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那时,我们笑得很傻却很甜

    2019-05-25 19:32:2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巧文  (陕煤地质一九四公司)

           午后阳光张扬而热情,穿过云层倾泻而下,透过明亮的玻璃,洒进客厅、洒满阳台,温度是恰到好处的柔和。

    看着刚刚打扫干净、亮堂的屋子,我的心情也随之变得宁静、明朗起来,疲惫的身体似乎轻松了许多。

    我起身冲了一杯咖啡,香浓的气息便在空气中弥漫,轻轻饮一口,咖啡的苦涩便在唇齿间弥散,随后,丝丝醇香又让人回味无穷、意犹未尽。

    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美妙的休闲时光啊!我翻出很久未动的相册,搬来小靠椅,以一种最慵懒的姿势,置身于阳台这个并不宽敞,但此时满是阳光的空间里。

           我细细品味着咖啡的甘、苦、香、甜,思绪慢慢回到了很久以前……

    小时候家里很穷,我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是在两三岁时拍的。那是一张黑白全家福,据说是远在新疆的大姨一家回来探亲时拍的。

    照片中的我,眼睛并未看向镜头,而是紧紧地盯着右侧不远处放在地面上的一节甘蔗上,生怕一眨眼,甘蔗就会不翼而飞。当然,注意力在这节甘蔗上的小孩不止我一个,还有小我几个月的表妹,以及我的姐姐、表弟。照片中,我们的脸上都带着热切的、急不可耐的笑容。

    懂事后,我不止一次听妈妈讲述当时的情景:

           大姨给我们这些孩子每人买了一节甘蔗,于是我们吃着、玩着、笑着、打闹着。等到要拍照时,大人们收起了我们手中的甘蔗,希望留下一张满意的全家福。当时,唯有表妹哭闹着,说什么也不肯把自己的甘蔗交给妈妈,唯恐被别人拿走。无奈,小姨只好把表妹的甘蔗放在一侧的地上。但这节不属于我的甘蔗却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视线,大概年幼的我以为,放在地上的甘蔗,谁抢到就是谁的吧。拍照结束时,我们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一起冲向甘蔗,打闹得不可开交。

    据说还是大姨主持了公道,最终表妹享用了属于她的美味,而我们几个的如意小算盘也算是白打了。

    看着照片上孩子们可爱又好笑的表情,我不由得又一次傻傻地笑了,心里满是春风。

    那时,我们笑得很傻却很甜。

    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张二寸照片上。照片中的妹妹怯怯地笑着,而站在妹妹身边的我满脸都是胜利的微笑。

           这张照片的来历,我记忆犹新。

    那天,妈妈带着姐姐去逛街。回来后,我悄悄地在妈妈包里翻找,希望能找到一些好吃的。就在我失望之时,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某月某日取相”几个字。

    那时候,我刚上学不久,认识的字非常少,认识“相信”的“相”字,却并不知道这个“相”字还有另一个读音是“相片”的“相”。

    我一遍一遍地读着“取相”。“取相”是什么意思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便去请教姐姐。大概是妈妈提前告诉姐姐,不让她把照相的事情说出来,姐姐一直笑而不语。慢慢地,我觉得无趣,便打算放弃这件事。也许是姐姐想炫耀一下,她很不经意地对我说:“这个‘相’字有好几个声调呢,傻样!你四个声调都试试,看能知道不?”于是我就一声、二声、三声地试下去。“取相”,突然我恍然大悟,迫不及待地问姐姐:“你照相啦?为什么妈妈不带我照相呢?”姐姐挑衅地说:“因为我长得好看呀,妈妈偏向我。咋啦?不服气?”

    我信以为真,心里很不乐意,便跑去问妈妈为什么要对长相漂亮的姐姐偏心眼。妈妈乐了,笑着告诉我,因为姐姐的生日到了,所以照相留个纪念。可我就是不愿意,死缠烂打,软磨硬泡,还怂恿幼小的妹妹一起。妈妈被我们闹得又生气又无奈又心疼,只好答应带我们一起去照相。那时的我心里别提有多美、多得意了。

    去照相的那天,我特意穿了干净漂亮的衣服。身处狭小的摄影室,面对陌生的摄影师,妹妹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小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角。我怕她退缩,不停地哄着她。终于妹妹露出了怯怯的笑容,而一旁的我则满脸的得意。

    那时,我们笑得很傻却很甜。

    如今的拍照工具已不仅限于专业的相机,使用智能手机拍照,不论老少都会操作,滤镜、美颜、调色、贴纸、文字等功能应有尽有。

    拍好的照片可以存在手机里,也可以存在电脑、U盘、云盘等地方,想存多少就存多少。渐渐地,很少有人再去摄影室冲洗照片了,但真正留在心里的美好回忆又有多少呢?

    看着这些泛黄的照片,我的心里满是温馨。是啊,那些年,我们笑得很傻却很甜。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