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改革开放在我身边

    2019-03-13 15:40:0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邢志勇 (河北局二队)

          我出生于1976年,生长在贫困县的一个农村。我记事时中国正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一路走来,目睹改革开放40年翻天覆地的变化,其间的感触已不能简单地用“惊讶”来形容。

          在我孩提时代,母亲经常跟我聊天,讲述着她的故事。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物资紧缺,买东西都是凭票,油票、粮票、布票,没有相应的票是不能买东西的。母亲家姊妹五个,总是老大的衣服老二穿,老二穿完老三穿,一直穿到破了才不穿。母亲排行老三,有两个姐姐、两个妹妹。所以她是没有新衣服穿的,都是穿我大姨、二姨的衣服。后来大姨定亲的时候,男方送来布料作为聘礼,姨妈做了新衣,剩余的布料也给我母亲做了一件。母亲很高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拿出来穿。

          有一次,母亲走亲戚时,舍不得在路上穿那件新衣服,怕走路的时候把裤腿磨破了、弄脏了,就把新衣服放到挑的篓子里,等到了亲戚家再换,可是到了姨妈家,发现篓子里的新衣服不见了,便哭了起来。每次说起这件事,母亲的神情总是很复杂。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现在母亲不光每年能穿上新衣服,还在淘宝上选购自己喜欢的衣服,用她的话说就是,现在衣服穿都穿不完。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童年时总感觉是很遥远的事,如今,曾经的梦想就在身边。记得那是在1985年我上小学的时候,家里每月可以分得一斤煤油,母亲就用火纸裹成的捻子和空墨水瓶做成了一盏煤油灯,供全家照明用。一次,我嫌灯光太暗,便和弟弟争着要把灯靠近自己,弟弟也不相让,在争吵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把煤油灯打翻了,着火的灯捻还烫伤了弟弟的手指。母亲气急了,拿起扫帚对着我的屁股狠狠地打了几下,把我打得哇哇直叫,打完后,母亲搂着受伤的弟弟唉声叹气。黑暗中,我分明看到母亲眼中的泪花……

          后来煤油供应不限量了,但电灯仍是母亲心中的期盼。又过了三年,电线杆架到了家门口,用上电灯的奢望就这么变成了现实,母亲、弟弟和我显得异常兴奋。后来家里的电器越来越多,电视机、洗衣机、空调、微波炉等等,农村基本每家都有。40年从无到有,从有到齐,家里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变化也记录着我成长的轨迹。

          要想富,先修路。1992年,这句口号在农村大街的墙上随处可见。对于贫穷的农村来说,当时,村与村、村与乡镇、乡镇与县城之间基本都是崎岖的泥路,有一条像样的公路可是求之不得的。我初中时,需要到附近乡镇上学,那时候基本都是骑着二八自行车,每天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风和日丽的日子虽然尘土飞扬、颠颠簸簸,但也不觉得路难走。但是每年雨季时,只要一下雨,我们只能步行,偶尔赶在路上下雨那就惨了,两个车轱辘全都沾上了泥土,推都推不动,只能扛着车走。雨水和汗水交织,那才叫真正的“落汤鸡”。要是像书上说的那样,修了公路、通了公交车,那该多好啊!

          1996年,家乡的变化开始加速,各个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上学的路由窄变宽、由弯变直,铺上沥青,一条通往幸福的大路就呈现在我们面前。不仅如此,从我们村到县城的路也修好了,父亲说我有福气,赶上了好时机,因为那一年我考到县城的第一中学读高中。紧接着,村村通工程开始了,公路连成了网,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门口都通了水泥路,村村都有每天往返于县城的班车。农村的夜也不再黑暗,路边安上了路灯。道路的修通也让农民脱了贫致了富,2014年邢衡高速公路全线贯通,从我家到高速也就十几公里,出行更方便,农民的日子也愈加红火!家乡的路,是家乡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共建和谐社会的一个小小缩影。

          以小见大,家乡的变迁,只不过是千千万万个家庭变化的印证。40年的卧薪尝胆、沧海桑田,40年的凤凰涅槃、巨龙腾飞,改革开放以雷霆万钧之势扭转乾坤,使国计民生今非昔比、翻天覆地、焕然一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决胜改革开放行稳致远、正在路上。忆往昔峥嵘岁月、观今朝前程似锦,幸福像花儿一样,芬芳馥郁,明媚鲜艳!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