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忆恩师 ——写在恩师陈忠实先生辞世三周年之际

    2019-04-17 11:06:1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陕煤地质一三一公司)

          岁月如梭,转眼间恩师陈忠实先生辞世快三周年了。

    先生1942年出生。他心胸开阔、为人和善、乐于助人,在文学界是出了名的好老汉。缅怀先生,不得不提他的扛鼎之作《白鹿原》,是这部大作奠定了恩师当代文坛巨匠的地位。有文学评论家认为,此作是一个民族的秘史。我以为,仅此一部作品,老人家的作家生涯就可称圆满了。

    上世纪90年代初,《白鹿原》刚刚出版时,我就拜读过,当时只是仰慕先生的大名,晓得先生是陕西本土作家,西安灞桥人。十年前,曾再次阅读,当时我已是先生的学生,这得益于吉春老师的引荐。有文学同行告诉我,先生曾经是人民教师,在公社里当过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在灞桥区文化局任过副局长。陈老师后来加入中国作协,进了省城成为一名专业作家。

          先生鼓励文学后辈,满腔热忱,他曾为我的长篇小说《关中英雄传》题写书名,并与我合影留念,这是对我的莫大鞭策。先生去世后的201652日,我曾与吉春老师等人专程赴省作协大院悼念先生,并赋诗一首:

    惊悉恩师辞世间,心如刀绞泪涌泉。

    追忆当年相识时,历历在目作协院。

    和善亲切育新人,文坛巨匠好老汉。

    题写书名多教诲,寒窑笔耕英雄传。

    而今,适逢先生辞世即将三周年,我觉得很有缅怀先生的必要,或撰文,或捧起大作再读一番,是最佳的怀念形式了。《白鹿原》我已经不知道读了多少遍,前几年曾经研读过,逐章逐节逐段逐句地读,记感受、写体会,常常停不下来。其实文学作品每读一遍感受是不同的,《白鹿原》是一部经得起时间考验,可以一读再读的好作品。结构古典,汲取了中国本土古典名著的优秀成果,故事惊心动魄,气势恢宏,时间跨度近半个世纪。它以关中大地普通人的生活为主线,塑造了一系列鲜明的人物形象, 深刻反映了中国人民的性格,这一性格的反映和解读,具有世界性。

          尽管先生的小说问世以来存在这样那样的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长篇小说《白鹿原》是有力量的,它超越了简单的意识形态问题,从伦理错位、时间洪流中揭示了乡村的发展历程,是非常有意义的。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我觉得,写出自己民族“秘史”的小说家,都是好作家。

    先生当初创作《白鹿原》前就暗下决心,如果不能成功就改行去养鸡,一定要把这本书当作“将来垫枕头的”作品,换言之,一名作家总要写点自己都觉得好的作品。《白鹿原》的结构布局具有古典美,说它结构古典,是因为先生通读了《红楼梦》,引用了《红楼梦》的结构特点:每一章节开头都把结果交代给读者,然后一步步地去解释这个结果。比如《白鹿原》的第一句便是: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然后,把原因和每个老婆一一道来。还有一个章节的第一句是:黑娃是收秋时回到塬上的,回来时,还带了个女人。然后,先生又一一道来黑娃这么久都去哪里了、经历了什么……这样的结构非常吸引人,也把全书贯穿了起来。

    至于有人认为先生笔下的田小娥是个生活作风混乱的女人,其实这只是表面,究其本质,她是封建礼教的受害者、牺牲品,是千千万万受封建礼教迫害妇女的代表。正如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所揭示的家族制度和封建礼教的弊害,进而发出“封建主义吃人”的呐喊。

          师恩难忘,撰文记之。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