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怀 念 母 亲

    2019-04-03 11:02:26 中煤地质报 阅读

    常化群

          227日,一个初春的普通日子,天气乍暖还寒,农历正月二十三,是我70岁生日,按照民间的风俗,老年人男的过九不过十,所以我今年也没有正式过生日。回顾自己经历过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思绪万千,感慨颇多,但谁知噩耗随之而来,这竟是我一生作为儿子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228日上午,在安徽凤阳老家,保姆扶母亲起床后,在没有任何症状的预兆下,母亲突然进入弥留状态。她没有任何遗言,也没有与我的弟弟妹妹说一句话,安详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和她疼爱的子女们。

          弟弟和妹妹得知消息后,急忙打电话给我。但是他们没敢说实情,就说母亲情况不太好,正在抢救,让我火速回家。我买了一张最近时间的火车票,即刻从涿州赶回老家,但当我赶到家中时却只看到了放在灵堂前慈母的遗像, 母亲她真的走了!支撑家的一片天塌了,家中弟弟妹妹哭成一团,我强忍住撕心裂肺的悲痛,没有放声痛哭,因为我是家里的长子,加上去年10月份我才得过一次脑出血,要考虑精神稳定的因素,我都要忍着,不能大哭。26年前,老父亲就是因为突发脑溢血去世的。因此,我只能把悲痛和思念深深地埋在心底。

          我从15岁离开家去安徽蚌埠读高中以来,在外辗转漂泊了55年。母亲就像一盏灯,不管我走到哪里,心中总能想到看到那盏明灯,灯光照耀的地方就是母亲。我就像飘在天空的一个风筝,而母亲就是那放风筝的牵线人。如今,我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飘荡。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是不会离开我们的,她的生命是那样的顽强 96个春秋九死一生,历经磨难。我的家乡就在铁道游击队活跃的山东微山湖老游击区。父母结婚以后,父亲1942年就参加了地方游击队,很快转为八路军。抗日战争时期,母亲虽然没有参加八路军与日军战斗,但她积极参加妇救会的工作,那时母亲只有十七八岁,每天都在筹军粮、做军鞋, 积极支持父亲他们抗战。听她说起当时的危险经历,我都感到母亲在当时危险环境下的不容易。一次是被日军和伪军包围了,她拉着一匹马的缰绳,才被带出包围圈。还有一次,她和一批群众被日军抓住,挨个翻包袱,看有没有做军鞋的,发现就要杀头,她的包袱里就有两双做好的军鞋,眼看还有两个人,就要翻到她的了,日军吹哨集合撤退走了……

          解放初期,她脸上长了疔疮很危险,有次都穿上了寿衣但又顽强地活了过来。近几年来,母亲随着年龄的增大,多次住院。医院发过多次病危通知书,但她都能顺利转危为安,平安出院。这次她走得竟是如此的仓促,连抢救的时间都没给我们留下。她没有见任何人,也没留下什么遗言;她不愿意让她的子女们再次经历生死诀别的痛苦,只是自己平静又安详地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母亲一生勤劳善良、任劳任怨,共生育了六男一女,由于生活困难、条件艰苦,有三个孩子夭折了,她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兄妹四个养育大,培养成才。解放战争后期,父亲转为第三野战军,参加了解放华北战役、淮海战役,以及解放中南、大西南等多次战役,远离家乡。解放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一直到1954年才返回国内。那些年母亲和父亲很少联系,独自支撑着家,与兄嫂和睦相处,抚养着我。我和母亲相依为命,过着十分困难的生活。直到父亲从朝鲜战场回来,我们才可以随军,被父亲接到军营后才开始过上好一些的生活。母亲一生善良、随和,与邻居相处得也很好,她去世后,以前的老邻居知道消息,特地派孩子前来吊唁。

          母亲一生十分节俭自立,从不希求外援。随军后,她带着孩子随当铁道兵的父亲先后在广西、福建、新疆、内蒙古、河南、湖南之间搬迁,一直到父亲转业到安徽后,才算安下家来,她这种自力更生的品德也影响了我的一生。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父亲受命担任新修的湘黔线上娄底火车站第一任站长,新修的火车站也就是几间房子。为了渡过困难时期,母亲在火车站旁边开垦了一小片荒地,种了不少蔬菜,又养了一头小猪,天天和老乡去野地里打猪草,保证了我们一家人大半年吃油和荤菜。

          我离开家以后,弟妹们也都逐渐长大,成家结婚生子,这时候母亲就成了一个“大管家、大保姆”。身上带着各家的大门钥匙,对每家都事无巨细,到谁家都抢着做家务事。前几年在我家里住了一个月,吃过饭她总是抢着刷碗,我知道她心里想的是“我还是有用的人”,所以每次都满足她的要求,哪怕有时再重刷一遍。

          慈母高堂今不在,孝子床前泪空流,“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没有在母亲床前膝下侍候她老人家一段时间,临走前也未见她最后一面,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耳边响起母亲常说的那句老话:“山高高不过太阳,儿大大不过爹娘。”在母亲眼里,我永远是她的大儿子。

          96岁的母亲也是快到期颐之年。 寿终正寝,无疾而终,这也是她一生勤劳、善良修来的福气和善果。亲爱的母亲,愿您在天堂和父亲相依相伴,快乐生活。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