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写作成就的人生

    2019-05-22 23:02:4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肖 锋

          老徐又出新书了!

        这位年近七十的退休老干部在退休后的七八年中写作整理出版了两本散文集,一本《向着阳光生长》,另一本《那一抹晚霞》。新近出版的《那一抹晚霞》中许多文章都是他最近几年写的,如《心中的泉》《那声久远的赞许》和《那一抹晚霞》都曾在《中国煤炭报》《中煤地质报》等报纸杂志和网站上发表。描述松藻煤矿企业发展史的《那山那矿那人》一文,更是写得波澜壮阔、豪情满怀,引得无数重庆煤炭人感慨不已,成为重庆煤炭行业不可多得的史料文章。是什么原因让这位老人这样孜孜不倦地笔耕不辍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来到了老徐家。

          “爱好写作,这与我坎坷曲折的人生经历有关。也正是这些多姿多彩的人生经历,成就了我丰富的作品。”坐在老徐用阳台改成的书房里,吹拂着嘉陵江上徐徐清风,老徐侃侃谈起了他的过往……

          老徐本名徐万凯,是原重庆煤炭工业管理局监察处兼离退休工作处处长,后因重庆煤炭系统机构改革,退休前两年调至重庆一三六地质队任纪委书记,并在此期间成为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然而,老徐却说他是一个连初中都没能毕业的学生,这让我又一次惊讶了!

          老徐说他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煤二代,成长在渝黔交界大山深处的松藻煤矿。在矿子弟校读到初二时,成绩优秀的他却遇到了“文化大革命”,所以连初中文凭都没有拿到。

          在农村劳动几年后,由于家中兄弟姊妹多,招工回城无望的老徐只好来到当地一个街道农具社,当起了为农民打制锄头、镰刀等农具的铁匠。虽说这比当农民好多了,但在那个文化生活极度贫瘠的地方,每当“咣当——咣当”的铁锤声停下后,简陋的工棚里就剩下几个无家可归的单身汉在没有围墙的厂边游荡,总感觉生命在荒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于是,这个懵懂少年开始了对人生的思索,怀着朴素的求知欲,他找来了初中和高中的课本,收工之后就在一个小凳上自修这些课程。很快他就被高中语文课本中的《劝学》《过秦论》《孔雀东南飞》等经典篇章所吸引,一种原始的表达欲望让他拿起了笔,记录自己的所学所想所思,从此他养成了作笔记和记日记的习惯,这也为他以后的写作奠定了基础。

          1981年,已在这个乡办企业工作了十年的老徐,虽因踏实肯干被提拔到了厂办公室工作,但当他知道煤矿子弟可以以大集体员工身份补充井下生产一线劳动力时,为了“国有企业职工”的身份,已经31岁的他毅然决然地回到松藻煤矿当了一名掘进工。

          虽然井下打掘进的工作比打铁还辛苦,但老徐总感到在国有煤矿当时红红火火的文化氛围中总有自己施展拳脚的时候。

          一天,老徐站在井口的宣传栏前看到了全国劳动模范矿工袁蜀继的事迹介绍,感慨英雄模范就在自己身边,为什么我们不能以广大职工群众更容易接受、更喜欢的形式来歌颂宣传他们呢?怀着这种质朴的想法,他写了一首快板词送到了矿井口工会主席的手上。初创的作品虽然粗陋,但经过矿上“专业”文艺工作者的修改,由矿宣传队登台表演,大家纷纷叫好。这极大地鼓励了他写作创作的积极性,随后的作品被不断送到井口工会和矿宣传队。井口工会主席认为文艺创作最需要的就是热情,矿山文艺骨干就是要培养这样的人。于是,这名工会主席顶着异议破例把老徐这名一线新工人送到了重庆市总工会曲艺培训班学习,从此打开了他的文艺创作之门,也成就了老徐未来发展的第一个阶梯。

          谈起这件事,老徐对这个当年的“伯乐”感激不尽。多年之后,已是重庆市煤炭工业管理局部门领导的老徐,还专程到矿上看望这位退休的老工会主席,为腿脚不便的他送去一根精致的手杖,成为矿区一段感人的佳话。

          在学习班上,老徐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勤恳学习,精心写作,创作的四川方言《考文化》刊登在当时的市文艺杂志上,创作的谐剧《卖白菜》获得了四川谐剧大师王永梭的肯定,并作为学员中唯一创作兼演员的作品向市委宣传部和市总工会进行汇报演出。随后,这些方言、谐剧作品也在重庆各大矿区的舞台上广为传播,为当时文化、文艺贫瘠的矿区带去了欢声笑语,也给他带来了命运的又一次转变。当年松藻矿务局石壕煤矿投产,急需“文化人”的石壕矿把老徐调到了该矿任宣传干事。就这样,他走上了“专业”写作的道路。在此期间,他一边勤奋工作,一边自修成人高考,所写新闻稿件获得了中国煤炭系统好新闻三等奖、重庆市好新闻二等奖,也是这些作品使他走进了重庆市煤炭工业管理局机关工作。

          在煤管局工作期间,老徐负责的纪检监察部门和离退休部门都被重庆市评为先进集体,他本人也获评重庆市国企纪检监察工作“十佳个人”、重庆市老干部工作先进个人。职务从科长、副处长到处长,最后成为一个单位的领导干部。在繁忙的工作中,他仍然挤出时间写作,作品多次在《当代党员》中获奖,论文获得重庆纪检监察系统一等奖,4次被《重庆晚报》评为年度优秀作者,最终被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吸纳为会员。

          “因为写作成就了自己,而又因为成就让我有一种想与人分享的欲望,写作就成了我生活的一种乐趣。”老徐说,这也许就是他热爱写作的原因吧。2010年退休后,老徐仍在坚持写作,还完成了重庆能源集团陈列室的全部文字写作,参与了近50万字的《重庆煤炭志》的编纂写作。他借编纂志书的机会,以史诗般的笔法写下了《那山那矿那人》,在重庆煤炭行业系统干部职工中引起强烈共鸣和反响。

          采访到这里,我已不再感慨老徐书中《多彩贵州行》的文采、《信仰的光辉永恒》的高尚、《我的父亲》的真情,而是感动于一个命运如此多磨的人,是那么积极向上、奋发努力。正如《向着阳光生长》所写的那样,只要向着阳光的地方,不为生不逢时而抱怨,不为环境所限而叹息,不为挫折和失败而放弃,坚持把自己美好愿望、思维和行动结合起来,就一定能谱写出自己人生美好的乐章。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只要自己努力绽放,一个曾经在地层深处打掘进的煤矿工人也能走上灿烂的文学创作之路。《向着阳光生长》《那一抹晚霞》两本书,140多篇文章,30多万字,不是因为文章有多么优美,而是它承载的人生是那么精彩!

          老徐,为你点赞!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