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炉灰里的饺子

    2019-01-02 10:39:2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王素静 (内蒙古煤勘集团测绘院公司) 

           40多年前,对于每个国人来说,电灯、电话只是一个梦想,能吃饱穿暖才是一个愿望。现在, 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真正惠及于民,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显著提高,因此,吃顿饺子已成为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饺子除了蒸、煮、煎,大概尝试过别样吃法的人不多。生洋炉子取暖是北方人的标志,我对用炉灰烤的饺子念念不忘,此吃法也是我小时候最深的记忆。

           冬至的饺子,走过了一年四季,承载了幼年时更多的等待与期盼。那时候,一听说是冬至,从早上就盼着中午这顿饺子,好不容易等到中午,母亲便开始和面、剁馅,我们姐弟仨的小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身影。饺子的味道吸引得我们无心出去玩耍。母亲做事手脚麻利,一会儿就把饺子馅拌好了,用筷子一搅,味道就弥漫开来。母亲常常会把拌好的馅料夹一点,放到“三个小急猴”嘴里尝个鲜,等我们围着旺旺的炉火咂吧出味道,才开始包饺子。

           我们虽然不会包,但也争先恐后地帮着拿盖帘,运饺子皮,摆饺子,还时不时把父母包好的饺子放到鼻子下闻一闻,那种满足感,让我至今难忘。

           包够三五个饺子时,母亲总会叫父亲把红通通的炉火钩下一些,然后小心翼翼地在炉灰上放三个饺子,再用炉钩聚拢炉火,把三个饺子团团围住。一瞬间,渐浓渐烈的饺子香很快飘满房间,我和弟弟妹妹们舔着嘴唇,不停地咽着口水,眼睛盯着炉灰里的饺子一刻也不放松。当母亲看到饺子表皮逐渐变硬,边缘有一点焦黄,饺肚鼓得像颗球时,就会把它们迅速铲到碗里,吹去浮灰,一夹两半,醉人的香味扑面而来,我们迫不及待地抢食起来。回想着外焦里嫩的口感,满嘴留香的滋味,至今,我都没有找到更好的词来形容那种感觉。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