是在水坑的边上,有一个光着身子的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那看起来似乎有点熟悉的背影,在昏暗的月光下泛出惨淡的光。终于,小红军挪到了那个背影跟前。是的,那是老班长,在老班长身边,放着一身破破烂烂却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和一条腰带,在衣服前面的地上,写着三个字“走出去”!

          小红军的眼眶湿润了,他知道老班长已经牺牲了。老班长找到了这块水坑,却舍不得喝一口,他把水和自己的衣物都留了下来,留给后面的同志,希望他们能够走出草地。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别人,自己却永远留在了这片草地。

          小红军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把老班长盖在他身上的那件棉衣脱下来,包住老班长已经冰冷的身躯,希望棉衣能够温暖老班长,能够把老班长再唤醒。但是,老班长已经无法再醒过来,他的身体依旧冰冷。

          许久,小红军擦干了眼泪,缓缓地站起身来。他站在老班长的对面,深深地鞠了一躬。他从地上捡起老班长的遗物,不舍地抚摸着,仿佛衣服上还留有老班长的气息。此刻,他坚定了信念,要坚持走下去,按照老班长的嘱托,走出这片草地。

          小红军收拾好东西,转身向老班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他看了看前方,勇敢地向前走去。

          水坑边,老班长依然端坐在那里,昏暗的月光洒落在老班长身上,反射出点点的光。那是一座丰碑,一座草地上不朽的丰碑。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