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那年的桃红

    2018-12-21 18:53:1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张昱煜 (江西局二二七队

           南方的初冬好似暖秋。前不久,我去井冈山下的一个小山村游玩,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偏僻的小村庄里,家家户户门前的桃红都开得热热闹闹。

           桃红也叫指甲花,属凤仙花科,原产于我国和印度,又叫“凤仙花”“好女儿花” 。在我的北方老家,说起能染指甲的花,就是说“桃红”了。

           别看这小小的乡野之花,却赢得了不少文人墨客的赞誉。南宋诗人杨万里有诗赞之:“细看凤仙小花丛,费尽司花染作工;雪色白边袍色紫,更饶深浅四般红。”

           有一年,母亲从姥姥家拿回来桃红种子,种在家里向阳的篱笆旁。我小心地用瓦片把四周围起来,以防鸡叨鸭啄。从种上的那一刻起,我心中的念想也一并生了根、发了芽。它嫩绿的叶子,粉红色的根须,蝴蝶般翩翩欲飞的花瓣,把一个女孩单薄的等待演绎成了一种别样的美好。

           当夕阳的余晖照进小屋,也把女孩子浪漫的心思涂满了天。因此染指甲一般也会选在傍晚,原因很简单,不耽误白天做家务。睡一觉醒来,十指变红了,想起来都觉得很美好。

           每每这时候,母亲总是让我和妹妹自己摘桃红,放到粗瓷大碗里,加上明矾捣碎,同时,还吩咐我们去摘大把的黄麻叶和麻秆。麻叶是用来包裹指甲的,把麻秆上的麻线撕下来,用来捆扎。

           夕阳下,我和妹妹端坐在小凳子上,虔诚而欣喜。母亲用小勺子舀上指甲花的汁液,小心地放在我们的指甲上,利索地包上黄麻叶,再用麻线一圈一圈地捆扎好。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幸福地闭上眼睛等待。

           乡村的夜色,从袅袅炊烟里滑过,从片片灰瓦上滑过,从经年的屋檐下滑过,静谧,安详。小村睡去了,我和妹妹却不敢合眼,十个指头正在繁衍十个美梦,梦醒着,我们的心也醒着。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迫不及待地解开麻叶包,小小的指甲红灿灿的,在晨光里熠熠生辉。之后便急忙跑到压水井边,用水洗,用手搓,真的洗不掉。红红的指甲,是送给女孩子最好的奖励!

           如今,我和妹妹已经过了用桃红染指甲的年龄。日子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心情好时,也会凃红指甲,用的全是化学方法配制的指甲油,虽说有“立等可取”的效果,可是,“艳”了就俗了,“快”了就没味了。如若想再用传统的方式美上一回,这一把年纪,多少有点矫情。有些时光,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放鹤去寻心里客,任人来看桃红花。扭头再端详,一丛丛的粉红和深红,开得好热烈。不觉又一年,曾经的女孩把它夹在竹韵清风里,风干珍藏,成了时光的插页。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