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送 礼

    2019-05-15 20:57:0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晓云 (陕煤地质一八六公司) 

          老李紧紧握着已经没水的茶杯,眼睛直直盯着墙上的钟表,双手不停地在杯子壁上搓着,一个小时又过去了……

          他已经在大力家坐了三个小时了,除了大力媳妇偶尔过来给他添杯水,就只有钟表的“滴答”声伴着他。

          “滴答、滴答”的声音直击心脏,让他越来越烦躁,他几欲起身回家,可又默默忍住,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再等一个小时,再等一个小时,如果大力再不回来,他就回家。

          这是他第三次登门拜访老同学大力了。

          自大力仕途节节攀升后,老李就很少来大力家了。这些年,他一直过着一种安分守己、兢兢业业的生活,从毕业分配到这个单位以来,他就一直在加工车间,连个“窝”都没挪过。而大力的人生与他截然不同,从车间、办公室、市场营销部,再到分公司副总、总经理……直到现在的集团总经理。

          其实,老李这人特自尊,他压根不想来找大力。可是,这次媳妇菊芳下了最后“通牒”,如果老李再不找关系,他们就“离婚”。被菊芳逼到这份儿上,他不得不来找大力。

          第一次来,他吃了个“闭门羹”,没见到大力一家人。第二次来,他喝了四杯水,等到晚上十一点,还不见大力回来,只好告辞。这次是第三次。他知道贸然来大力家不合适,可是联系几次都没联系上,秘书不是说他在开会,就是在接待,或者就是在考察,他连电话都打不通,只好来家里碰碰运气了。

          正当老李坐立不安时,门“嘎吱”一声开了,大力一脸疲惫地回来了。老李脸上一喜,一个箭步冲上前,接过了大力手中的包。

          大力一愣神,一转眼见是老李,随即招呼说:“老李啊,你来了。”

          等大力坐定,老李就想和大力说说他的事,可是张了几次口,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尴尬地笑笑。

          大力见老李脸憋得通红,双手不停地在两腿间搓着,就开口道:“老同学,实在不好意思,听秘书说,你打过几次电话,我最近工作比较忙,晚上刚开完一个视频会议,一忙就忘了回复你,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老李连忙摆手说,“没事,没事。”

          时钟“滴答滴答”地往前走了好几秒,大力正准备说话,就被老李的话给打断了。只见老李深吸了一口气说:“是这样的,我找你是为了孩子的事,你也知道,小李毕业一年多了,菊芳听说咱们单位办公室有个空缺,就让我找你帮帮忙。”

          大力一听,满口答应:“好像是有这么一个空缺,只要小李各方面条件符合岗位要求,举贤不避亲,我可以给推荐推荐。”

          老李瞬间松了一口气,握住大力的手连说“谢谢”。随后,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了菊芳准备的两条烟和一盒人参,放在了桌上。

          大力一看,连忙让老李装回去,他说:“老李啊,咱们都是老同学了,能帮我就帮了,你这样很明显是让我犯错误啊,赶快收起来。”

          老李一想,也对,国家对反腐倡廉抓得这么紧,这样做的确不妥。他不再推辞,把东西一收拿回家了。

          回到家,老李给菊芳把经过一说。菊芳一听,连连叹息说:“唉,叫你办个事都不会办!我听说这求人办事啊,一定要送礼,礼都没送出去,谁给你办事?”可是,老李总觉得大力不是那样的人。

          一个月过去了,没一点儿消息。

          两个月过去了,办公室的招聘快结束了。

          三个月过去了,办公室新招的小刘已经上班了。

          老李终于想通了,觉得菊芳说得真对,好像当时大力并没有答应自己,只是说条件符合了就推荐,不过这个条件啊,就不好说了!

          想通后的老李越想越憋屈,什么人啊,不帮就不帮,还这么冠冕堂皇。

          四个月后的一天,在大力的连环call下,老李终于接听了大力的电话。

          两天后,小李顺利进入了市财务公司,从事财会工作。

          经过充分了解,大力觉得小李性格比较内向、不喜欢交际,写作和协调能力一般,但是学习能力较强,又是“211”重点大学毕业,成绩较好,所以推荐小李去了市财务公司。

          老李终于笑了,他就知道大力不是那样的人!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