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2018-12-10 10:50:20 中煤地质报 阅读

    张海霞 (青海局)

           窗外的雪又洋洋洒洒地下了起来,像漫天飘浮的羽毛、芦花、蒲公英。雪落到杨树叶上,从高处往下看,又像一树树炸开了的棉花。

    我站在窗前,手心捧着一杯普洱玫瑰花茶取暖,看着漫天飞雪,喜忧参半。忧的是每年的这个时候正是野外地质工作收官冲刺的关键阶段,这样的天气势必增加工作的难度,让一线职工回家的日子又远了些。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露天工作,想想都很心疼他们!喜的是一场接着一场的大雪让空气也跟着湿润起来,感冒生病的现象也比往年少了很多。

    生在北方,我从小见识过各种各样的雪,肆意洒脱的、蜻蜓点水的、慢慢悠悠的、风雪交加的。同样是雪,却千姿百态,带给人不同的体验。

    儿时关于雪的记忆总是伴随着欢乐。雪是大自然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让整个冬天无处释放的活力一下子沸腾起来。一群小伙伴跑啊、跳啊,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像我这种平时比较乖巧的孩子打起雪仗来也绝对是女汉子,脸蛋冻得通红,小手冰到麻木,也还是不愿意回家。在雪地里撒一把糜子,用砖头支起网子,拉上绳子,等着那些无处觅食的麻雀自投罗网。虽然大部分时候我都以失败告终,但是整个过程既兴奋又激动,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有大功告成的欢呼,也有功败垂成的遗憾。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傻乐呵一番,想在记忆里呆着不出来。

    长大以后,雪变成了一个个故事,有了忧喜,有了情绪。来到青海以后,我对雪的情感更加复杂起来。下雪了,项目完成不了怎么办?发生安全事故怎么办?这时候,雪就变成了一场灾难。

           其实骨子里我是喜欢下雪的,且不说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壮观,单单是放眼望去,满眼的洁白,一片干干净净的世界就令人心旷神怡。如果雪下在深秋,再赶上树挂的奇观,更是一场视觉的盛宴,让这个大西北城市即刻有了江南的韵味。红花顶着洁白,绿水映着拂柳,拂柳披着白纱,再加上亭台、拱桥、白塔的景致,可谓入框即画、入眼成诗。我穿梭在一幅幅“画”中,像是从遥远干旱的沙漠中穿越而来,每走一步,都是流连忘返。

           天气放晴以后,挂在树枝上的雪则调皮起来,像喜欢恶作剧的淘气娃娃一样,悄悄地钻进路人的脖子里,摸一下路人的脑袋,虽然透心的凉,却也不见路人生气,裹紧了衣服小跑几步,那神态倒又像个孩子。

    雪似乎有一种魔力,让那一天变得不一样,弥漫成一种情调,浸润成一种氛围,镌刻成一种记忆。

    但愿来年,我还保留着为一场雪激动的心情。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