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丰碑永铸 ——走访“辛安泉”有感

    2018-12-13 10:52:1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吴俊峰 (山西局)

           前不久,我随同老领导陆远昭前往山西潞城辛安泉。该泉是华北地区第二大岩溶泉,泉域边界范围包括长治市的潞城、平顺、黎城、壶关等12个县、市、区和晋中市的榆社,总面积10950平方公里。71日,长治市政府和山西省煤炭地质局联合为“辛安泉”竖立纪念标志,并勒铭。

    已是93岁高龄的陆远昭作为原水文地质队地质普查组组长,是辛安泉的主要发现人,对此举激动不已,表示一定要到现场亲眼看一看。作为一名地质工作者,我不禁感慨万千,岁月可以改变人的容颜,但打动人心的力量总是历久弥新。

    破天荒的开源

    1954年,百废待兴,潞安王庄提交了煤田地质勘探报告,但苏联专家经过调查和打钻,断定矿区无水源,无水则煤矿不能开。各级领导面对亟须开采的煤矿十分着急,煤炭部又派知名专家进行调查,结果也未发现水源。这引起了中央和省市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1955年,华北煤田地质局下文,以一一四勘探队为主,与潞安煤矿筹备处联合成立水文地质队,由踏实肯干、能独当一面,年仅28岁的王学文任队长,陆远昭任水文地质普查组组长。

    陆远昭带领14名队员,深入太行山中段,从襄垣到潞城进行水文地质测量。他们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披星戴月进行调查。当时的野外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他们住的是三面不见光的土窑洞,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加咸菜,喝的是黄米汤。地形条件也很复杂,到处是丘陵和山地,他们只能走羊肠小道,互相拉着手上山下沟。最大的难题是他们没有找水经验可借鉴,只能在实践中边学边干,白天跑野外进行实地普查,晚上学习专业理论知识。面对丹河、浊漳河、桃河等切割的太行山地质断层构造的测绘普查数据,他们认真分析对比了含水层、隔水层,探索地质构造控水特征,集思广益,通过剖面和构造追踪法、河流断面流量对比法等手段,终于从数据中发现了潞城申家山断层大漏水,这意味着下游必定有泉源!这一振奋人心的发现,激励水文队员更加细心地溯水寻源。经过8个月苦战,他们在潞城东发现了“辛安泉群”,平均流量每秒为11.1立方米,提交了襄垣潞城水文地质调查报告,真是用千“辛”万苦换来了一方“安”宁。

           这个泉群从河边和河床下岩溶孔隙中渗流出来后与河水混流在一起,被水草遮掩,十分隐蔽,队员们如果没有认真、细致、耐心的工作态度,是很难发现的;没有科学的依据,他们也难有坚定的信心去坚持。

    在这之前的长治,虽是中华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然而由于隔水层厚,致使地下水流动不畅,与孔隙水、裂隙水、岩溶水互不发生水力联系,产生不了好水质,是历史上的“苦水滩”。这里的人一直喝着苦水,真是苦不堪言啊!找到了深层优质岩溶甜水,长治盆地吃苦水的境况被彻底改变了。

          当年的陆远昭年仅28岁,一直奋战在煤田地质勘探战线,建树颇丰,人称“水龙王”,他也的确如“龙王”一样,带领工程技术人员为山西各地找到了许多水源。

    源头活水 效益无穷

    辛安泉的发现,结束了长治地区长期吃苦水的历史。长治市供水总公司在辛安泉域西流村建立了一级、二级供水站,日供水能力17.28万立方米。

    辛安泉的发现,为山西东南地区工农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潞安矿务局、山西化肥厂、长治钢铁厂等一大批大型企业为长治的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也为发展农业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仅辛安泉镇就有1000多亩土地变成了水浇田;建成了几百个日光温室大棚;绿色经济园区种植有五彩花生、甜糯玉米、甜红薯等特色农产品;水产公司与中科院联营,从丹麦引进的三文鱼养殖已跻身全国五强;生态环境绿化工程、农田水利工程在全市名列前茅。

    辛安泉的发现,使辛安泉镇变成了上党地区的“小江南”。目前已开发的长治湿地公园,管理面积达4586公顷;湿地型貌典型,田园风光旖旎,景观独特,自然资源丰富,给市民和游客提供了一处旅游、观光、郊游的好去处。在辛安泉源头,开发了高山流水景区,景区群山环绕,自然风光优美,各种树木遮天蔽日,楼、台、亭、榭散落在树林中,泉涌景点随处可见,特别是“响泉”景点最吸引游人。人们一拍手,泉水就会一股股地冒出地面,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在万泉河竹筏漂流景点,我们看到一批批游客乘筏漂流,欢声笑语溢满山谷。景点里还有“农家乐”,我们一行四人中午就在这里用餐,吃到了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三文鱼,真是一种享受。

    辛安泉的发现,引起国内专家教授和高校师生的重视,已被确定为太行山地质剖面、喀斯特发育规律的典型实习地点,也为山西找水提供了借鉴经验。

           辛安泉的发现,不仅使上党人民受益,对河南省林州市开凿红旗渠饮用泉水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认识的前瞻 管理的到位

    辛安泉之所以能够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与各级政府合理、到位的管理分不开。

           为加强泉域水资源的保护和管理,长治市政府于1994年成立了泉域管理机构,负责辛安泉域水资源保护和管理的具体工作。1997928日,《山西省泉域水资源保护条例》颁布。山西省政府将辛安泉泉水集中出露带批准为省级重点保护区。长治市水利局、潞城市政府于20113月在辛安泉源头勒石纪之。

    今年71日,长治市政府、山西局联合竖立纪念标志,勒石记载了辛安泉的发现过程和开发利用价值。与此同时,《长治市辛安泉饮用水源地保护条例》正式施行,足见各级政府和山西局对辛安泉域保护的重视程度。

    承前启后 面向未来

    辛安泉的发现,不仅在上党人民的心中树起了一座永久的丰碑,也对一代又一代地质工作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又一次立碑,既是对像陆远昭这样的新中国第一代地质工作者业绩的褒奖,吃水不忘挖井人,又是对年轻一代寄予的殷切期望,让他们不忘前人艰苦创业、勇于奉献的精神。辛安泉之行,陆远昭带上了学水文地质的儿子和老队长王学文之女,为他们现场讲解发现泉水的过程,这种献了终身献子孙的示范效应意义深远!当地老乡听说陆远昭是辛安泉的发现者,纷纷围拢过来,争相听讲解,并要求合影留念。

    在当前地质勘探全面走向市场的条件下,辛安泉纪念标志的竖立,对提高山西局在上党盆地乃至省内外的知名度将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这是对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不畏艰难、不怕吃苦、崇尚科学、献身地质勘探事业,爱国、爱民奉献精神的肯定,是一块永不移动的界碑、一个永久的广告牌,更是一座永恒的丰碑,激励一代代地质人奋勇前行。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