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故乡,我的家

    2019-01-23 13:19:09 中煤地质报 阅读

    王 晰 (航测局)

          我想对每个心中有故乡的人发问,当你常年漂泊异乡,会不会在某个月朗风清的夜晚,对故乡生出一种淡淡的思念和向往?会不会偶尔在一个孤独无助的深夜,做着回到故乡的梦?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时常在梦里返回故乡。梦里大致是这样的场景:我走啊走啊,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我茫然失措、焦急万分,脑海里竭力搜寻着故乡的模样。在我幻灯片式强迫的意念下,眼前的景物竟然真的变成了我所熟悉的通往故乡的路,那条小巷、小河,那些房屋,那座大山,依然还是从前的样子,我满心欢喜,朝着家的方向奔去……

    梦里,我看到了许多年未曾见过的那一树槐花,在灿烂的阳光下,在层层叠叠的绿叶间盛情绽放,那幅绝美的画面猛然扑入我的双眸,我似乎真切地闻到了槐花穿透心肺的清香……

    梦里,我看到了故乡西边的大堤。在这里,当我焦急地找寻着曾经的童年时,眼前忽然出现了熟悉的跳台。我走上跳台,看着下面平静的水面,望向附近熟悉的村落,犬牙交错的河床倒映着井然有序的房舍和巍峨的大山,取水的候鸟打破了平静的水面,温柔的涟漪荡漾了这幅山水油墨画。

    梦里,我看到了故乡的田野。那青青的草、软软的泥……在模糊缥缈的梦境里,儿时欢快的笑声冲击着我的耳膜。

    梦里,有时我会因找不到家而从惶恐中惊醒,醒来的刹那,恍然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是在梦里还是梦外。有一次我还从梦中哭醒,脸上竟然真的有泪滴。曾经的那段日子早已成为过去,我的生活还在继续,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样的梦境越来越少。

          可是就在昨天,我又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正在一辆行驶的列车上,窗外的景物都是陌生的,我怎么也找不到熟悉的家。我强迫自己把眼前的一切幻想成故乡的模样……啊,我真的看到了故乡,看到了故乡的谷物场,谷物场上新建的楼房不见了,虽然周围仍被高高的围墙圈着,可是当我的视线越过高楼,谷物场依然还是从前的样子。那是雨后的谷物场,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水汽,低洼地积了一层浅浅的水,隐隐约约倒映着蓝天白云,有青青的小草和小植物从水面露出来,人踩在上面吱吱作响。我穿过谷物场,想要回家,回到我的“老房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梦里见到的故乡永远都是从前的样子,不曾有一丝改变。每当我从梦中醒来,心头便掠过一丝温暖。

    也许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东西早已在你不经意间根植心底,就像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还有那些陪伴你一起长大的儿时伙伴。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就像无形的霜风,凋零了人生的青春,干涸了故事的延续,斑驳了青春的记忆,但是无论我们阔别故土多久,我们的血脉里永远都有一份亲情和故乡牵连。

    此刻、此时、此地我想说:每个心中有故乡的人,他的心里一定会有一条路,这条路就是通向故乡的路……

    故乡——你好!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