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谁的青春不“金庸”

    2018-11-07 10:35:0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王剑锋 (河南局)

           下班途中,手机提示音响起,弹出的新闻竟是金庸去世的消息。一直以为,先生如他的武侠一样,是一个不老的传说,然而先生竟走远了。

    上中学时,我痴迷金庸小说,四处借着残缺凌乱的书去读。在那些清贫的时光,我甘愿花5毛钱一天的“巨款”租书看。工作后,我有了工资,有了书柜,便毫不犹豫地买了整套作品,既是阅读,也是收藏。之后,每当金庸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我也是每剧必追,想像着自己是小说里的哪位人物,悲喜恩仇,山川林河,快意江湖。

    金庸先生的小说里刻画了许多大英雄、大人物,也有很多悲情却可爱的小人物。梅超风偷了师父的《九阴真经》,浪迹江湖,后来她的人生目标便是报夫之仇、师之恩。梅超风一生的愿望,便是再回桃花岛,她用尽最后的功力,挡住了欧阳锋对师父的袭击,用生命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孤傲如黄老邪,抱着梅超风的尸体说:“超风,你这是何必呢?”梅超风终于回到了她梦寐以求的桃花岛,而我却永远也回不去心中的桃花岛。

    还有一个悲情的人物,同样让人感叹。李莫愁一生为情所伤,性格扭曲,滥杀无辜,祸害师门,但这样一个“怪物”,却用自己决绝的方式,捍卫了对爱情的忠贞。李莫愁中了情花之毒,无药可救,她每思念情郎一次,毒便发作得更严重一次。李莫愁纵身一跃葬身火海,嘴里唱的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样一个女子,也有被人赞叹和敬佩的忠贞与坚守。

    金庸小说里,对于个人感情的描写,很多时候都是放在家国情怀的大背景下。郭靖与托雷结拜为安达,少年情谊,情感甚笃。托雷带兵攻打襄阳,暮色里,守城的郭靖站在城墙上问:“托雷安达,是你吗?”托雷说:“郭靖安达,是我。”而明天他们又要为国决战沙场。家国仇恨与个人情谊交织,画面温情而又无奈。

    金庸先生描绘的诸多场景,例如大漠长天、天山塞北、牧马长嘶,都不是来自他的亲身体验,而是他的博学和想象,源于他的勤奋。金庸先生八十多岁高龄获得了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成为活到老学到老的最好典范。

    斯人已去,长歌不绝。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在小说里构建了我们少年时仗剑天涯的英雄梦和成年后金戈铁马的家国情怀。爱恨情仇终将逝去,而金庸先生构建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侠义世界将永恒。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8 www.zmdxw.com