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一树繁花迎朝阳

    2019-05-08 17:09:2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靳非芬 (山西局一一四院) 

          一场雨过后,气温渐渐回暖,风带着一股糯糯的甜意拂过脸颊,像对一冬的焦躁表示歉意,又像是美丽的姑娘旋转着裙摆,用温柔的呢喃告诉你: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我走在朝阳里,明媚而略带金黄的光芒,像天际抛下的丝带在晨风里铺展开来。街道是灵动的,树枝泛出雏黄的细尖,空气里流淌着一股喜滋滋的气息。上班、上学的人们将头手从帽子手套里解放出来,或大步流星,或骑着车子行进在路上。车胎摩擦过路面发出细细的沙沙声,像欢快的歌声一般。有时一段音乐会突然从路边流泻出来,空气里泛着青杏的味道,音乐像弹跳的珍珠在耳畔迸溅,一只受惊的鸟从绿化带里跃起,划着弧线穿过楼宇。柳树们被修剪了新的发型,袅娜的枝叶在微醺的春风里摇曳生姿。

          有的花已经开了,在我常常走过的路上。那原是钢铁厂的一处旧厂房,周围被改造成了文化产业基地,这片残垣便隐藏起来。花自断墙内翻越而出,枝干在墙内不知是什么样子,在墙外的部分极其舒展,像伞一样分散出许多枝节,凌空张开,举着一树繁花迎接朝阳。花开得极盛,花瓣也很饱满,每个枝节都点缀着渐变的紫色,且错叠在一起。借助微信的植物识别功能方知是紫玉兰花,便觉得有些奇异。在我的印象中,玉兰花即使是在最好的花期也是含羞带涩一朵一朵端立于枝头,从未见过长成这般曲曲弯弯,且开得如此恣意,仿佛在与这短暂的春天争抢时间,又仿佛与生命斗争之后的迸发。

          每一朵花都蕴含了一季的激情,在第一缕东风拂过时悄悄探出嫩芽,那枝干倚势而长,并不畏残垣所阻,春寒料峭,日日与朝阳遥相呼应,在乍暖还寒时,于一片睡眼惺忪刚刚返青的树木中脱颖而出,给春天带来一份大大的惊喜。所谓“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使道高”。或许那片旧厂房被拆除之后,那里的花草树木也已是残枝败叶,谁也没有想到废墟里的玉兰会越墙而出、尽情怒放。生命多么神奇,当你放低姿态,向死而生时,春天就迎面而来。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