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被“偷吃”的年夜饭

    2019-02-20 15:45:1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梁彩霞 (山西局一一五院) 

          转眼又是一年,老妈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做烧肉、炸丸子,油烟机铆足了劲呼啸着,也抽不走这浓浓的年味儿。只听得“哧啦”一声,鱼下了油锅,而“喵星人”大黄眯着眼卧在地板上,对厨房里飘来的阵阵鱼香无动于衷。我看着大黄,思绪不由得被拉回到许多年前的那个春节。

          一大早还在梦乡中的我就被妈妈的惊叫声吵醒,只听得妈妈生气地叫:“哎呀,鱼吃得就剩下骨头了,这是哪儿来的猫呀,啥时候来糟蹋成这了!”闻听此言,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大红柜前,现场果真是惨不忍睹!只见洁白的鱼盘中只剩下鱼头拖着长长的鱼骨,像极了奶奶的篦梳。盖着碗的肉丸子、鸡块都被或多或少地撕咬过,两只鸡腿剩下一只,就连干炸的虾片都残缺不全,这绝对是个狡猾的、馋疯了的“江洋大盗”。爷爷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一桌半成品肉食一夜之间被扫荡,连连摇头,直说看这灰(方言,坏的意思)得,边说边动手收拾残局,然后又把门上的猫洞堵上,以防它再次偷袭。

          贴好了春联、垒起了旺火、换上了新衣,被猫偷吃掉的美食在我们小孩子的心里早已被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冲散,年夜饭在爷爷的巧手下再度出彩,虽然没有了鲜美的鲤鱼,但又用两条蒸面鱼儿来代替年年有余(鱼)的好彩头。一家人在祥和的气氛中团团圆圆迎接新的一年。     

          时光流逝,在岁月的靠椅上,看一朵花开、等下一个春暖,一年年过去,在对年的盼望中一岁岁长大成熟。小时候喜欢过年是因为可以穿上新衣裳,现在的我喜欢过年已不再是因为对新衣美食的期盼,而是喜欢和家人乐乐呵呵团圆相聚的味道。无论年夜饭丰盛与否,一家人坐在一起才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啊。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