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怀念外公

    2019-06-19 20:52:57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李 乔 (陕煤地质物测公司)

          这个假期,我带着孩子随表姐回到舅舅家,当车驶进村口的时候,孩提时在外公家的情景顿时浮现在我眼前,泪水不禁湿了眼眶……

          小时候,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我和哥哥是在外公家长大的。记忆中的外公,一脸严肃,整日起早贪黑,忙于生计。最初他是村里的电工、分队队长,后来为了能多挣点钱,自己进修了厨艺,成了当地村子远近闻名的厨师,除了忙着他的一亩三分地之外,还忙着村子的红白喜事。那时候我最期待的就是外公从外边回来给我们几个孙子孙女带好吃的。外公回来的当天,我们在门口轮流站岗放哨,远远地看见一个身材高大、花白头发、穿着衬衫,脖子上搭着一条白色毛巾,骑着黑色“二八”自行车的老头,就会大喊“外公回来啦”,其他兄妹们也全都会冲出来一起迎接外公。后来外公提起他当厨师的经历时,说这是他每次出去最大的动力与幸福,其实那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

          在外公的兄弟姐妹中,他最关心的是远在新疆定居的妹妹,我的姑姥。记得每年暑假姑姥从新疆回来时,外公都会提前半个月准备食材。那时候吃的菜都是地里种的,外公平时舍不得使唤我们,这个时候都会把几个孙子孙女全吆喝到地里,推车、挖菜、收豆、摘果等。等到姑姥快回来时,外公就会穿上妈妈给置办的新衣服,显得愈发精神抖擞。姑姥到的当天,妈妈和几个舅舅小姨都会被外公召唤回来,比过年还热闹,这也是外公每年最自豪的一段时光。

          在孙子孙女中,我虽不是最小的那个,却是外公最疼爱的。记得每年冬天,外公都是早早起来烤好馒头,使我一起床就能吃到热腾腾、黄脆脆的馒头。早上天不亮,外公就要送我上学,有时到得太早,校门还没开,他就一直陪着我,直到校门开了看我进去才回去叫哥哥上学。有一次,我在学校跑步不小心把脚崴了,还弄坏了最心爱的一双凉鞋。哥哥送我回到家,外公给我抹了药做了处理后让我躺着休息,我依然是一副难过的表情。外公看到我停留在凉鞋上的眼神,起身便去推自行车,然后扶我上车座:“走,外公带你上镇子买鞋去。”镇子离村5公里,那个时候路都不平,还要爬几个大坡,回来的时候天都黑了。上大坡时,外公推着车子走,坐在后座上的我听见他急促的喘气声,不禁感受到那份沉甸甸的爱。

          后来,我上了初中、高中、大学,外公也上了年纪。我只有在寒暑假才能去外公家待几天,平日里是外婆做饭,而这几天外公会做很多我爱吃的饭菜,炒面、饺子,还用山楂和苹果做我最爱吃的冰糖葫芦。上大学时,我用平时省吃俭用积攒的生活费给外公外婆各买了一套保暖内衣,当我拿到外公家,外婆拿出来后高兴地比试大小、颜色,外公转身走出房门,我跟了出去,看见日渐消瘦、步履蹒跚、满脸皱纹的外公默默地抹眼泪,我悄悄走开了。后来,外公说他当时流的是高兴的、激动的泪。

          后来,我大学毕业工作了,外公却生病了。我刚工作时一直很忙,既学习又工作,有时很久都不能休假,每到休假时就给外公打电话问他的情况,他都说:“好着呢,好着呢。”当时我参与的一个项目快结束了,已经请好假准备第二天回去看望外公,没想到中午却接到噩耗,说外公走了……当时的我欲哭无泪,疼痛欲说无言,没能见到外公最后一面是我遗憾终身的事。今天,就让我借着这流淌的泪水,祭奠您逝去的生命,祭奠在您膝下那温暖的岁月、流逝的幸福光阴。

          “妈妈,下车了。”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到了舅舅家门口,孩子的喊声把我从怀念外公的情绪中拉了回来。

          当年那个爱我如初、疼我入骨的外公已离我远去。一抔黄土掩盖了您的躯体,却埋藏不了您一生的艰辛与沧桑,您的铮铮铁骨,您的责任与爱,已化作精神财富,在我的血脉中流淌!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