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三月的风

    2019-03-27 11:05:41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梁彩霞 (山西局一一五院)

          在乍暖还寒时节,一场春雨之后,大地仿佛从冬梦中惊醒,被严冬冻结的土壤在春雨的滋润下,开始疏松,闪着油油的光亮。

          春的到来,让冷寂贫瘠的土地也期待着生命的复苏与诞生。行走于田野之中,整个人一下子便从冬的冰封中苏醒,只觉神清气爽。旷野的风吹来,如温柔的手抚摸着脸颊,这春风是“吹面不寒杨柳风”,这春风是“春风拂槛露华浓”。那一刻,不由得卸下所有的疲惫,内心突然清静,升腾起一份浅浅淡淡的细腻和柔软。好想如幼时般仰面朝天躺在田野间,穿过指缝把太阳握在手心。

          几近干涸的十里河竟也悄然现出蜿蜒的雨水,没过了几株黄草,偶有几处青苔。东风徐来,站立桥头,不知这十里河几百年前是否确如其名绵延十里?而如今剩下这星星点点的寂寥苍凉时断时续,如少女若隐若现的裙摆,在这初春时节闪着几多柔美,几许希望。

          简媜曾说:如果四月的天空不肯裂帛,五月的袷衣如何起头?是否我也可以将三月的风看作春天的裂帛,若没有这裁出细叶的“刀剪”,四季的春衫又该如何起头?

          三月的风,如一支画笔,为千山润色,为万水涂胭,画过碧云天,画过青石巷,画出枝头吐蕊,画出万紫千红,画出“雨后千叠暮山绿,花落一溪春水香。”

          三月的风,穿过岁月深处,携一程最美的时光,赐予每个热情拥抱春天的人:心有芳菲,时光向暖。一切新生的美好事物,在春光之中,必能冲破任何束缚和禁锢,抬头是希望,低头是芬芳。             顾城说: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我是如此喜欢这样清静而又美好的时光,也许这就是尘世中最安静的长情。站在春之渡口,闲煮时光,只是春风一声轻唤,便于心间开出一朵温暖。岁月清浅、时光知味,借我清风一缕绕指柔,在心中种下一个春天,在安静里倾城,于慈悲里生暖。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